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2——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2 >
更多

一年之约4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孟钰对刘病已说:“她是在这附近不见的,命人把附近的几家店铺都搜一遍。”说完,孟钰亲自开始查看陶器店,不管大缸小缸,都是一掌拍下,将缸震成粉碎。
    云歌一点都不明白他在想什么,利用她的是他,出入霍府的是他,想攀上权势的人是他,和霍成君拥抱亲昵的还是他,他既然要霍成君,为什么好要找她?难不成他还以为她能与霍成君共侍一夫?
    刘弗陵看云歌脸色苍白,知道孟钰在她心中还是十分重要。正因为仍然在乎,所以才害怕面对,害怕自己的还在乎,害怕自己会情不自禁。
    听到陶器碎裂的声音渐渐向他们的方向转来,刘弗陵附在云歌耳边说:“你若不想见他,我去替你把他挡走。”
    云歌摇摇头。
    孟钰外表看着是温润君子,性格实际上十分桀骜,现在他连那层君子的外衣都不用了,可见今日不翻遍了这附近,不找到她,他不会善罢甘休。陵哥哥只是不普通人,不懂一点功夫,哪里挡得住孟钰?
    云歌忽地抓住了刘弗陵的手,“你帮我圆个慌,做我的夫君,好不好?我和他说我们已经定亲了,让他别再来找我……”
    刘弗陵眼中带了几分酸楚,温和地打断了云歌的话,“云歌,我们本就是有盟约的未婚夫妻。”
    云歌语涩,不错,他们早就是交换过信物,有过盟誓的……夫……妻!
    云歌抓着刘弗陵的手变得无力,慢慢滑落,刘弗陵却用力握住了她。
    脚步声渐走渐近,云歌心中零乱如麻,害怕伤痛恨怨,羞愧温暖酸涩,全挤涨在胸间,撕着她,扯着她,一颗心就要四分五裂,只有握着她的那只手,坚定地护着她。
    她用力握住了刘弗陵的手,朝他一笑,虽未及完全展开就已消失,可她的眼神不再慌乱无措。
    云歌听到身旁的缸应声而碎,知道下一个就是他们藏身的水缸了,深吸了口气,鼓起全身的勇气等着面对孟钰。
    孟钰举起手掌,正要挥下,忽然听到一人笑叫道:“这不是孟大人吗?”
    孟钰顿了下,缓缓回身,负着手也笑道:“于……”
    于安忙摆了摆手,“都在外面,不用那么多礼了。我痴长你几岁,孟大人若不嫌弃,就叫我一声于兄吧!”
    孟钰笑着作揖,“恭敬不如从命,于兄怎么在这里?”
    于安笑着说:“出来办些私事,经过这里时,看到孟大人在敲缸,一时好奇就进来看一眼,孟大人若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尽管说话。”
    孟钰笑着向外行去,“没什么大事,此店的伙计惹人眼烦,一时之气。难得于大哥到外面一趟,若有时间,容小弟做个东道,喝几杯。”
    孟钰和于安一边谈笑,一边出了店门。
    他们前脚刚走,立即有太监进来接刘弗陵和云歌,护送着他们从后门上了马车,返回骊山。
    云歌脑中思绪纷杂,于安和孟钰认识,而孟钰对于安显然很忌惮,对于安的客气程度不下对霍光,可于安不过是陵哥哥的管家。
    云歌沉默地坐着,刘弗陵也一直沉默,只听到马蹄敲着山路的得得声。
    回到别院住处,刘弗陵让所有人都退下去,“云歌,你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云歌拿着簪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动着烛火,眉尖微蹙,“我以前觉得只要我对人好,人也一定会对我好,我以诚待人,人自然也以诚待我,可后来知道不是的,这世上的人心很复杂,有欺骗,有猜忌,有伤害。我不会去骗人,但我现在不再轻易相信任何人,可……”云歌抬眼看向刘弗陵。“陵哥哥,我相信你,如果连你也骗我,我还能相信谁?我只想知道真实的一切,你告诉我。”
    刘弗陵静静凝视着云歌。
    云歌又看到了熟悉的暗影沉沉,里面翻卷着万千无奈。
    云歌心酸,她是想要他高兴的,从小到大都是,“陵哥哥,你若不想说,就算了,等日后……”
    刘弗陵摇了摇头,“我的名字是三个字,并非两个字,刘陵二字中间还要加一个‘弗’。”
    云歌正在挑烛火的簪子叠落,打灭了烛火,屋内骤然陷入黑暗。
    云歌无意识地喃喃重复:“刘弗陵,刘弗陵……陵哥哥,你……你和汉朝的皇帝同名呢!”
    刘弗陵坐到云歌身侧,去握云歌的手,入手冰凉,“云歌,不管我的身份是什么,我仍然是我,我是你的陵哥哥。”
    云歌只觉得这个世界怎么那么混乱,陵哥哥怎么会是皇帝?怎么可能?
