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3——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3 >
更多

天山月依旧,不照去年人(6)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只看银狼面具从中裂开,男子却毫发未伤,显然他是有意如此,狰狞的面具下,竟是一张清冷异常的俊颜。
    男子的目光在霍光面上微顿一下,转回了头。
    不过一瞬。
    一匹白马,一匹黑马,迅速消失在山林中。
    看清楚男子容貌的刹那,霍光如遭雷击,眼前一黑,直直向地上栽去。
    霍云忙扶住了他,“伯伯,伯伯……”
    霍禹、霍山、霍成君都立即围了过来。
    “爹,爹!”
    “伯伯,伯伯!”
    七叫八嚷中,几个仆人又是给霍光顺气,又是烧艾草给霍光嗅。
    霍光的气息略微平顺,人却迟迟不能回神,似乎在发呆,又似乎在思索。半晌后,他对霍禹吩咐:“不许再追那个人了,也不许对任何人提起今天的事情。”想了想,他又吩咐:“回去后,把今天的侍卫全都安排到边疆参军。”
    霍禹虽心中不解,却不敢发问,只能连连应“是”。
    ~~~~~~~~~~~~
    云歌是三月见过的最听话也最冷漠的病人。
    不管多苦的药,只要端到她面前,她肯定一口喝尽,不管多疼的针灸,她都能毫不皱眉的忍下来。
    可是,别的事情上,不管花费多少心思,她都视若无睹。
    她对所有人都很冷淡。那种冷淡,不是居高临下的傲慢,而是小心翼翼的戒备。
    三月想起她以前眼神中纯净的笑意时,会觉得很心酸,也终于能体会到几分公子的心境。连她这个旁观者都如此,当事人的心中滋味只怕绝非“心酸”二字能道明。
    冬日奠黑得早,所以晚膳也用得早。
    三月服侍云歌用完饭,收拾了餐具出来,却看淡青的冥光中,两个人立在院子里,一个黑纱遮面的女子,一个背光而立的男子。
    三月自恃武功不弱,可这两个人何时院子,又在这里站了多久,她竟一无所觉。更何况,云歌住的地方,二师兄和五师弟轮班带人守护,这两人竟能不惊动任何人,就站在了院中。
    她谨慎地后退了一步,用力将餐具砸向地面,“来人!”
    男子好似有些不耐烦,大步向屋内行去。
    三月想拦,一根鞭子,悠忽而至,鞭尾几探,已将她去路全部封死。她看到男子进了屋,又听到屋内传来云歌的惊叫声,急得要哭出来。如果云歌再有意外,她如何向公子交待?
    黑衣女子看到她的样子,轻声说:“从你准备晚膳时,我就跟在你身后,看得出来,你对我家小姐很费心照顾,多谢你!”
    随着她的话语,她手中的鞭子渐渐慢了下来,三月恍惚了一瞬,终于明白了女子话里的意思,“云歌是你家小姐?”
    八月、九月匆匆跑进来,看到三月被人袭击,二话不说就左右攻向黑衣女子。出手就是杀招,三月大骇,对黑衣女子叫道:“小心!”
    刚跨进院子的孟珏,却是叫道:“竹姑娘,手下留情!”
    阿竹袖中的弯刀收了回去,人斜斜飞开,三月替她挡下了八月的剑招,九月的双刺被孟珏匆忙间扔过来的一块玉佩砸到了地上。
    阿竹向孟珏行了一礼,“见过孟公子。”
    孟珏作揖回了一礼,“多年未见,你一切可好?几时到的长安?”
    “很好。中午刚到。”
    孟珏看向屋子,“曜也来了吗?”
    阿竹解释道:“云歌要被砍头的告示贴到了敦煌郡,知情人就立即赶来向三少爷通报消息,不是我们不信任孟公子,实在是兄妹连心,没有办法不担心,请孟公子见谅。”
    孟珏神情黯淡,向阿竹作揖,“哪里敢怪罪?当年曾在云歌双亲面前许诺过照顾她,不想照顾成了这样,该是我向你们赔罪。”
    阿竹侧身避开,温和地说:“我相信公子已经尽力,只是……我家少爷的脾气,还望公子看在云歌儿的份上勿往心里去。”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