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3——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3 >
更多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4)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刘询和他身前领路的宦官都是大惊,同时向前飞掠而出,宦官虽然人在前,却后于刘询到。
    刘询半抱半扶地去接云歌,云歌大叫:“别伤到我的梅花!”刘询忙胳膊使力,避开梅花,将云歌侧揽到了怀中,入怀处,只觉得幽香扑鼻,也不知道究竟是花香,还是人香。
    云歌立稳了脚,先探看梅花,见没事,方笑着和刘询说:“多谢大哥。”
    刘询问:“雪路难行,怎么不叫个人陪你去折梅?”
    云歌淡淡一笑,“我喜欢自己做这些事情。”
    刘询还想说话,一旁的宦官阴沉沉地说:“皇上等着见侯爷呢!”
    云歌道:“你下去吧!我正好要过去,和大哥同路。”
    云歌发话,宦官不敢再多说,行了一礼后,安静退下。
    刘询想帮云歌拿梅花,云歌盈盈一笑,说了声“多谢”,却未接受他的好意。
    行到正殿,云歌小声问六顺,“里面还有人吗?”
    六顺点点头,“几位大人仍在。”又对刘询行礼说:“侯爷略微等一会儿,奴才这就进去禀奏皇上。”
    刘询暗惊,皇上还召见了别人?他在长安城内并没有听闻此事。
    一会后,六顺返来,对刘询说:“皇上命侯爷进去。”
    云歌眼巴巴地盯着六顺,六顺笑道:“几位大人已经不在殿内了,不过皇上可不知道姑娘也等着见皇上呢!”
    云歌随着刘询向殿内行去,“大哥不会介意我占用一点他的时间的。六顺,去找个花瓶拿进来。”
    刘弗陵靠坐在榻上,脸容清瘦,神情倦怠,可眉目中却有刘询从未见过的平静喜乐。
    刘弗陵看到云歌,眼内已再无他人,一边帮云歌掸斗篷上的雪,一边笑着说:“一场雪竟已经把山后的梅花催开了。”
    刘询静静磕了头后,自行坐到了一边。
    云歌一边插花,一边笑着说:“是呀!几株树开得可好了,不过,我已经把最好的都给摘回来了,众人赏,不如我们独自赏。”
    云歌插好花,将瓶子捧放到窗下,恰能让刘弗陵一抬眼就看见。她推开窗户,天地顿从窗入:漫天雪花轻卷,红梅迎雪怒放。
    刘弗陵静静看了一会,含笑点点头,云歌将窗户关上。
    云歌指指花,指指自己,刘弗陵含笑摇头,云歌皱眉。刘弗陵招手让云歌过去,将云歌插花时掉落在案上的几朵梅花,仔细插到云歌髻中,端详了一瞬,唇角蕴笑,敲了下云歌的额头。
    云歌侧头一笑,喜滋滋地出了屋子。
    两人未置一语,可一举一动,似已将一切说明。一个未见颓丧,一个也未见哀凄,只是在有限的时间中,尽力共享着世间的美丽。
    刘询来之前,不是没想过皇上和云歌现在的情形,可怎么都没想到竟是这样。死亡并不见得痛苦,等待死亡却一定很痛苦,如果不是肯定刘弗陵的病况,一定不会相信这两人是日日生活在死亡的阴影下。
    刘弗陵命殿内所有人都下去。
    刘询恭敬地垂目静坐,似乎等着随时听候皇上吩咐。
    刘弗陵淡淡目视着他,无甚喜怒,“朕还记得第一次见你时,你正在看《史记》,说‘近来喜读先帝年青时的事情’,你和朕说说你的心得。”
    刘询有点怔,记得也是个天寒地冻的日子,当年还是一介寒衣,今日已是皇家贵胄,中间发生了太多事情,好似十分久远,仔细一想不过才一年。
    刘询想了会后,谨慎地说:“其实也就四个字‘隐忍’,‘谋划’。”当年,窦太后把持朝政,刘彻日日沉迷于打猎游玩,又召了一帮年轻人陪他胡闹,窦太后看他如此,杀心才稍减,不料就是这帮胡闹的年轻人成了后来威名震天下的羽林军。
    刘弗陵微笑:“你谋划做得还算过得去,隐忍的功夫却实在太差。蝎急,太害怕失去,手段太毒辣,连‘谋定、后动’都算不上。刘贺行事比你周全稳妥许多,法理人情兼顾。”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