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3——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3 >
更多

人生只似风前絮,欢也零星,悲也零星(2)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四月正在院中的梧桐树下扫落叶,抬头看到来人,手中的笤帚掉到地上,激起一阵轻尘。
    “大公子在哪里?”云歌问。
    四月神情黯然,指了指身后的屋子。
    许平君和云歌推开木门,刺鼻的酒气混着酸霉味扑面而来。
    屋内堆满了大大小小的酒坛,根本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一个长发散乱的男子正抱着一个木匣子呼呼大睡,身上穿的似乎是一件紫袍,却已经被酒渍、油渍染得看不出来本来的样子,皱巴巴地团在身上。脸上野草一般的胡髯和长发纠缠在一起,压根看不清楚五官,只觉得污秽丑陋不堪,令人避之唯恐不及。
    许平君叫:“大公子!大公子!刘贺!刘贺……”
    紧抱着木匣的人身子微动了动,喃喃自语:“红……红……”忽然笑起来,大呼一声,“二弟,这是我们的喜酒,再干一杯。”
    云歌猛地转身出了门,仰头望天,一口口地大吸着气。
    许平君扶着门框,似有些站不稳,那个倜傥风流的男儿怎么成了这幅摸样?半晌后,她才定下心神,问四月:“你怎么可以让他醉成这样?”
    四月盯着许平君冷笑起来,一面笑着,一面快步在院子里走了一圈:“他除了醉酒,还能做什么?难道清醒地散步吗?一天散一千遍?一年该散多少遍?”她说话的工夫,整个院子就被她走了个遍。
    许平君看着逼仄狭窄的小屋,说不出话。这一切都是她的夫君一手造成。在四月洗礼的的目光前,他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
    云歌走到四月面前,一字一字地说;“我会救他出去,你要做的就是让他醒过来!”
    四月双眼圆睁,瞪着云歌,好一会儿后,用力点了点头:“好!”
    云歌快步离开,许平君紧跟在她身后,想问却不敢问。
    上官小妹看到云歌,问道:“他还活着吗?”
    “离死不远了。你要我做什么?要我去求霍光,还是皇上?”
    小妹悠悠笑起来:“霍光几次按时皇上下旨杀刘贺,罪名他都已经替皇上网罗齐全,一千多条罪行呢!只差皇上点头宣旨。皇上却一直含含糊糊地装糊涂,霍光又想通过我的手刺死他,我装害怕,大哭着拒绝了。”
    许平君喜悦地说:“皇上定是念着故请,我去求皇上放人。”
    小妹视线如寒刃,割碎了许平君的喜悦:“皇上不是不想杀刘贺,而是不敢杀。孝昭皇帝曾命他写过一道圣旨,他承诺过不动刘贺,否则刘贺早就……”小妹一声冷笑,“皇上现在最希望的就是霍光能设法杀了刘贺,可霍光不想背负杀害废帝的罪名,他是希望皇上下旨杀了刘贺。”
    许平君脸色发白,头深深地低了下去。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