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番外四】听说那时你哭了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番外四】听说那时你哭了(1)

那场丧礼,郑微到得很早。

去世的是G大建筑工程学院的曾院长,郑微大三时修过他的《结构抗震设计》,真正学识渊博、桃李满园的一位院长,没想到未及花甲之年匆匆辞世。留在郑微记忆里的依然是考试前院长笑着说“郑微啊郑微,挂在我的科目上你就麻烦了”的矍铄模样,还有每年学院期末晚会上他登台高歌一曲的翩翩风度、那时的她也仍在尽情地享受着年少懵懂所赋予的快乐轻狂。阮阮还在,“六大天后”每晚寝室聊到夜深。那时她有憧憬,有他......沧桑还远,离散还远,从不曾想到青春会逝,人也一样,现在回过头去想,如同五夜草草收场的梦。

曾院长的吊唁据说是发在本地各大报纸上,但郑微却是从师兄老张那里得到的消息,她喝老张的意思一样,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再怎么说也该来送老院长最后一程。因为这段时间林静总是出差,孩子上幼儿园之后,双方的父母都回了老家,平时多半是郑微和保姆带着孩子,每到周末儿子总是黏得她很紧,去哪都爱跟着。本来郑微还在犹豫该不该绕过孩子参加丧礼,林静在电话里打消了她的疑惑。林静说男孩子不该太娇惯,让他慢慢懂得生老病死的自然法则也未尝是件坏事,所以郑微把儿子林予宁也带在了身边。

不知道是郑微出门前得警告起了作用,还是殡仪馆静穆的氛围给了孩子心理暗示,今天的阿宁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活蹦乱跳吵得让她抓狂,只是睁着滴溜溜的眼睛不住地四下张望着,偶尔好奇地问,妈妈几个问题。

进入殡仪馆前,郑微给老张打了电话,果然,号称一早就出门了的老张还在路上。郑微只得自己先进去,她迈入正厅,就和站在门口的曾毓打了个照面。

果然已经过了那么多年,明知很多事都已过去,但两个曾为同一个男人伤身的女人乍然相逢,要说一丁点尴尬都没有那时鬼话。郑微迟疑了片刻,正在想开场白,曾毓却笑了笑。

“你们连尴尬的表情都是约好的吗?”

“啊?”郑微愣了愣。

曾毓不以为然地说:“你是装糊涂,还是结婚生子会消耗女人的一部分智商?"

郑微下意识环顾四周,实现很自然地停顿在不远处的角落。果然是他先到了,正和某个曾相识的旧面孔寒暄着,原本是侧身面对正门的方向,郑微看过去的瞬间,他正好转身和经过的另一个人打了个招呼,便一直背对着她。

“节哀顺变。”郑微收回视线,真心对曾毓说道,“曾院长是个很好的人,没想到走得那么早。”

曾毓点头,“谢谢你能来。我爸要是知道还有这么多学生惦记着他,一定会很高兴。”她扭头看了眼父亲的遗像,又看了看郑微,接着说,“其实我爸对你印象挺深的。”

“哦?该不会是因为我老是在他的课上迟到吧?”

郑微的玩笑引起了阿宁的注意,他仰着脸好奇地问:“妈妈不是说迟到的是坏孩子吗?”

曾毓弯腰轻轻拧了拧他的脸,“小帅哥你真可爱。”

三岁的小朋友已经听得懂这种赞美,红着脸抱住了妈妈。

“你看,我都成怪阿姨了。”曾毓自我解嘲地笑笑,“说实话,我爸爸对你印象特别深刻,是因为当初他的另一个学生曾经找到他说要放弃公派留学的机会,我爸爸追问原因时曾听到过你的名字。后来那个学生又后悔了,可是已经错过了名额。是我哭着求我爸爸想办法,再给他一次机会,就当是对我的成全......”

阿宁感觉到妈妈环着自己的手一紧,不解地在两个大人之间来回张望。

“那也能够理解,任何一个父亲都会那么做的。”

“的确,可是我爸爸一直认为我不该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他说阿正是应该和你在一起的。我不是个听话的女儿,可是后来我才觉得,我爸爸或许是对的。”

郑微摇头,“那也不一定。很多事情都没有对错可言,不在一起自然有不在一起的理由。”

她揉了揉儿子的头发,长舒了口气道,“别说这些了。几年不见你还好吗?”

