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3——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3 >
更多

心字已成灰(12)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刘贺看到红衣无事,一颗掉落的心,才回到了原处。
    刚才看到刀剑丛中的红衣时,只觉刺向红衣的每一剑都在刺向自己,居然如得了失心疯般,想都没有想地就把箭对准了霍禹,只要霍禹不下令,即使明知道霍禹是霍光唯一的儿子,他也会不管后果地射杀霍禹。
    红衣走到刘贺面前,柔柔地笑着,一边笑着,一边向他打手势。
    刘贺脸色越来越凝重,一个旋身,如大鸟一般飞扑霍禹。
    霍禹想闪,侍卫想救,却看刘贺如入无人之地,所有碰到他掌锋的人,声都未发,就一个接一个地倒到了地上。
    霍禹在刘贺手下才走了四五招,就被刘贺擒住。
    刘贺的一连串动作兔起鹘落,迅疾如电,等羽林士兵围过来时,霍禹已经在刘贺的手中,众人都不敢再轻动。
    如老鹰提小鸡,刘贺拎起霍禹,将他丢给身后的亲随,“用他开路,立即回未央宫,命令所有人,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许反抗,一切等我吩咐。”
    随从抓着霍禹迅速离去。
    刘贺看随从走了,扫了眼周围持刀戈的士兵,笑起来。毫未将他们放在眼中,一面向前走,一面去搂红衣,“靠在我身上休息会儿,我倒要看看谁敢动我?”
    红衣温柔地凝视着刘贺,唇边的笑意柔得如同江南春雨。
    她握住了刘贺的手,身子却软软地向地上滑去。
    刘贺这才发觉,红衣后背鲜血淋漓,只因为她穿着红色衣裳,所以一直看不出来她已受伤。
    刘贺一把抱住了她,脸上平静的笑全部消失,换上了慌乱,对着周围的士兵吼叫:“去传太医!”
    士兵没有动,刘贺的声音如寒冰:“我一日姓刘,就一日能将你们抄家灭族!”
    士兵不见得畏惧个人生死,可是家人却是他们的软肋,立即有人跑着去找太医。
    红衣感觉体内的温暖一点点在流失,她有很多话要告诉刘贺,可手上再无力气,在空中勉力地比划了下,却划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刘贺努力去按她的伤口,“红衣,你要服侍我一辈子的,不许你逃走!”
    她张了张嘴,想将多年的心事告诉他,可心中的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只有几声暗哑的“呜”“呜”“呀”“呀”。
    她眼中有泪,脸上却仍然笑着,因为公子说过最喜欢看她的笑颜,她已经没有了声音,不能再没有笑容。
    “红衣,红衣,再坚持一会儿,太医马上就到!”
    她摸索着去解腰上的穗结,刘贺一把将穗结扯下,按着她的手说:“不许再乱动!”
    她的手簌簌直颤,伸手去握他的手,想让他握住那个绳穗。
    刘贺却以为她想要绳穗,把绳穗用力塞到她手里,很生气地吼道:“我让你不要再乱动!”她每动一下,血就流得更急。
    红衣伸着手,想将绳穗递给他。
    她眼中莹光闪动,却仍努力地笑着。
    周围的一切都已淡去,她似乎又回到了昌邑王府,彼此日日相伴,朝夕相处的日子。
    不过四五岁大,就进了王府做奴婢,接受嬷嬷的调教。
    不管相貌,还是心眼,都算不得出众的人儿,可因为生了一副好歌喉,他把她要到了身边,日日命她唱歌给他听。
    那一年,她八岁,正是满树梨花压雪白的季节,她穿着红色的衣裙,躲在树下练歌……
    红衣嫣然一笑,阖目而逝。
    刚伸出一半的手,猛然坠落,那个绳穗飘飘摇摇地跌入了尘土中。
    刘贺如遭雷击,只觉得胸内有个地方猛地炸裂,千万碎裂的粉齑中有刺骨帝痛,痛得整个人如要散掉。他觉得慌乱恐惧,枪林箭雨、生死一线间都不曾有过这样陌生的感觉,陌生得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
    他紧紧地搂着红衣,想用自己的身体温暖她,留住她渐渐流逝靛温,脸贴着她的脸颊,低声说:“我早和你说过的,你的卖身契是死契,是王府的终身奴婢,永生永世不能离开。”
    红衣眼中的泪此时才缓缓沿着脸颊掉落,无声无息地坠入了尘土中,唇畔却依旧笑意盈盈。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