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3——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3 >
更多

天山月依旧,不照去年人(7)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孟珏点了点头。
    “我们刚到长安,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云歌究竟做了什么要被砍头?”
    孟珏没有回答,半晌后,才说:“如果云歌想说,她会自己告诉你们。”他犹豫了一会,还是走向了屋子,到了门口,却再不往前。
    这几日,如木偶人一般的云歌,终于有了几分人气,低头而坐,眼泪一颗颗地滴到被上。坐在榻侧的男子,盯着云歌,剑眉深锁,似乎很生气。
    兄妹两人,一个只是坐着,一个只是垂泪,大半晌都一句话不说。
    以男子的寡言少语也终于受不了了,“云歌儿,你哑巴了?我问究竟谁欺负你,你怎么一句话不说?哪里来的这么多眼泪?”
    云歌仍只是沉默地掉眼泪。
    云歌自小是个话篓子,没人搭理都能自己和自己嘀咕半日,几曾沉默过?男子又是雄,又是气闷,平生第一次放软了声音说话,“谁欺负了你,你告诉哥哥,我帮你有仇的报仇,有怨的解怨,好不好?收拾完了他们,就带你回家,你想要什么,我都帮你去寻,你想要去哪里玩,我也都陪你去。”
    没想到云歌的眼泪不但没有停,反倒一下扑到他怀里,呜呜地哭起来。
    三哥有些无措,云歌儿只在二哥面前会如此,在他面前一贯嘴硬调皮,他身子僵硬,似乎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一会后,才学着二哥的样子,轻拍着云歌的背,只是做来极不习惯,脸上的表情很是古怪。
    他看向站在门口的孟珏,孟珏抱拳一礼,他却只微挑了挑唇角,眼中全是不屑的讥讽。
    孟珏淡淡一笑,好似淡然自若,实际全身都在戒备,只要云歌的手指指向他,下一瞬到的肯定就是她三哥的刀锋。
    云歌哭了会儿,慢慢收了泪,靠在三哥的肩头问:“我还以为你们都不要我了!爹呢?娘呢?二哥呢?你们怎么都不来看我?”如果三哥能早点到,也许一切……
    云歌说着话,眼睛里面又有了泪光。
    这丫头把砍头当家族聚会吗?三哥微蹙了蹙眉,没有回答。
    阿竹回道:“老爷和夫人还不知道,去年他们从吐蕃回来时,路经达坂山,碰上雪崩……”
    “什么?”云歌现在如惊弓之鸟,一点刺激,就脸色煞白。
    阿竹忙道:“老爷和夫人性命无忧,只是人被困在了山谷中,一时半会儿出不来,怕是要等到春天,待雪化一些,才能设法出来。”
    “那,那……”
    “小姐不用担心,三少爷会把食物、衣服都准备好,雕儿会把东西都带进山谷。”
    三哥蹙着眉说:“你别闲操心!我看爹把那当成世外仙居了,竟然命我送毛笔和大食的地毯进去,还指定毛笔要用羊脖子上的毛做,地毯要大菊花样式的。”
    “二哥呢?”
    三哥的脸色有点难看。
    阿竹刚想说话,三哥不耐烦地说:“全家最笨的是你!二哥的事情,他自己会摆平,实在不行了,还有我,轮不到你操心,你的事情呢?究竟怎么回事?若没有重要事情,我们立即回西域。”
    阿竹柔声问:“小姐,我看你面色不好,是病了吗?”
    云歌沉默了一会,说道:“三哥,我的事情我也会自己处理好。我知道家里肯定有很多重要的事情等着你去办,你和阿竹先回去吧!”
    “你不和我回家?”
    云歌眼中泪意朦胧,“现在不,等我……处理完一点事情,我会回去的。”
    三哥凝视了一会儿云歌,点了点头。虽然是兄妹,可人生都只属于自己,没有任何人可以替代另一个人的人生。
    三哥冷声说:“不要让我下次冷不丁地又收到你要被砍头的告示!”
    阿竹轻声说:“三少爷一看到告示就立即上路,从知道消息到现在,几乎没休息过。”
    三日内从西域赶到长安,即使神骏的汗血宝马都会累呀!何况三哥的身体本就不好。云歌自小产后,只觉得心里如结了冰,连血管里的血都是冷的,现在却觉得不管发生什么,总有一个小小角落会是暖的,好想就此缩回那个温暖的角落里面去,可是,想到孩子……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