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3——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3 >
更多

血染同心缕,泪洒长命花(2)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碧蓝奠空,当中高悬一轮圆日,普照着大地,阳光强烈,映得人眼花,刘询未闪避,反迎着阳光边走边审视着周围的宫墙殿梁。从此后,这里全部属于他了!
    他朝宣室殿行去,对赶来迎接他的七喜吩咐:“召孟珏觐见。”
    孟珏奉召而来,一宣室殿,就看到坐在龙榻上的刘询。记得上一次进宣室殿时,龙榻上还坐着另外一个人。他微微笑着,向刘询行跪拜大礼,刘询等他磕完头后,才说道:“你是朕贫贱时的故交,何必如此多礼?”
    孟珏恭敬地说:“皇上是九五之尊,君臣之礼绝不可废。”
    “朕能坐到这里,还要多谢你。若无你的人帮朕鼓动广陵王进京,霍光只怕不会这么快决定,也要多谢你这二十多日,一直呆在府中养花弄草。”
    “皇上能有今日,是皇上雄才伟略,臣并无丝毫功劳。”
    刘询笑道:“从今往后,朕的一举一动都会受人关注,若众人发现朕的妻儿竟已失踪二十多日,定会诧异询问。孟爱卿有什么高见?”
    孟珏淡淡地笑着,“云歌平安,许平君和刘奭自然也平安。”
    刘询沉默了一瞬,说:“其实你根本不必用平君和虎儿来威胁我,我不会伤害云歌,无奈之举只为让你老实呆在家里,确保你不会干扰我的计划,我会尽快放了她。”
    “多谢皇上隆恩。”孟珏磕头,“臣还想求皇上一件事情,容臣见罪臣刘贺一面。”
    “他在霍光手中。”
    “所以臣来求皇上,给臣一个恩典。”
    刘询面色为难,“朕尽力吧!”
    孟珏又磕了个头后,退出了宣室殿。
    刘询一个人坐了会儿,起身向外行去。
    七喜和两个小宦官忙匆匆跟上。
    刘询一路默走,越行越偏。因为他并未穿龙袍,除了宣室殿、椒房殿这些大殿内值役的人外,大部分的宫女、宦官都不认识他,迎面而过时,纷纷给七喜请安,对刘询反倒不理不睬。七喜几次想要点破,都被刘询的眼色阻止,只能忐忑不安地小心跟随。
    青砖铺就的地面已经高低不平,杂草从残破的砖缝中长出,高处没过人膝。廊柱栏杆的本来色彩早已看不出,偶尔残留的黑、红二色,更显得一切残破荒凉,只有圈禁在四周的高高围墙依旧彰显着皇家的森严。
    站在门口已经觉得凉意。这里,连灿烂的阳光都照不进来。
    几个侍卫拦在门前,冷声斥责:“这里是掖庭冷宫,囚禁罪犯的地方,不得随意出入。”
    七喜忙上前,出示了自己的腰牌,侍卫看是御前服侍的人,客气了很多,“你既是宣室殿的人,自然知道规矩,这里囚禁的不是孝武皇帝的妃嫔、宫女,就是罪臣的家眷,全是女子,就是我们都不能入内。”
    七喜又说了几句,侍卫却无论如何不肯放行,要么需要宫廷总管的令牌,要么需要皇帝旨意。
    七喜有些动怒,刘询却淡淡笑了,“你叫什么名字?”
    侍卫沉声说:“公孙止。”
    刘询摊开手,上面有一块令牌。
    “我们可以进去了吗?”
    公孙止看是宫廷总管的令牌,呆了一呆,退到了一边,“请进。”
    刘询一边走,一边随手将令牌递给七喜。
    七喜迟疑了下,接过令牌,忙跪下,对着刘询背影磕头,“谢皇上隆恩,谢皇上隆恩。”
    刘询步子未停,一径地向前走着。几个老宫女正靠着墙根儿打盹,看到他,刚想斥责,两个黑衣人从屋内跑出,沉默地行了一礼,在前领路。老宫女立即闭上了嘴巴。
    刘询对七喜吩咐:“你留在这里等朕。”
    黑衣人领着刘询走了一会儿,停了步子,指了指左手边的屋子,低声说:“人在屋里。”
    一间破旧的屋子,门前的荒草足可漫过门槛。窗上残破的窗纱,被风一吹,呜呜地响着,如同女子的哭泣。
    刘询问:“这几日她可好?”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