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3——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3 >
更多

第十二章 当时断送 而今领略 总负多情(8)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半夜里,云歌睡得迷迷糊糊时,忽觉不对,伸手一摸,身上裹着斗篷,她怒气冲冲地坐起来,准备声讨孟珏,却见孟珏脸色异样的红润。她忙探手去摸,触手处滚烫。
    “孟珏!孟珏!”
    孟珏昏昏沉沉只能感低声说:“很渴。”
    云歌忙捧了一把干净的雪,用掌心的温度慢慢融化,将水滴到他嘴里。
    云歌抓起他的手腕,把了下脉,神色立变。伸手去检查他的身体,随着检查,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从悬崖下摔下时,他应该试图用背化解过坠力,所以内脏受创严重,再加上没有及时治疗和修养,现在的症状已是岌岌可危。
    孟珏虽然一声不吭,可身子不停地,肯定很冷。
    云歌用斗篷裹好他的身体。考虑到平躺着能最大限度地减少伤情继续恶化,她拿出军刀去砍木头、藤条,争取在追并发现他们前,做一个木筏子,拖着孟珏走。
    孟珏稍微清醒时,一睁眼,看到铅云积坠奠空在移动,恍惚了一瞬,才明白不是天动,而是自己在动。
    云歌如同狗儿拖雪橇一样,拖着木筏子在雪地上行走,看来她已经发觉他的内伤。
    “云歌,休息一会儿。”
    “我刚才做木筏子时,听到人语声,他们应该已经追上来了,我想赶紧找个能躲藏的地方。”
    在木筏的慢慢前行中,孟珏只觉得身子越来越冷,阴沉奠空越坠越低,他的思绪晃晃悠悠地似回到很久以前。
    也是这样的寒冷,也是这样的饥饿,那时候他的身后只有一只狼,这一次却是无数只“狼”,那时候他能走能跑,这一次却重伤在身。可这一次,他没有丝毫的愤怒、绝望、恐惧,即使天寒地冻,他的心仍是温暖的,他可以很平静快乐地睡着……
    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如决堤的水一样涌了出来,她一面哭着,一面拄着军刀站起来,挥舞着军刀,发疯一样的砍着周围的树:“不许你死!不许你死!我才不要欠你的恩!我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承担……”
    哭着哭着,军刀好似千斤,越挥越慢,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她软跪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