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3——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3 >
更多

天易老、恨难酬(2)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男子重重点了一下头,“好多了。”
    云歌从最安静的囚犯变成了最好动的囚犯。
    每日的清晨和晚上,她都会在四方的监牢里面绕着圈子散步。
    “这样是不是对身体比较好?”
    男子点头。
    每天,当阳光照进牢房时,她会在一小方块的阳光下,慢慢地打拳。
    刚开始有不少囚犯盯着她的身体打口哨,说一些混帐话,可她充耳不闻。
    在阳光的映照下,她的脸上有晶莹的光芒。
    她的神情,好似站在碧绿的草地上,沐浴着灿烂的阳光,迎着和煦的风,自由自在地舒展着身体。她的安详平静让偷看她的囚犯渐渐安静。他们仍然会盯着她看,可眼中的污秽渐渐消失。
    每天,吃过晚饭后,她都会轻声哼唱歌谣。
    男子知道她是唱给腹内的小生命听的。
    有的歌听得懂,有谍不懂。
    每当她温柔地唱歌时,牢狱里面会异常地安静。
    在这个充溢着死亡的黑暗世界中,她的歌声让他们想起了很多东西。也许是寒灯下缝衣的母亲,也许是邻家妹子鬓边一朵野花,也许是新婚之夜,妻子的一抹娇笑,也许是孩子的第一声啼哭,也许只是年少时,一个可望不可得的温柔眼神。
    一个个手染鲜血的人,心竟会在她的歌声中变得一瞬。
    粗豪的昂藏汉子,从她的歌声中,竟听懂了一些东西,每到吃饭时,会把碗中最好的菜捡出一点,一个一个牢房地传到云歌的牢房中。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约定,每个人挑一筷子,传到云歌牢房里时,已经像小山一样,高高一碗。
    云歌也不拒绝,她只微笑地看向那些凶神恶煞的大汉。
    他们竟然会在她的眼光下,不好意思地躲避,却又故作着满不在乎的冷漠。
    她吃着整个牢房为她准备的“特殊”饭菜。
    虽然在阴暗的死牢里,可她的苍白在一点点褪去,她用坚强和,在阴暗里生机勃勃。
    看到她的一举一动,男子改变了先前的判断,即使这是死牢,她的孩子仍会是天下最快乐的孩子。
    “你的宝宝会很幸福。”
    云歌笑着点头,“当然!”眉目中有飞扬期待的欣悦,令人如见三月暖阳。
    这一天。
    男子又被云歌逼迫着把了第三遍脉,第一百遍告诉云歌,“你的身体恢复得很好,孩子更好。”
    云歌笑眯眯地说:“不要不耐烦!等孩子出生了,让他认你做干爹。”
    男子只有苦笑。
    现在的云歌和前几天根本不是同一个人!早知道她是如此“呱噪”,如此“跋扈”,当初实在不该贪口舌便宜!结果不但没有占到便宜,反而被她占尽便宜!
    突然,几个狱卒簇拥着一个胖胖的官员走过来。
    云歌立即警觉地坐到了墙角。
    胖胖的官员站在关着云歌的监牢前,清了清嗓子,念道:“罪女云歌,妖行媚主,德行有亏,现经三司会审,定于七日后,闹市问斩,以警后世。”
    官员念完,鼻子里重重“哼”了一声,不紧不慢地打着官腔问:“可有冤枉你?”
    男子在一旁急匆匆地插道:“不是说新帝登基,大赦天下吗?还有,这算什么罪状?罪行到底是什么?”
    官员冷冷地盯了他一眼,男子有点畏惧地往后缩了缩,看了眼云歌,心中愧疚,又挺起了胸膛,张口想理论。
    “别说!”云歌叫。
    他未理会云歌的阻止,高声说:“她有身孕,按我朝律法,不能问斩孕妇!”
    官员却好像完全没有听见,依旧不紧不慢地说:“人犯既然无冤,七日后依照判决、执行死刑。”
    牢狱里面的犯人敲着栅栏抗议,狱卒甩鞭警告,可犯人的喧哗声不仅没有被压下去,反倒越来越大,在封闭的空间里听来,整个牢房都似在嗡嗡颤动。
    官员的镇静消失,慌里慌张地想跑。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