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3——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3 >
更多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7)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刘询以为他当日已经做到最好,不料听到刘弗陵这样的评语,思索了一下,好似有所悟,心里却很不服气,想着结果可是他赢、孟珏输。他向刘弗陵磕头,恭敬地说:“臣懂了。”
    刘弗陵道:“你比朕更适合做皇帝,朕已没什么可教你的了,你回去吧!”
    刘询磕头,连着磕了三个,却仍然未起来,僵跪了一会,又“咚咚”地连磕了九个头,一个比一个重,到最后好似要磕出血来。
    他的举动有些莫名其妙,刘弗陵却丝毫未阻止,只微笑着说:“把你的这份心留给天下百姓,你将这江山治理好,把朕未能做到的事情都做了,就可以了。”说着,人歪靠在了榻上,闭上了眼睛,挥了挥手让他走。
    刘询站起,走了几步,忽有些迟疑,犹豫了一瞬,终是不甘心,一咬牙,反身回去又跪下。
    “皇上,臣斗胆了,但这次不问,臣怕……臣心中已经困惑了很久,皇上第一次召见臣时,问臣‘这一生最快乐的事情是什么?’‘最想做的事情又是什么?’臣斗胆想知道皇上的答案。”
    刘弗陵没有立即回答,闭着眼睛,似在思索。
    刘询心中稍慰,刘弗陵和他当年一样,这个问题也无法给出答案。
    可慢慢地,刘弗陵的眉宇间溢出了笑意。
    “快乐的事情太多,一时想不出来哪件最快乐。”
    刘询心中巨震,说不清楚是惊讶羡慕还是嫉妒。
    一瞬后,刘弗陵笑着说:“最快乐的事情是娶了个好妻子。”
    刘询屏息等着刘弗陵的下一个答案。
    刘弗陵眉宇间的笑意淡去,一直未说话,刘询静静站了会儿,看刘弗陵倦意深重,似已睡着,他轻轻起身,正想退下,忽听到刘弗陵轻声说:“最想做的事情是能陪着她一日日变老。”
    刘询心惊肉跳,不敢直视刘弗陵。
    刘弗陵挥了挥手,刘询立即转身,脚步匆匆,近乎逃地跨出了屋子。
    云歌在屋子外面堆雪做雪人。
    不知道从哪里跑来两只山猴,毫不畏生地跟在她身后,一时帮她堆一把雪,一时拽着云歌的斗篷,好似怕云歌冷,掸着上面的雪,一时也会帮倒忙,把云歌扫好的雪推散。
    云歌不见急恼,笑眯眯地做着自己的事情,由着猴子在她身边闹腾。
    在外面的时间久了,虽戴着雪帽,披着斗篷,可她的发梢、鬓角仍凝了不少雪花。
    屋檐下立了好几个宦官,却没有一个人过去帮忙,都只是静看着。
    看到刘询出来,她抬头一笑,扔了扫帚,跑到屋檐下,一边跺脚,一边把斗篷、雪帽都摘下来,急匆匆地进了屋子。
    两只猴子“吱吱”乱叫,似乎十分开心,也跑到屋檐下,学着云歌的样子,跺脚跳腾,把身上的雪都跳落,“滋溜”一下就钻进了屋子。
    屋外立着的宦官见惯不怪,任由两只猴子蹿进了大殿。
    七喜拿了刘询的斗篷和雪帽过来,服侍刘询穿上,看刘询一直在看云歌,笑道:“那两只猴子是姑娘去年捡回来的,养了一个冬天后,放回了山中。自皇上和姑娘来温泉宫,两只猴子不知道如何得知了消息,时不时来看皇上和姑娘,还常常带礼,上次它们送来的大桃子,比宫里的贡桃都好吃。够精怪的,两只山猴还懂得念旧情。”
    七喜打着伞,一直把刘询送到宫门口,赔笑说:“只能送侯爷到此了,奴才另命人送侯爷下山,看这天色,得多打几个灯笼。”
    刘询道:“不必了,我常走夜路,不怕黑。自我第一次进宫,大人就对我多有照拂,刘询铭记在心。”
    七喜眼角余光扫了眼四周,笑道:“都是奴才的本份,侯爷若有用得上奴才的地方,尽管吩咐。”
    刘询颔了下首,转身离去,七喜要给他伞,他轻摆了下手,没有要。
    簌簌雪片,飘落不绝。
    因天色已晚,天空积的云层都带着铅灰色,累累叠叠,坠得天像是要掉下来,层林越显萧瑟。孤寂的山道曲折而下,好似没有尽头。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