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3——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3 >
更多

人心尽处竟成荒(4)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刘询从太傅府出来后,唇边一直蕴着笑意,可眉宇间却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落寞。
    何小七正想吩咐车仪回宫,刘询挥了挥手:“朕现在不想回去。”
    何小七忙问:“皇上想去哪里?”
    刘询呆了一呆,忽然振奋起来,笑道:“找黑子他们喝酒去。”
    何小七笑着说:“那帮家伙肯定正喝得高呢!”
    “他们在哪里?”
    “皇上不是说让他们在军队里面历练历练吗?估计都在上林苑呢!”
    刘询这才真正高兴起来,命车仪先回去,和何小七骑着马去上林苑寻访旧日兄弟。
    何小七看他心情好,凑着他的兴头说:“皇上,臣有个不情之请。”
    “忸怩什么呢?说!”
    “皇上知道黑子他们了,三杯黄酒下去,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他们聚在一起,肯定免不了……”小七做了个扔骰子、吹牌九的动作。
    刘询想起旧日时光,笑着摇头:“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均应不许聚众赌博,你是要我放他们一马。”
    小七听他无意中已经从“朕”换成了“我”,心里轻松下来,嘿嘿笑着点头:“其实臣的手也很痒,感觉这赚来的钱花起来总不如赢来的畅快,花赢的钱总觉得是花别人的,花得越多心里越美!”
    刘询大笑起来:“我待会儿教你几招,保你把他们的裤子都赢过来。”
    何小七喜得差点要在马上翻跟头:“多谢大哥,多谢大哥!”
    凭着何小七的腰牌,两人顺利地上林苑。一边打听一边寻,费了点工夫才寻到了躲在山坡上喝酒吃肉的一群人。如何小七所料,黑子他们确实在赌博,但赌的是斗蟋蟀,看黑子红光满面的样子,想必是在赢钱。
    刘询看着一帮人围着两只小畜生大呼小叫、摩拳擦掌、怒眉瞪眼,只觉得亲切,不仅笑停了脚步:“等他们斗完这一场,我们再去‘拿人‘。”
    何小七呵呵笑着点头,陪皇上站在树影中,静看着兄弟们玩乐。
    一局结束,黑子一方输了,恼得黑子大骂选蟋蟀的兄弟。赢了钱的人一面往怀里收钱,一面笑道:“黑子哥,不就点儿钱吗?你如今可是‘财主’,别这么寒酸气!大家都知道你们是皇上的旧日兄弟,这会儿输掉的钱,皇上回头随意赏你点,就全回来了。”
    黑子端了碗酒灌了几口:“财主你个头!我大哥的钱还有留着给……民……苍……”实在想不起来小七的原话,只能瞪着眼嚷:“反正是要给穷苦人的,让大家都过好日子。”
    刘询笑瞟了眼何小七:“看来你私下里说了不少话。”
    何小七忙低下头:“臣就是尽力让兄弟们明白一点皇上的大志。”
    刘询正要走出去,忽听到那帮人嚷嚷着要黑子给他们讲讲皇上。黑子向来是就算没人问,都喜欢吹嘘大哥有多厉害,何况有人问呢?立即一手端酒,一手挥舞着讲起来。刘询停了脚步,做了个手势,命何小七止步。
    “……就说斗蟋蟀吧!若俺大哥在,娘的,还有你们赢钱的机会?……大哥做了侯爷后,仍对俺们兄弟好得没话说,俺们兄弟帮他看侯府时,别提多神气了!一起那帮趾高气昂的官老爷见着俺们兄弟都有低头哈腰地求俺们代为通传,俺大哥所幸锁了门,不肯见他们!大哥对那帮子官爷很牛气,可他对一般人还是笑眯眯的,从来不摆架子,那家乡里人有了着急事来求大哥,大哥都很尽墟他们办事。陈老头子丢了牛,都哭到侯府来,大哥立即派侍卫去帮他寻。俺看不惯陈老头没种的样子,发了几句牢骚,大哥还骂了俺一通,说……说‘牛就是一家人的衣食,没有了牛,地不能耕,人怎么活?’……”
    黑子碗中的酒没了,一旁的人立即倒满:“黑子哥在侯府做事的时候,定见了不少世面。”
    黑子满意地喝了两口,继续唾沫横飞地讲述:“……什么王爷、将军,俺都全见了……什么怪人都有!又一次,几个黑衣人突然深夜飞进侯府,说要见大哥……还有一次,一个书生竟然提着个灯笼来间大哥,俺们不理他,他还大大咧咧地说‘我不是来……来添花的,是雪……雪……炭……’”黑子猛地一拍大腿,“‘雪里送炭’!对!就这句,俺看这小子怪得很,就去告诉大哥……”
    刘询听着前面的话时,一直面含微笑,越往后,脸色渐渐阴沉。何小七听到后来,已经吓得脸色发白,最后不顾刘询先前的命令,突然从树丛里走出,笑着说:“黑子哥,你两碗马尿一灌,就满嘴胡话了。人家朱公子明明是来找皇上去雪夜寻梅的,你他娘的侯府住了那么久,还一点风雅都不懂!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黑子不服地跳了起来,撸起袖子就想揍何小七:“俺看你是真出息了!娘的,拖着两管鼻涕,跟在老子屁股后面,一口一个‘哥’,问老子要吃要喝的时候,怎么不骂老子是烂泥?别以为你学了几个字,就能到老子面前充老爷……”
    几个兄弟忙拦住了黑子。其他人知道他们都是皇上的故人,谁都不敢帮,感觉找了个借口散了。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