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3——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3 >
更多

第十三章:多情总为无情恼(2)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许平君回宫后,立即命人准备香汤沐浴,传来宫里手最巧的老宫女,帮她梳起最妩媚的发髻,又让宫女们把所有衣裙拿出来,挑出最娇俏的。装扮妥当后,所有宫女都称赞皇后姿容明丽。
    镜中陌生的自己,原来也是妩媚娇俏的。
    那个人是她的夫,她以为他要的是相濡以沫。从未想到,有一日她也会成为“以色事人”者。
    窈窕的身影穿行过漫天风雪,飞扬的裙带勾舞着迷离冶艳。
    刘询抬头的一瞬,只觉得素白奠地顿成了落日时的纸醉金迷。明媚艳丽,令人不能移目,可心理却莫名地骤然一痛,未及深思,的身体仿似怕冷一般缩到了他怀里:“皇上可受惊了?”
    仍带着沐浴后的清新,他不禁将头埋在她的脖子间深深嗅着,她畏痒地笑躲着。他因生病已禁房事多日,不觉情动,猛地抱起了她向内殿行去。
    鲛绡帐里春风渡,鸳鸯枕上红泪湿。
    他热情似火、轻怜蜜爱;她曲意承欢、婉转迎合。
    她将他心内的空洞填满,他却让她的心慢慢裂开。
    云雨缓收,风流犹存。
    她在他怀里软语细声,过往的点滴趣事让他的笑声阵阵,笑声表达着他的欢愉。
    当“云歌”二字时不时融在往事中时,他仍在笑,可笑声已成了掩饰情绪的手段。
    许平君含泪央求:“皇上派的人应该妥当,可臣妾实在放心不下云歌,求皇上派隽不疑大人负责此事。”
    刘询凝视着她,笑起来,起身穿好衣服,欲离开。许平君抓住了他的衣袍,跌跌撞撞地跪在他的脚下:“皇上,臣妾求您!臣妾求您!看着过往的情分上,派隽不疑去搜救。”
    看着她哦生的妩媚俏丽,刘询一直压抑着的怒火突然迸发。事不过二!云歌愚他一次,连她也敢再来愚弄他!
    “你是为云歌而求?还是为孟珏而求?”
    “臣妾……臣妾同求。”
    刘询脚下使力,踢开了她的手,讥嘲道:“孟珏和你还真是好搭档。”
    许平君愕然不解,心中却又迷迷蒙蒙地腾起了凉意。她爬了几步,又拽住了刘询的衣袍:“孟珏与臣妾是好朋友,孟珏自和皇上结识,一直视皇上为友,他为虎儿所做的一切,皇上也看在眼里,求皇上开恩!”
    刘询冷笑着说:“朕看在眼里的事情很多,你不必担心朕已昏庸!你以为我不知道孟珏在背后捣的鬼吗?他将我害进大牢,差点取了我性命,还假模假样地对我施恩。还有,你的未婚夫欧侯是如何死的?你要不要朕传仵作当你面再验一次尸?”
    她仰头盯着他,在他冷厉的视线中,她的脸色渐渐苍白:“他……他……他是被我……我克死的。”
    刘询大笑起来:“他倒也的确是被你克死的,他补钙痴心妄想要娶你,否则也不会因毒暴毙。”
    许平君身子簌簌直抖,紧抓着他的衣袍,如抓这最后的浮木:“他……他是中毒而亡?”
    刘询微笑着说:“此事你比谁都清楚,你不是不想嫁他吗?还要问朕?”
    她的手从他的袍上滑落,身子抖得越来越急,瑟瑟地缩成一团。
    刘询眼中有恨意:“朕一直以为你良善直爽,不管你有多少不好,只这一点,就值得我敬你护你,可你……你毒杀未婚夫婿在前,计谋婚事在后。”他弯下身子,拎着她问,“张贺为何突然间要来给我说亲?我以为的‘天作姻缘’只不过是你的有意谋划!你把我当成什么养的人?可以任你摆弄于股掌?刘贺的事情,你有没有参与?我虽然知道了你之前的事情,但想着你毕竟对朕……”刘询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手越掐越紧,好似要把许平君的胳膊掐断一般,“……朕也就不与你计较了!可你竟敢……你倒是真帮孟珏,为了孟珏连朕都出卖!”
    许平君泣不成声,身子直往地上软。
    刘询扔开了她,她就如一截枯木,毫无生气地倒在地上。刘询一甩衣袖,转身出了殿门,七喜匆匆迎上来:“皇上去……”
    “摆驾昭阳殿。”
    “是!”
    不一会儿,宣室殿似已再无他人。宽广幽深的大殿内,只有一个女子趴在冰冷的金砖地上,间或传来几声哀泣。
    何小七轻轻走到殿门口,看着里面的女子,眼中隐有泪光。
    他走到她身边跪下,将一件斗篷盖在了她身上,扶着她起来:“许姐姐,不要哭了,皇上他已经走了,你的眼泪伤的只是自己。”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