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2——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2 >
更多

三帝星会3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刘病已看着刘弗陵和云歌,心内诧异震惊不解,各种滋味都有。
    云歌脱掉大氅,踢掉鞋子,爬到炕里头,伏在刘病已的儿子跟前看。小儿沉睡未醒,小手团成拳头时不时还伸一下,云歌看得咕咕笑起来,在小孩脸上亲了下,“我是你姑姑,知道不知道?要叫姑姑的哦!”
    许平君端着酒出来,一边布置酒菜,一边说:“离说话还早着呢!你和病已都是聪明人办糊涂事,他也整天对着孩子说‘叫爹’,也不想想孩子若真的现在就会叫爹,还不吓死人?”
    刘弗陵忽然说:“把孩子抱过来,让我看看。”
    云歌笑着将孩子小心翼翼地抱起来,凑到刘弗陵身边,让他看。刘病已目不转睛地盯着刘弗陵。
    刘弗陵低头看了会孩子,解下随身带着的一个合欢?,放在孩子的小被子里,“来得匆忙,未带见面礼,这个就聊表心意。”
    许平君知道此人身上的东西肯定不是凡品,不敢收,赶忙推辞。
    刘弗陵笑对刘病已说:“算来,我还是这孩子的长辈,这礼没什么收不得的。”
    刘病已从云歌手里接过孩子,交给许平君,“我代虎儿谢过……谢过公子。”
    云歌笑问:“虎儿是小名吗?大名叫什么?”
    许平君说:“还没有想好,就一直叫着小名了。”
    刘病已忽地对刘弗陵说:“请公子给小儿赐个名字。”说完,心内紧张万分,面上却无所谓地笑看着刘弗陵。
    云歌瞅了瞅刘病已,又看了看刘弗陵,没有说话。
    刘弗陵沉吟了会,对刘病已说道:“今日随手刚翻了《逸周书》,颇喜‘?’字,就用其做名如何?”
    云歌侧头思索:“刘?”
    许平君忙把沙盘递给云歌,小声问:“云歌,怎么写?”
    云歌有意外的惊喜,笑问:“姐姐在学字?”
    云歌一笔一划,仔细写给了许平君,许平君忙用心记下,一时也不知道好不好,只觉得字很生僻,他们这些普通人家的孩子用如此生僻的字,只怕到时候能叫得出来的人都不多。
    刘病已听到刘弗陵起的名字,心内如吃了定心丸,对孩子的担心散去,很恭敬地站起来,对刘弗陵行礼:“谢公子赐名。”
    许平君看刘病已好像十分中意这个名字,也忙抱着孩子对刘弗陵行礼作谢。
    刘弗陵只微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看到炕上的竹简,他问刘病已:“《史记》中最喜欢哪一节?”
    刘病已犹豫了下,说:“近来最喜读先皇年青时的经历。”
    刘弗陵轻颔了下首,静静打量着屋子四周。
    刘弗陵不说话,刘病已也不开口。
    许平君觉得今天晚上的刘病已大异于平时,知道事情有古怪,更不敢随便说话。
    云歌没理会他们,自低着头看虎儿玩,时不时凑到虎儿脸上亲一下。
    这个家并不富裕,但因为有一个巧手主妇,所以十分温暖。
    刘弗陵从屋子内的一桌一椅看过,最后目光落回了刘病已身上。
    刘病已身上披着的旧棉袄显然有些年头,袖口已经磨破,又被许平君的一双巧手细心修补过,一圈颜色略深的补丁,被许平君做得像是特意绣上去的花纹。
    刘病已镇定地接受着刘弗陵的打量,如果说刚见面,刘弗陵是在审视他是否值得自己坐下与他说话,那么刘弗陵现在又在审视什么?审视他这个皇孙的破落生活吗?
    应该不是。
    虽然他第一次见刘弗陵,可他相信云歌的眼光,更相信自己的判断。那刘弗陵究竟还想知道什么?刘弗陵为何要特意出宫来见他?
    一室沉寂中,云歌展了展腰,跳下炕,一边穿鞋,一边说:“已经好晚了,大哥和许姐姐也该歇息了,我们回去。”拿了刘弗陵的大氅来,刘弗陵起身站好,云歌站到一边的脚踏上,刚比刘弗陵高了些,她笑着帮刘弗陵围好大氅,把自己的大氅随意往身上一裹,就要出门。不料刘弗陵早有准备,云歌动作快,刘弗陵动作更快,拽着云歌的衣领子把云歌给硬揪了回来,云歌只能呲牙咧嘴地任由刘弗陵摆弄。
    两个人无声无息,却煞是热闹,看得许平君差点笑出声。
    刘弗陵替云歌整好皮氅,两人才一前一后出了门。
    刘病已和许平君到门口送客,看到云歌刚拉开门,暗处立即就有人迎上来,服侍刘弗陵和云歌上马车,云歌上车后,犹探着身子出来向他们笑挥了挥手。
    等马车完全消失在夜色中,刘病已才锁上了门。回到屋内,半晌都不说话。
    许平君默默坐到他身侧,很久后,劝道:“不管以后发生什么,该睡的觉总是要睡的。”
    刘病已握住许平君的手,“以后的日子只怕不好过,事到如今,有些事情不该再瞒你,不管将来发生什么,总该让你心里有个底。你知道刚才来的人是谁吗?”
    许平君说:“此人气度华贵,神情冷淡,可他的冷淡丝毫不会让你觉得他倨傲,他还……还十分威严,是那种藏着的威严,不像那些官老爷们露在外面的威严。他的来历定不一般,不过不管他什么来历,既然是云歌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对了,病已,你发觉没有?他的眼睛和你长得有些像。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你们是亲戚呢!”
