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3——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3 >
更多

人心尽处竟成荒(7)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铁锹盖土的声音,听来如同刀刃剐在骨头上,不知道身在土下的人,清醒地听着尘土落在自己身上是何感受?别的人已经哆嗦得不成样子,何小七却觉得自己的仇恨和痛苦稍微淡了几分。何小七突然想也许孟珏残忍地设计傻子黑子他们,原因只是为了逼迫自己更残忍地杀死这帮人。
    何小七看手下人将所以黑衣人都埋好了,又吩咐:“移植些草木来种上。”
    等看着眼前的坟场变成了郁郁葱葱的林木,他才笑着说:“天快亮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今夜的事情能忘得多干净就多干净,否则……”
    众人立即跪下,指天发誓。
    小七挥了挥手,让他们离开。他面对着林木,坐到了地上。在静谧的夜色中,像是要挺清楚地下的一切动静,又像是在思考天亮后该做什么
    东边奠刚透了鱼肚白,孟府的马车就已经备好,等着送孟珏入宫上朝。孟珏刚出府邸,何小七不知道从哪里转了出来,作揖说:“不知道下官可否搭孟大人的车一程?”
    孟珏仍是倦意深重的样子,只点点头,就上了马车。
    何小七坐在下手,看孟珏闭着眼睛,歪靠在车上,完全没有说话的意思。他笑道:“下官将伤害过尊夫人的人都活埋了,想来孟大人应该还满意这种惩戒。”
    孟珏唇角抿出了丝笑:“既然没有勇气拒绝皇上,就不要再像只猫一样东抓西挠了,又没有人责怪你。”
    何小七强撑的震惊立即被孟珏的话击碎,挺直的身子好似突然萎缩了一半。他恶狠狠地说:“大人就不想想将来吗?不觉得自己知道但多了吗?”
    孟珏睁开眼睛,笑看着何小七。他的视线看着温和,可何小七竟不敢直视,亟亟扭头躲避着孟珏,隐藏在心内的无助恐慌全都表露在了脸上。
    孟珏又闭上了眼睛:“不得不倚重的东西,即使用着刺手一点,也不会扔。”
    何小七琢磨着孟珏的话,脸色越来越难看。如果再有十年时间,也许他可以成为霍光、孟珏这样的人,可他能不能再活一年都是个问题。
    孟珏没有再理会他,自闭目养神。
    马车快要到未央宫时,何小七突然问:“为什么皇上不把这些事情交给张贺、隽不疑这些人做?为什么非要让我去做?”
    孟珏没有理他,他自问自答地说:“因为他们是君子,所以皇上也要在他们面前做君子,贤君良臣才可以记入史册,做天下表率,供后世瞻仰。我这一生已经永远不可能成为张大人和隽大人那样的人了,我只能躲在黑暗中,替皇上做皇上永远不想任何人知道的事情。”他脸色苍白,语声中有看清自己命运的绝望。
    马车缓缓停住,孟珏下了马车,何小七仍呆呆地坐在马车内。
    散朝后,孟珏还要给太子授课,等上完课,已快到晚膳时分。从石渠阁出来时,看几个宦官面色怪异地在交头接耳,看到他,又立即住了口。恰好富裕来接太子,孟珏叫住了他:“宫里发生了什么事吗?”
    富裕也是面色怪异,看左右无人,压着声音说:“奴才也是来的路上刚刚听闻。御前要多个掌事宦官了,就是何小七何大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硬要净身入宫侍奉皇上,如果皇上不答应,他情意立即撞死,皇上怎么劝都没用,就只得准了。何大人一入宫,就仅次于七喜总管,所以宫里的宦官议论纷纷,都是又嫉妒又不解,弄不明白怎么有人放着好好的仕途不走,非要做断子绝孙的宦官。”
    孟珏淡淡地笑着,何小七倒是没令他失望,竟从死局中想出了这唯一的生路。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