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3——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3 >
更多

第十六章:当时不是错,好花月,合受天公妒(2)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清晨,当金色的阳光投在窗户上时,鸟儿的唧唧喳喳声也响了起来。
    三月抱着两卷书,走进了竹轩。
    云歌正在梳头,见到她,指了指书架,示意她把书放过去。三月已经习惯她的冷淡,心情丝毫不受影响,笑眯眯地说:“公子本来昨天就让我把这两卷书拿给你,我听丫头说你出门了,就没有过来。公子说他这两天恐怕会在宫里待到很晚,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就先记下,过两天一块儿解答。”
    云歌淡淡地“嗯”了一声。
    三月放下书后,看到一旁的案上摊着一幅卷轴,上面画了不少的花样。她笑着凑过去看,每朵花的旁边,还写着一排排的小字,三月正要细读。云歌瞥到,神色立变,扔下梳子,就去抢画,几下就把卷轴合上:“你若没事就回去吧!”
    三月无趣,一面往外走,一面嘀咕:“不就是几朵花吗?人家又不是没见过,那次我和公子去爬山时,还见到过一大片……”
    “站住!”
    三月停住脚步,不解地回头。
    “你见过的是哪种花?”
    云歌说话的语气尖锐犀利,三月心中很不舒服,可想到她救过孟珏,再多的不舒服也只能压下去,回道:“就是那种像钟一样的花,颜色可好看了,像落霞一样绚烂,我问公子,公子说他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云歌的脸色发白:“你在哪里见过?”
    “嗯……”三月想了会儿说,“长安城外的一座山上,好大好大一片,美丽得惊人。”
    “你带我去。”
    “啊?我还有事……”
    云歌连头也不梳了,抓住三月的手就往外跑,三月被她掐得生疼,想要甩掉云歌,可变换了好几种手法,都没有办法甩掉云歌的手。她心中大骇,云歌的功夫几时这么好了?终于忍不住疼得叫起来:“我带你去就行了,你放开我!你想掐死我吗?”
    云歌松开了她,吩咐于安立即驾车。
    出了孟府,三月边回忆边走,时有差错,还得绕回去,重新走。待寻到一座荒山下,三月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美丽的湖,欢叫起来:“就是这里了!这个湖里有很多的鱼,上次我还看到……”
    云歌没有丝毫兴趣听她唠叨,冷声吩咐:“带我上山,去找你看到的花。”
    三月撅着嘴,在前面领路。沿着溪水而上时,云歌的速度一直很快,突然间,她停住了步子,抬头看着山崖上一丛丛蒂萝。
    那些藤萝在溪水瀑布的冲刷下,有的青翠欲滴,有的深幽沉静。三月看她盯着看了半天都不走,小声说:“这叫野葛,公子上次来,告诉我的。”
    “孟珏告诉你这叫野葛?”
    三月点头:“是啊!难道不对吗?”
    云歌的脸色煞白到一点血色也无,她一句话不说地继续向上爬去。
    到了山顶,三月凭借着记忆来回找,却始终没有发现那片灿若晚霞的花,她越找越急,喃喃说:“就在这附近的呀!怎么没有了?!”
    云歌问:“你究竟有没有看到过那种花?”
    三月凝神想了一会儿,最后无比肯定地说:“就在前面的这片松柏下,我记得这片树,还有这个泉水,当时泉水也像今天一样叮咚叮咚地响,配着那片钟形的花,就像仙女在跳舞。可是……花呢?那么一大片花,怎么一株都没有了?”
    云歌盯着眼前的茵茵青草,寒声说:“你家公子会让这片花还继续存在吗?”
    “啊?”三月接触到云歌的视线,全身一个寒战,一瞬间,竟然有逃跑的念头。
    云歌盯着看了许久,开始往回走。以她现在的武功,根本不可能摔跤,所以三月也就没有留意她,可是在一处陡坡,云歌却脚下一软,整个人骨碌碌地就滚了下去,三月吓得大叫起来。幸亏云歌最后钩住了一片野葛,才没有掉下悬崖。
    三月吓得魂飞魄散,忙把云歌拽上来。云歌的手腕上、腿上划出了血痕,不知道是疼的,还是野葛上的露水,她的脸上还有一颗颗的水珠。三月想要扶着她下山,她却一站稳就推开了她的手,如避猛虎,一个人跌跌撞撞地向山下跑去。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