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3——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3 >
更多

第十八章:此情已自成追忆(1)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于安毕竟从小习武,伤势虽然重,可康复的速度很快,不过几天,就已经可以下地走动。
    云歌却一直面色苍白,一句话不说,整天都恹恹地坐着。她的神情总带着困惑和寻觅,常常皱着眉头、侧着脑袋,似乎在倾听着什么,寻觅着什么。
    云歌此时的样子让张先生想起了初见她时的样子,可那个时候,她身边有一个人倾力呵护,此时整个院子进进出出的不过就是他和一瘸一拐的于安。好歹云歌也是金口御封的诰命夫人,霍府都来送过几次药物银钱,孟府却从没一个人来探望过,还有皇后,不是说皇后和云歌情如姐妹吗?妹妹病了,姐姐会连看都不来看一眼吗?
    人情凉薄至此,张先生黯然下,索性绝不提这些人,好似云歌从始至终一直都住在这个简陋的小院中。
    “云姑娘,你在听什么?”
    张先生将一碗药放到云歌身旁,试探着问。他总是不能确定云歌在高烧中有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因为她总是好像在倾听着什么的样子。
    托腮坐在窗口的云歌默默摇了下头,端起碗几口就把药喝尽了。
    “那你可想过病好后去哪里?如果你愿意,可以先去我那里,你若不嫌弃,可以跟着我学习医术,顺道帮我看看病人,也算学以致用。”
    院子中正在劈柴的于安停下了动作,静听云歌的答案。
    云歌沉默地坐着,抬头望着窗外奠空,眼中有迷茫。好半晌后,她张了张嘴,似想说话。
    院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小宦官扶着门框大喘气:“孟……孟夫人,你速跟我进宫。”
    于安冷声斥道:“这里没有孟夫人,你找错了地方!”
    小宦官并不认识于安,他自进宫后就在椒房殿当差,从没人敢对他用这种口气说话,气得差点跳起来,手哆哆嗦嗦地指了指于安,想骂,却毕竟顾忌云歌,重重冷哼了一声:“我不和你这山村野人计较。”赶上前几步,对云歌行礼,“盂夫人,富裕大哥命我来接您进宫,说是有十分、十分重大的事情。”
    云歌不吭声,小宦官急得差点要哭:“您一定要去,奴才虽不知道是什么事,可富裕大哥一头的汗,眼泪都好像就要下来了。”
    云歌心头一动,这几日许姐姐竟一点消息也没有,她如此反常,一定是有什么事!猛地站了起来:“我们走。”
    小宦官高兴地跑了出去,掉转马头,准备回未央宫。
    于安和张先生想劝都劝不住。于安无奈下,将自己随身携带的软剑悄悄交给了云歌:“这剑轻软,可藏人腰问、袖中。”
    云歌本不想带,可看到于安眼中的担忧,还是接过了剑藏好:“于大哥,我去去就回。”
    马车停在未央宫时,正是夕阳时分,半天的红霞,绯艳异常,映得未央宫的雕梁玉栋纸醉金迷、金碧辉煌。云歌心中却透着荒凉,总觉得人眼处是荒草丛生、尸骨累累,走在宫墙间,觉得厌倦疲惫,此生此世都不想再踏入这个地方。
    天还未黑,椒房殿的大门就紧闭,云歌很是诧异,指了指门,疑惑地看向身侧的小宦官。他抓了抓脑袋,回道:“已经好多天都这样了,听说……好似皇后娘娘想搬出椒房殿,皇上不同意,两人之间……反正这段时间,皇后娘娘一直都不理会宫内的事情,除了去长乐宫给太皇太后娘娘请安,就只静心纺纱织布,督促太子读书。”
    宫门吱呀呀地打开,富裕看到云歌,忙一把将她拽了进去:“您可来了!”又神色严厉地对周围的人吩咐,“都看好门户!不得放任何人进出,否则杖毙!”
    云歌一边随他走,一边问:“究竟怎么了?”
    富裕不说话,只是带着她往屋里赶。经过一道道的门,一重重的把守,云歌终于看到了许乎君。
    许平君面如死灰,唇如白蜡,几个婆子正满头大汗地接生。
    云歌几步扑到了榻前,紧紧抓住了她的手:“姐姐,你……”
    许平君见是她,脸孔一下变了颜色,急着想抽手,云歌不解地叫:“姐姐!姐姐?是我呀!”
    许平君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扭过头去不看云歌。
    云歌温言说:“不管我做错了什么事,现在可不是斗气的时候。孩子想要出来了,你不能再随意动气,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让孩子平平安安地出来。”
    许平君不说话,只有眼泪从眼角一颗接一颗地滚落。
    云歌走到一旁,低声问富裕:“太医呢?”
    富裕低声说:“开完药方就被我赶走了!前段时间,皇上和皇后起了大的争执,皇上如今正在盛怒中,现在后宫的事情都是霍婕好说了算,写下来的药方不怕有事,除非这些太医想被灭九族。可我不放心留他们在这里!娘娘这段日子,身子一直不舒服,再不敢出一点差错。”
    云歌一边去把许平君的脉,一边问:“是谁煎熬的药?把药方拿过来给我看一下。”
    “单衍,是信得过的人,她是掖庭护卫淳于赏的妻子,懂得一点医理,许家和她是故交,娘娘小时候就认识她的,前段时间她一直在照顾娘娘,没有出过差错。”
    一个端着热水进来的妇人听到对话,立即跪了过来,看上去很淳朴老实。
    云歌正想问她话,许平君身体猛地了一下,痛得额头全是汗:“……孩……子……”
    云歌忙过去,俯身去擦她额头的汗,柔声说:“没事的,孩子一定不会有事,你也会好起来的。”
    云歌先去探看了一下许平君单位,全身寒意骤起,怎么是个倒胎位?又是早产!许平君的身体好像也不太对。她心慌起来,叫过富裕小声说:“我的医术不行,你立即派人去找孟珏。”
    富裕心中一沉,不敢再废话,转身就飞跑出了宫殿。
    云歌深吸了几口气,压下心慌,坐到了榻上,将许平君抱在怀里:“姐姐,不害怕!我会一直陪着你,我们这一次也一定能平安闯过去!来!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