    “陵哥哥,你不是皇帝,对不对?”
    她眼巴巴地瞅着他,唯一企盼的答案显然是“不是”。
    刘弗陵不能面对云歌的双眸,他去抱她,不顾她的挣扎,把她用力抱在了怀里,“云歌,我就是我,过去,现在,将来,我都是你的陵哥哥。”
    云歌打着刘弗陵的胸膛,想推开他。
    刘弗陵紧紧抱着她,不管她如何打,就是不让她挣脱。
    云歌打了一会,终是大哭了出来,“我不喜欢皇帝,不喜欢!你别做这个皇帝,好不好?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在山里盖一个房子,就我们清清净净地生活,你不是喜欢读地志奇闻吗?现在的地志不全,我们可以亲身去各处游历,搜集各地风土气候传说,还有食物,你写一本地志奇闻书,我写一本食谱……”
    刘弗陵把云歌的头紧紧按在他的肩头,眼中是深如心髓的无力和无奈,只一遍遍在云歌耳边说:“对不起,对不起……”
    因为他的身份,他的生命中已经有太多无可奈何,所以他一直尽量避免再因为自己的身份而制造他人生命中的无可奈何。
    他在吃过竹公子的菜后,不想因为他是皇帝就选择理所当然的拥有,不想因为自己的一个决定就让竹公子无可奈何。
    可是他正在让云歌无可奈何,这本是他最不想的事情,却又是一个无可奈何……
    已是万籁俱静,云歌却忽地从榻上做了起来,轻轻穿好衣服。
    环顾屋内,并没有什么属于她的东西,转身刚要走,忽又回身,将桌上刘弗陵为她誊写的笔记装进了怀里。
    云歌从窗户翻出了屋子,一路小跑,跑着跑着,却又停了下来,回身看向他的住处。
    那里灯熄烛灭,一片黑沉,想来他正在睡梦中。
    她想了那么多年,又找了那么久的陵哥哥,竟真和她想象的一模一样,她可以什么都不用说,他就知道她所想的一切,可是他为什么会是皇帝?
    他是皇帝,难道就不是她的陵哥哥了吗?
    云歌不想回答自己的问题,说她怯懦也好,说她自私也罢,她如今只想先躲开一切。
    自从受伤后,她的脑袋就好似没有真正清醒过,一个惊讶还未完全接受,另一个惊讶就又来临,她现在只想远离所有的人和事。
    终于下定了决心离开,一转身,却发现,不知道何时,刘弗陵已经静静立在她的身后。
    黑沉沉的夜,他的眼睛也是黑沉沉的,看不清楚里面的任何东西。
    云歌怔怔地看着刘弗陵,良久后,猛地埋下头,想从他身侧走过。
    “云歌。”刘弗陵拿着一个东西,递到她面前。
    云歌一瞥间,心中剧震,脚步再也迈不出去。
    一只小小的葱绿绣鞋躺在刘弗陵的掌心,鞋面上一颗龙眼大的珍珠,正在星光下散发着柔和的莹光。
    云歌痴痴地伸手拿过,入手犹有余温,想来他一直贴身收藏……
    “好,我在长安等你。”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你知道女子送绣鞋给男子是什么意思吗?”
    “我收下了。云歌,你也一定要记住!”
    “以星辰为盟,绝无悔改。”……
    那夜也如今晚,星辰满天。
    同样的星空下,站着同样的人。
    如此星辰,如此夜,不正是她想过无数次的吗?
    只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如此苦涩?……
    刘弗陵的视线落在云歌手中的绣鞋上,“云歌,我只要一年时间。等待了九年,至少请给我一段时间去听你讲故事。九年里想必你又去过不少地方,我只想知道和了解你是做过的事情。也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告诉你我在这九年里做了什么,难道你一点儿都不关心吗?”
    “我……”
    云歌语滞。怎么可能不关心,不想知道?无数次躺在屋顶上看星星时,会想陵哥哥在做什么。甚至特意把自己在某一天,某一个时辰,做什么都记下来,想等到将来重逢时问陵哥哥,看他在那一天,那个时辰,在做什么,有没有想过她?还有那些已经积攒了多年的话……
    刘弗陵从云歌手中把绣鞋拿了回去,“只要一年时间,一年后你若还想走,我一定将珍珠绣鞋还你,我与你之间再无任何约定。但是现在,我要你履行你当年的誓言。”
    云歌忽地侧着脑袋笑起来,“陵哥哥,你真聪明。谁叫我当年是个小笨蛋,大了又是个大笨蛋?好!一年之约。”转身向屋子行去,“一年后的今日,我走时,就不用你相送了。”
    刘弗陵负手而立,手中紧拽着绣鞋,望着云歌的身影慢慢走入屋子。
    她已经进屋很久后,他依然立在原地。
    微抬了头,看向星空。
    夜幕低垂,星罗密布,恒久的美丽。
    如此星辰,如此夜。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