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3——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3 >
更多

天易老、恨难酬(4)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霍光端起桌上的茶慢慢啜着。云歌竟一直在刘询手中,他为什么会放了云歌?又为什么会这么“恰巧”地被霍云抓住?云歌有身孕的消息,刘询究竟知道不知道?
    孟珏安静地欣赏着墙壁上挂的字画。
    霍光喝了小半杯茶后,决定摊开了直说,“如果皇上真想救云歌,他强行下一道圣旨,命令释放云歌,我也不得不遵从,可是皇上什么都没有做,任由刑部定了云歌死罪,看样子他想借霍氏的手把云歌除去。”
    “皇上若只是想杀一个女子,何需这么麻烦?关键是这个女子,他现在根本杀不得,当然,更放不得。皇上是希望霍大人把麻烦都揽了去,而好处他尽落,到时候出了事情,他一句‘不知道’就可以推开一切,霍大人却只怕要背负上乱臣贼子的千秋骂名。”
    霍光对孟珏的性格真是又欣赏又忌惮,闻言不禁大笑起来,“我会把云歌这个烫手山芋还给皇上,你去找皇上要人吧!”杀皇子的罪名,没有人担待得起。刘询想除掉孩子,还是麻烦他亲自动手吧!
    孟珏淡淡地笑着说:“何必那么麻烦?关中匈奴还未退兵,乌孙的大半国土已失,既然霍小姐会做皇后,有些事情,知道不如装作不知道。”他已经用许平君交换了秦大人,虽然刘询说过只要孩子没了,就不会再伤害云歌,可他实不敢再让云歌落回刘询手中。
    霍光沉思着没有立即说话。刘询是他亲立,关押云歌,两人也都有份,在此事上,他们是一条船上的人,只能共进退。
    霍光道:“孟大人的意思老夫也明白。可如今还也不是,不还也不是,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老夫愚钝,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孟珏心里冷笑,若霍光愚钝,这天下的人早全是傻子了,只不过,霍光和刘询打的主意一样,就是都想杀人,却绝不肯自己来做恶人,那么……他就来做吧!
    “在下倒是有个主意。”
    “哦?快说。”
    “一碗堕胎药,一杯鸩酒,从此天下人知道的就是先帝无子嗣。”
    “这……”霍光面色十分为难,“这……老夫实不敢做决定,老夫就全当什么都不知道,孟大人和皇上商量着办吧!”
    孟珏站起,毕恭毕敬地向霍光道谢。
    霍光道:“你先不要忙着谢我,云歌的拘禁是成君在负责,她为什么会如此,你比我明白,这事我还要和她说一声,回头她会派人联系你。”
    孟珏没有吭声,向霍光作揖告退,霍光意味深长地说:“日后你我同朝为官的日子还很长,孟大人有空时,不妨常来走动走动。”
    孟珏淡笑着答应了。
    当日深夜,霍府派马车来接孟珏。
    马车并未去霍府,而是出了长安城,越行越偏僻,行到了山林中,在一处不起眼的宅院前停下,有人来领孟珏入内。
    霍成君靠坐在窗前,眺望着夜色中的重重山影,怔怔出神。一切都如她意,可她的眉宇间未见任何快乐,反倒坠着重重心事。
    “小姐,孟大人到了。”
    霍成君抬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很客气地说:“孟大人,请坐。”
    孟珏作揖行了一礼,坐到了霍成君对面。
    霍成君又扭头看向窗外,孟珏也不好说话,只能沉默地坐着。
    一个小丫头正在廊下煎药,阵阵药香随风而入。孟珏闻到药香,唇边笑意依旧,眼中却有了几分黯然。
    小丫头端着药罐进来,放到霍成君面前,“小姐,药煎好了。”又立即悄悄退下。
    霍成君凝视着桌上的药,板着脸说:“这是太医所开的堕胎药,用药很谨慎,已经把对母亲的伤害降到最低,你若不放心,可以先检查一下。”
    孟珏没有看药罐,只淡淡说:“云歌一直在小姐手中,小姐想下药随时可以下。”
    “一碗药已经在这里了,那杯酒呢?”
    “我出门前已经安排好,我见到云歌时,秦大人自然会因为贪污渎职、畏罪自尽。”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