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3——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3 >
更多

第十八章:此情已自成追忆(2)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孟珏赶到时,天色已黑。
    灯火通明的椒房殿内,空气中流动的全是不安。
    听到富裕说孟珏来了,云歌没有任何动静,只是俯在许平君耳畔,喃喃细语。
    孟珏也好似没有看见云歌,直接走到榻旁,去查看许平君,探完许平君的脉,他皱着眉头,沉思着不说话。
    云歌看他半晌都不说话,又瞥到他的神色,只觉得全身都寒意飕飕,强压下去的慌乱全都翻涌了上来。以他的医术,竟也如此为难?
    孟珏想了好一会儿,才落笔写药方,许平君忽然叫:“孟大哥……”
    孟珏和云歌都忙凝神细听。
    “……孩子,先保……孩子!”
    她的面容灰暗憔悴,眼中却是无比坚毅的光芒,隐隐有一种圣洁,令孟珏想起了母亲将他藏好后,临去前的一瞥。他郑重地点了下头,将两味已经写下的药勾去,重新换了几味药,把药方递给富裕:“你亲自煎熬,不要假手别人。”
    富裕点了点头。
    许平君挣扎了大半夜,终于诞下了孩子,随着孩子的出世,先前的压抑紧张一扫而空,屋子内的人都笑起来。
    “恭喜娘娘,是个小公主。”
    稳婆抱着孩子颠了几下后,却听不到孩子的哭声,一下就慌了,赶忙探了下孩子的鼻息,脸色立变,一句话还未说,眼泪就已满面。
    孟珏一步就跳了过去,接过孩子,指尖蓄力,连换了十几种手法,都没能让孩子哭出来。他的脸色渐渐灰暗,抱歉地看向云歌和许平君。
    云歌凝视着他怀里的孩子,有今日的伤,还有前尘的痛,觉得心似被一把钝刀子一刀又一刀缓慢地锯着。
    许平君看上去好似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脸若死灰、双眼空洞:“把她抱过来。”
    孟珏在她的目光下,任何劝慰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把孩子小心翼翼地放在
    了许平君身旁。许平君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小脸,悲伤欲绝,眼泪终于涌了出来,随着眼泪涌出的,还有鲜血。
    正在给许平君清理下体的婆子叫起来:“血崩了!血崩了!”说着话,身子已如筛糠一般抖起来。
    产后血崩,阎王抓人!云歌慌了,急迫间抓住了孟珏的胳膊:“你快想办法!”
    孟珏不吭声,只是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金针,刺入许平君的各个*位。云歌紧张地盯着他。
    许平君拽了拽云歌的衣袖,云歌忙低下头,贴在她唇边聆听。
    “其实,我心里早就明白了,我这次……这次不行了……太苦了!可我想这孩子无辜,老天该放过她。报应,都是报应!”
    “不,姐姐你不会……”
    许平君用眼神示意云歌不要说话:“虎儿在长乐宫,我想见他。”
    云歌忙让富裕去请太子殿下。
    “云歌,你是个好妹妹,我却不是个好姐姐,我对不起你。”
    “不是的,你和我小时候盼望的姐姐一模一样。”
    许平君看着身旁的女儿,眼中泪花滚滚,唇畔却有一丝怪异的笑:“刘询夺去了你的一个孩子,老天夺去他的一个孩子,冥冥中都有定数,很公平。”
    云歌伤痛难禁,眼泪终于滚了出来:“姐姐,你再坚持坚持,孟珏的医术很好,
    他一定能救你,你还要照顾虎儿呢!”
    许平君感觉自己身体内的力量在迅速流逝,折磨了她一整夜帝痛也在远离,整个身子是酥麻麻的轻松,她说道:“孟大哥,你早已经知道结果,就不要再浪费精力了,我有话和你们说。”
    孟珏停了下来,将手中未插完的金针一把就扔到了地上,一阵清脆的响声,更显得大殿寂寥。他坐到了许平君榻旁:“你有什么心愿和要求都可以告诉我,我一定替你做到。”
    云歌听到他的话,心内残存的一点希望彻底消失,只觉得心似乎一点一点全被掏空了,却感觉不到一点疼,只是麻木的寒冷。她不能明白,为什么上天要把她身边的人一个又一个都带走。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