    刘病已紧握住许平君的手,似怕她不相信,一字一顿地慢慢说:“他就是我的亲戚,算来,我还应该叫他一声‘爷爷’,我亲爷爷在他们那辈兄弟中排行最大,他是最小的,所以兄弟间差了四十多岁。他姓刘,名弗陵,是当今圣上。”
    许平君眼睛瞪得越来越大,瞳孔内的视线却是越缩越小,渐如针芒,手脚也开始轻颤,不过短短一会,额头就有细密的冷汗沁出。
    刘病已叹了口气,把她拥在了怀里,“平君,对不起,这一生是要拖你和我一起受苦了。”
    许平君脑内思绪纷杂,一会想着皇上的大哥,那不就是卫太子吗?一会又想着卫太子一家的惨死,再想到直到现在卫太子还是禁忌,她和刘病已是不是该逃?可逃到哪里去?一会又想着刘病已是皇孙?皇孙?!告诉娘,岂不要吓死娘,她这次可是真拣了个贵人嫁!只是这样的‘贵人’,娘是绝对不想要的。皇上为什么突然来?是不是想杀他们?她是不是也算个皇妃了
    ……
    许平君一时觉得十分恐惧,一时又觉得十分黄,无所凭依中,一直有个怀抱静静拥着她。许平君的思绪慢慢平复,脸靠在刘病已肩头,平静地说:“我愿意被你拖一生,真能拖一生,是我的福气。”
    刘病已揽着许平君,望着沉睡的儿子,只觉肩头沉重,他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以前还可以偶有疲惫放弃的想法,现在却必须要坚定地走下去,不但要走,还一定要走出点名堂。
    路,总是人走出来的,难道老天让他活下来,只是为了让他苟且偷生?
    许平君反复琢磨着刘弗陵先前的一言一行,想猜测出刘弗陵的心思,却只觉十分困难。刘弗陵自始至终,表情一直十分清淡,很难看出喜怒,不过刘弗陵虽然难测,云歌却很好猜测。
    虽不知道云歌怎么会和皇上成了故交,可连长安城郊斗鸡走狗的混混都能是皇孙,这个世上,许平君已经实在想不出来,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了。
    “病已,云歌知道你的身份了吗?不管皇上怎么想,云歌定不会害你。”
    刘病已说:“刚来时,云歌应该也不知道,不过看她后来的样子,只怕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
    现在的云歌亦非当年的云歌,孟珏伤她很深,云歌只怕再不会毫不多想地信任一个人。云歌以前随他去过卫子夫的墓地,今日的情形加上以前的点滴事情,云歌即使不能肯定他是卫太子的后人,也定能明白他和皇族有密切关系。
    许平君心下暗吁了口气,有云歌在,不管发生什么,他们总有时间应对。
    再往坏里打算,即使……即使将来真有什么发生,至少可保住虎儿。想来必这也是病已特意求皇上给虎儿赐名的原因。
    他求的不是儿子的名,而是儿子的命。
    而皇上赐的那个“?”字,想来也别有深意,所以病已才恭敬地行礼谢恩。
    ————————————
    马车内,云歌笑盈盈地趴在垫子上,反常地一句话没有。
    刘弗陵望了会儿她,“刘病已是他的化名,他的本名应该叫刘询。他身上的玉?和我的玉?都是由和氏璧雕成,又是同一个工匠所雕,所以有了你后来的误会。今日我想见他……”
    云歌如猫一般换了个姿势,让自己趴得更舒服一些,笑道:“陵哥哥,我知道你不会伤害病已大哥,为了那个见鬼的皇位流的血已经够多,你绝不会因为他是卫太子的孙子就想杀他,我才不担心那个。我现在只是觉得好笑,怎么我每认识一个姓刘的,一个就是皇族里的人?我正琢磨我还认识哪个姓刘的人,赶紧弄清楚到底是王爷,还是皇孙,省得下次又猛地惊讶一次。”
    刘弗陵听云歌话说得有趣,“你还认识哪个姓刘的?”
    云歌吐吐舌头,“自认为天下最英俊、最潇洒、最风流、最不羁的人,你那个最黄的侄儿。”
    刘弗陵有些诧异,“刘贺?”云歌什么时候认识的刘贺?想来只有甘泉宫行猎那次,云歌有机会见刘贺,可若在那里见的,却谈不上惊讶是皇族的人。
    云歌想到刘贺,看看刘弗陵,忽地笑起来,拍着垫子,乐不可支。
    刘弗陵看到她的样子,也露了笑意,“下次一定让你如意,让他见了你,执晚辈之礼,叫你姑姑。”
    云歌笑着连连点头,另一个人的身影忽地从脑中掠过,本来的开心顿时索然无味。
    刘弗陵看云歌忽然把脸埋在了毯子间,虽不知道究竟何原因,却知道她定是想起一些过去的事情了。既没有去安慰她,也没有刻意说话转移云歌的注意,只是静静地看着云歌,沉默中给云歌自己奠地。
    好一会后,云歌闷着的声音从毯子下面传出来,“刘贺私自进过长安,他和孟珏关系很好,算结拜兄弟。不过他们二人是因为另一个结拜兄弟,才走到一起,孟珏对刘贺有保留,并非十成十的交情,刘贺对孟珏只怕也不真正相信。”
    刘弗陵虽微微一怔,但对听到的内容并未太在意。
    刘贺若循规蹈矩就不是刘贺了,更让他在意的是云歌对他毫无保留的信任,还有信任下想保护他的心意。只是,云歌,你可是为了一年后不愧歉的离去,方有今日的好?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