云中歌2——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2 >
更多

夜半私语1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大清早,刘病已起床未久,正和许平君吃早饭,就有个陌生人上门找他。
    “请问刘病已刘爷在家吗?”
    听到来人说话,刘病已心中,自刘弗陵来后,一直绷着的弦喀喇喇地一阵轰鸣,该来的终是来了。
    他忙放下碗筷,迎到院中,“我就是。”
    七喜笑着行礼,刘病已忙回礼,笑说:“一介草民,不敢受公公大礼。”
    七喜笑道:“刘爷好机敏的心思。我奉于总管之命来接你进宫,马车已经在外面候着了。”
    许平君听到“进宫”二字,手里的碗掉到地上,“咣当”一声,摔了个粉碎。
    刘病已回身对许平君说:“我去去就回,水缸里快没水了,你先凑合着用,别自己去挑,等我回来,我去挑。”
    许平君追到门口,眼泪花花在眼眶里面打转,只是强忍着,才没有掉下。
    刘病已深看了她一眼,抱歉地一笑,随七喜上了马车。
    许平君扶着门框无声地哭起来,心中哀凄,只怕他一去不能回。
    屋里的孩子好似感应到母亲的伤心,也哭了起来,人不大,哭声却十分洪亮,许平君听到孩子哭声,蓦地惊醒,她不能什么都不做地等着一切发生。
    进屋把孩子背上,匆匆去找孟珏。
    这是她唯一能求救的人。
    马车载着刘病已一直行到了宫门前的禁区,七喜打起帘子,请刘病已下车步行。
    刘病已下车后,仰头看着威严的未央宫,心内既有长歌当哭的感觉,又有纵声大笑的冲动。
    颠沛流离十几年后,他用另外一种身份,卑微地站在了这座宫殿前。
    七喜十分乖巧,在一旁静静等了会,才提醒刘病已随他而行。
    宫墙、长廊、金柱、玉栏……
    每一个东西都既熟悉,又陌生。
    很多东西都曾在他午夜的噩梦中出现过,今日好似老天给他一个验证的机会,证明他那些支离破碎的梦,是真实存在,而非他的幻想。
    往常若有官员第一次进宫,宦官都会一边走,一边主动介绍经过的大殿和需要留心的规矩,一则提醒对方不要犯错,二则是攀谈间,主动示好,为日后留个交情。
    今日,七喜却很沉默,只每过一个大殿时,低低报一下殿名,别的时候,都安静地走在前面。
    刘病已对七喜生了几分好感,忙道:“多谢公公提醒。”
    所以她只能端端正正地坐着,如有针刺般地等着霍光行完礼,好赶紧给霍光赐座。
    霍光坐下后,小妹向两侧扫了一眼,太监、宫女都知趣地退了出去。
    小妹娇声问:“祖父近来身体可好,祖母身体可好,舅舅、姨母好吗?姨母很久未进宫了,我很想她,她若得空,让她多来陪陪我。”
    霍光笑欠了欠身子:“多谢皇后娘娘挂念,臣家中一切都好。皇后娘娘可安好?”
    小妹低下了头。
    先是宣室殿多了个女子,紧接着霍府又被人奏了一本,这个节骨眼上,这个问题可不好答。祖父想要的答案是“好”,还是“不好”呢?
    小妹又低下了头,玩着身上的玉环,不在意地说:“皇帝大哥偶尔来看看我,不过他有自己的住处,我这里也没有宣室殿布置得好看,所以没在我这里住过。”
    霍光又是着急又是好笑,“怎么还是一副小孩子样?宫里的老嬷嬷们没给你讲过吗?皇上就是应该住在你这里的。”
    小妹噘了噘嘴,“她们说的,我不爱听。我的榻一个人睡刚刚好,两个人睡太挤了,再说,皇上他总是冷冰冰的,像……”小妹瞟了眼四周,看没有人,才小声说:“皇上像块石头,我不喜欢他。”
    霍光起身走到小妹身侧,表情严肃,“小妹,以后不许再说这样的话。”
    小妹咬着唇,委屈地点点头。
    “小妹,不管你心里怎么想,皇上就是皇上,你一定要尊敬他,他,努力让他喜欢你。皇上对你好了,你在宫里才会开心。”
    小妹怯怯地看着霍光,眼中满是委屈的泪水。
    小妹长得并不像父母,可此时眉目堪怜,竟是十分神似霍怜儿。霍光想到怜儿小时若有什么不开心,也是这般一句话不说,只默默掉眼泪,心里一酸,气全消了。
    小妹六岁就进了宫,虽有年长宫女照顾,可毕竟是奴才,很多事情不会教,也不敢教,何况有些东西还是他特别吩咐过,不许小妹知道,也不希望小妹懂得的。
    小妹又没有同龄玩伴,一个人守在这个屋子里,浑浑噩噩地虚耗着时光,根本没机会懂什么人情世故。
    霍光凝视着小妹,只有深深的无奈,转念间又想到小妹长不大有长不大的好处,她若真是一个心思复杂、手段狠辣的皇后,他敢放心留着小妹吗?
    霍光不敢回答自己的问题,所以他此时倒有几分庆幸小妹的糊里糊涂。
    霍光轻抚了抚小妹的头,温和地说:“别伤心了,祖父没有怪你。以后这些事情都不用你操心,祖父会照顾好你,你只要听祖父安排就好了。”
    小妹笑抓住霍光的衣袖,用力点头
    霍光从小妹所居的椒房宫出来。
    想了想,还是好似无意中绕了个远路,取道沧河,向温室殿行去。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