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3——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3 >
更多

天易老、恨难酬(6)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求你!求你!求你留下我的孩子!
    孟珏一手掐着云歌的下巴,将她的嘴打开,一手将碗凑到了云歌唇边。
    云歌眼中的泪串串而落,她的手握住了他的衣袖。
    药力作用下,她的身体根本不可能动,可她竟然完全靠意志,紧紧勾住了他的衣袖。
    “求……求……”
    绝望的恐惧让她的身子簌簌直抖,眼中诉说着哀戚的请求。
    一串串的泪珠,又急又密地落下,滚烫地砸在他的手上,每一颗都在求他。
    他的手停住。
    云歌眼中有星星点点的光芒闪烁,忽让他想起了那个无数萤火虫的晚上。
    他微闭了下眼睛,深吸了口气,将药缓缓灌进了她口中。
    她勾着他衣袖的手松开。悲伤与哀求都淡去,眸中的所有光芒在一点点熄灭,眼中的所有情感都在死去。只眼角的泪珠,一颗、一颗地慢慢坠落。
    孟珏脸色正常,手也仍然很稳,心却开始,怀里的人似乎是云歌,却又似乎不再是云歌。
    当最后一口药汁灌完,她的面容竟然奇异的平静,只是死死地盯着孟珏,死死地盯着他。
    一会后,云歌的裙下慢慢沁出血色。
    她的手哆哆嗦嗦地去摸。
    乌红的濡湿,粘稠地粘了一手。
    云歌举起手看,似要看清楚一切,好将一切都深深地刻到心上。
    孟珏心惊,去捂她的眼睛,可她竟然把手放进了嘴里,感受着她的孩子。
    孟珏又赶着去拽她的手。
    按照所配的药,将孩子流掉后,就该很快止血,可云歌的血越流越多,毫无停止的迹象。
    孟珏去查探云歌的脉象,手微不可见地抖着,他紧紧地抱住云歌,怀里的人却冷如冰块。
    “云歌,云歌,你以后还会有孩子的,还会有很多很健康的孩子,只要你好起来……”
    她面容平静,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她吃力地举起手,把手上的血一点点抹到他胸前。
    最后,鲜红的手掌覆在了他的心口,冰凉刺骨却如烙铁般滚烫的灼痛。
    “我……恨……你!”她的唇无声而动。
    一个个根本没有声音的字,却如惊雷,轰鸣在他耳畔。即使她转身离去,即使她在刘弗陵身畔,可他一直确信,她最后一定会和自己在一起,可在这一刻,他的确信如泡沫般碎裂。
    因为失血过多,云歌昏迷了过去。
    孟珏抱起她,向外行去。
    霍成君想拦,可看到云歌满身的鲜红血迹,孟珏身上的斑斑血痕,她忽地遍体生寒,根本不敢接近他们,身子不自禁地就躲到了一边,只能看着孟珏大步离去。
    ~~~~~~~~~
    七成新的青布裙,半旧的弹花袄,一根银钗把乌发整齐地绾好。
    任谁看到这样的装扮,都难以相信这个女子会是汉朝的婕妤娘娘。
    孟府的仆人一边领路,一边偷偷打量许平君。
    许平君毫无所觉,只脚步匆匆。行到内宅时,三月迎了出来,刚要下跪,就被许平君挽了起来,“别搞这些没意思的动作,赶紧带我去看云歌。”
    三月是个除了孟珏外,谁都不怕的主。听到许平君如此说,正合心意,顺势起来,领着她进了暖阁。
    榻上的云歌沉沉而睡,脸色煞白,身子蜷成一团,双手放在腹部,似乎要保护什么。
    榻上的被褥都是新换,可榻下的地毯上仍有点点血痕。
    孟珏坐在地上,静静地看着云歌,背影看上去疲惫、萧索。
    许平君心惊,“发生了什么?”
    三月小声说:“公子已经这样纹丝不动地坐了一整夜了。所有能想的法子都想了,可云姑娘就是醒不来,再这么下去,人只怕……八师弟说,是因为云姑娘自己不肯醒。我猜公子派人请娘娘来,定是想着娘娘是云姑娘的姐姐,也许能叫醒她。”
    这段日子,许平君从没有安稳睡过一觉,乍闻云歌的噩耗,眼前有些发黑,身子晃了两晃,三月忙扶住了她,“娘娘?”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