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3——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3 >
更多

心字已成灰(3)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九月探手将呆呆愣愣的云歌拽下车,富裕和抹茶没了顾忌,立即拔出兵器迎敌,掩护九月逃走。
    九月一手抛出飞索,钉入山道下方的一株大树上,一手挟着云歌,借助飞索,带云歌从众人头顶上飞掠而过。
    黑衣人本以为云歌已是囊中之物,不料九月忽出奇招,情急下,出手越发狠毒,不大会儿工夫,灰衣人都被杀死。黑衣人立即追向云歌,八月带人挡在山道前,阻击黑衣人的追赶。
    九月口中打了个呼哨,八月带来的汗血宝马疾驰到飞索下。
    松手,落马,提缰绳,一气呵成。
    九月正要调转马头离去,黑衣人将已经俘虏的富裕和抹茶推到前面,一个好像头领的人高声叫道:“云小姐,我们只要你。你忍心看着这么多人都为了你死?”
    抹茶和富裕软绵绵地靠在黑衣人身上,想来筋骨都已被打断,嘴里仍硬气十足,“不用管我们!”
    八月一边奋力阻拦着追赶过来的黑衣人,一边吼道:“九妹,快走!公子定会为我讨回公道!”
    九月含泪点了点头,打马就走。
    云歌茫然地问:“我……我怎么在这里?陵哥哥……”她回头望着抹茶和富裕,“抹茶?富裕?”
    抹茶大叫:“快走!不用管……啊!”
    黑衣人一掌敲在抹茶的下颚上,刀刃入嘴,只听抹茶“啊”一声惨叫,鲜血激溅,他们竟然割去了抹茶的舌头。
    “啊!”
    云歌惨呼中,软倒在九月怀里,九月忙加速急驰,云歌去握她的手,哭求,“停下来,停下来……”又扭头频频向后看。
    九月毫不理会,一手勒住云歌的胳膊,一手驭马加速。
    黑衣人冷笑连连:“云小姐好狠的心!自你进宫,抹茶就一直悉心照顾你,真是枉费了她对你的一片情义。”
    说话间,刀刃飞过抹茶的脖子,鲜血喷溅!黑衣人又刻意用了些巧力,抹茶的头颅竟在空中打着转地飞向云歌。
    云歌大张着嘴,却一声都发不出来,眼睛里面是恐惧的绝望。
    黑衣人又抓起了富裕,挥刀想砍。
    云歌突然仰头长啸,悲凄的声音在山岭中荡开。
    山谷中群鸟惊起,黑衣人带来的马匹竟哀鸣着、全部跪倒在地。九月座下的马虽然没跪,却嘶鸣狂跳着要把九月和云歌颠下去。
    九月惊骇,这匹马是纯种的大宛汗血宝马,本就是马中极品,又是公子从小养大的,十分温驯听话,可云歌的悲音竟能让汗血宝马违背主人的命令。
    “你已杀了抹茶,我日后必取你命,你若再伤富裕,我必要你后悔生到这世上。”
    各种各样的咒骂早已经听多了,可云歌的哀音竟让黑衣人心中无端端的一寒,刀刃停在了富裕咽喉前,冷笑着说:“我早已说过,我们只要你,你若乖乖留下,这些人当然都不必死。”
    云歌唇间低鸣,汗血宝马安静了下来,自动回头,驮着云歌和九月向黑衣人行去,九月怎么勒马都不管用。
    马儿停在八月的人身后,还在厮杀的黑衣人和八月的人都停了下来,却仍握着刀剑、彼此对峙。
    云歌对九月说:“放开我。”
    九月看到云歌静若死水的眼睛,寒意侵骨,不自觉地就松了手。
    云歌跳下马,向黑衣人走去,“放了富裕。”
    黑衣人的动作快如闪电,一手将富裕抛向九月,一手把云歌抓上马,策马而去。
    云歌异样地安静,没有丝毫反抗,可因为主人事先有过吩咐,黑衣人对这丫头不敢轻估,仍把备好的一颗药丸递到云歌嘴边,“只是一颗迷药,让你睡一觉。”
    云歌一言未发地将迷药吞下。
    ~~~~~~~~~~~~
    寒冬腊月,天寒地冻。
    窗户上蒙的纱已经残破,北风一吹,冷气直往屋里钻。屋内既无火盆,也无暖炕,霍成君走进屋中,觉得和屋外没任何区别。一旁的小吏陪着笑说:“地方太简陋,有污小姐。”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