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3——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3 >
更多

心字已成灰(11)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后来,牧者发觉兵士只会偶尔来驱赶,却不会真正逮捕他们,胆子渐大,来此放牧的人越来越多,皇家禁苑不见珍禽异兽,反而常闻牛哞羊咩,也算一大奇景。再后来,随着刘弗陵的执政,来此放牧的人越来越少,但仍会有好奇、贪玩、或偷懒的牧童来此放牛,只要不太靠近兵营驻扎区,士兵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他们去。
    上林苑渐渐变成了一处极奇怪的地方,虽是皇家禁苑,却可在外围的山坡上偶见牛羊。
    红衣所立之处,恰是一面山坡,当她看到远处的牛群时,计上心头。
    连比带划中,她用重金将所有牛买下,又请放牛人在牛尾上绑上麻绳,把牛驱赶到上林苑附近的山坡上。
    放牛人知道此处是军队驻扎的禁区,但禁不住重金相诱,又看红衣一个娇滴滴的弱女子,不像能闹出什么事情的坏人,所以依言照做。
    羽林营是令匈奴都胆寒的虎狼师,今日她却要孤身一人闯此龙潭虎,不是没有怕,但……
    红衣深吸了口气,毅然将牛尾上的麻绳全部点燃。
    火烧屁股,上百头牛立即狂性大发,扬蹄朝上林苑冲去,大地都似乎在轻颤。
    疯牛连虎豹都会退让三分,上百头疯牛的威力可想而知。上林苑外的士兵促不及防间,被牛群冲散。
    漫天烟尘中,众人只看一个女子一身红衣,手持长剑,尾随在牛群后,飘然而入,身姿曼妙。
    羽林营不愧是声震天下的虎狼之师,在短暂的惊慌后,立即镇定下来。有人持铁盾上前,结队驱赶牛群;有人挽弓射牛,每箭必中牛脖;还有人负责追捕红衣。
    追捕的士兵高叫:“兵营重地,擅闯者,格杀勿论!立即止步,也许还可保得一命。”
    红衣充耳不闻,身形不见停,反倒更快。
    她在树林、溪流、屋宇间飞掠而过,游目着刘贺,身后的羽箭纷纷不绝,红衣只能闻音闪避。
    一路飞纵,终于看到远处校场上的刘贺。他正搭弓射靶,身形挺拔,姿容俊美,仿若画中人,校场四周发出雷鸣般的喝彩声。
    守在校场外的士兵看到红衣,立即围堵过来。
    红衣心内焦急万分。如果她能说话,此时也许只需要一声大吼,可她一声都发不了,只能迎着密密麻麻的刀刃继续向前。
    挽起清冷的剑花,以纤弱之姿,迎滔天巨浪。
    每前进一步,都有鲜血飘落。红衣不知道这些鲜血是她的,还是别人的,她唯一知道的,就是不管多艰难,她都一定要见到他。
    渐渐接近校场,人群中越来越多的人听到兵戈声,纷纷回头看。
    只看一袭灿若朝霞的红影,在漫天的刀光剑影中飘飞。
    每一次都觉得那红色云霞会被绞碎,可她就如疾风中的劲草,每一次的折腰后,却又坚韧地站起。
    刘贺正引弓欲射,看到众人的异样表情,笑着回头,恰看见一线寒芒堪堪从红衣裙边划过,心神巨颤,立即喝叫:“住手!”
    霍禹却不出声,羽林士兵也就对这个未登基皇帝的命令置若罔闻。红衣在刀光剑影中苦觅生机。
    突然,刘贺将手中的弓箭对准了霍禹,“立即命他们住手。”
    校场寂静,所有人都似屏住了呼吸。
    兵器相撞的声音,仍持续不断地从校场外传来,寂静中显得十分刺耳,令所有人心惊肉跳。
    只看刘贺脸上往日的嘻笑不羁荡然无存,眼内锋芒凌厉。有人偷偷想拔刀,刘贺随意踢起地上的一只羽箭,好似看都没有看,却正中那人心口,武功之高让霍禹震惊。
    他冷声问霍禹:“我能当场杀了你,可你有胆弑君吗?”
    霍禹有了惧怕,忙跪下,“臣不知道这女子是王爷的人。”扭头下令:“住手!都住手!”
    所有士兵立即收起兵器退开。
    红衣向刘贺走去,刚走了两步,忽想起他最讨厌女子的残忍杀戮,立即将手中的长剑扔掉。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