曾毓耸肩,“马马虎虎。不过几年不见可不是我的问题,都干这一行,圈子就那么小,大家也算同学校友什么的。大大小小的聚会都不少,可你,不,应该说你们从来都没有参加过。这一点也不想你过去的风格。”

郑微婚后依然爱热闹怕寂寞,可惟独同学聚会去得少。一则是因为当初的挚友多半天各一方。朱小北留在新疆,卓美远嫁异国,黎维娟悲伤打拼,就连何绿芽也在婚后去了丈夫所在的小城。二来虽然她和别的同窗关系也不错,可她不愿在那些熟悉的面孔中想起曾经和他们一样的阮阮已不在的事实,也不愿和那个人碰面,不愿在旁人好奇又强忍着不同神情中翻出那些往事......然而她又注意到了曾毓可以强调的那个“你们”。那也没有什么可以外的,他一向是个不怎么合群的人。

身后又有新的来人,郑微接受了寒暄,牵着阿宁的手从曾毓身边走开。殡仪厅里已到的人并不多,三三两两地站在一起。刚站定,郑微就看到与陈孝正对话的人忽然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用手指了指她所在的方位。

这下她才慢腾腾地掉转头,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郑微却觉得那张脸很是模糊,好像下笔太重晕染开来的水墨画,只剩下黑黝黝一双眼睛,偏又看不出喜悲。

郑微朝他的另一个疑是高一届师兄的人点了点头。阿宁摇晃着她的手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慢慢,为什么哪里要挂着照片?”

“因为那个爷爷去世了,我们要对着照片来怀念他。”

“什么是‘去世’了?”

孩子的问题永远多的让人头疼,郑微挠头,回答道:“去世就是离开我们的世界,再也回不来了。”

阿宁似懂非懂,“哦,再也回不来了就是去世了。”

“对了!阿宁真聪明。”郑微敷衍着打算结束这个话题,却冷不丁听到身后有人说道:“也不能说对。”

她戒备地回过头,果然是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走到他们母子身后,不咸不淡地说道:“去世了是再也回不来了,可再也回不来了不一定是去世了。你平时就这样吧似是而非的错误逻辑灌输给你的下一代?”

郑微皱眉,用忍耐的语气回应道:“多谢纠正,不过这个年纪的孩子恐怕理解不了你的完美逻辑。”她想起不能再孩子面前丢了应有的礼貌,示意他应该和叔叔打招呼。

“叔叔好。”阿宁很听妈妈的话。

然而“叔叔”只是若有若无地笑了笑,继续他之前的话题,他径直看着郑微说:“有时再也回不来了是因为忘了,你说呢?”

“嗯?什么......”郑微堂而皇之地装傻,她察觉到周遭已经不止一双眼睛好奇 地看过来。

“没什么。那也是一种天分,或者说是福气。”

“什么福气?”忽然插进来的声音让郑微的心骤然一松,不出意外地,下一秒,阿宁就被一双有力的手臂高高举过肩。

“哎呀,林予宁,你又变重了不少嘛!”

阿宁在半空中咯咯地笑着叫“老张叔叔”,老张举着他在原地转着圈子,知道这位笑着阻止,这一大一小才记起这是在一个丧礼上,停止了每个正形的玩闹。

郑微埋怨老藏有忽悠自己,明明一早就说出门,哄得她早早赶了过来,结果他自己姗姗来迟。

老张笑嘻嘻地董身后拖出一个人来,说:“要不是她非要一起来,我又绕过去接她,我肯定比你到得还早。”

那女孩站在老张身边羞涩地笑,看上去年纪很轻,至少相对老张而言是那样。来张毫不见外地将眼前的人介绍给她,“这是我跟你提过很多次的郑微,还有他们家阿宁......这意味是我以前同宿舍的好朋友!”

郑微会意,指着老张不怀好意地笑,“你行啊!”

可另一个“好朋友”却没有那么入戏,简单地打招呼之后就借故走了开去。

老张和郑微都是知道他各行为人的,之相视一笑。待他走远,老张才拍着郑微的肩膀笑道:”没事吧?我一进来就看见你全身绷得像拉满的弦一样。你们不是听就没碰面了,怎么一见面还这样?”

经老张这么一说,郑微才怔怔然地想起自从自己婚礼那匆匆一瞥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了,之后设想过假如和陈孝正重遇会怎样,但总不改是两人一见面为了某个莫名其妙的问题胡搅蛮缠。

见郑微不出声,老张安慰道:“他这个人就那样,你别理他。他也不容易,前两年他岳父那边出的事对他事业影响还是很大的,不久前又离了婚......呃,这些你都知道吧?”

郑微点了点头,飞快地转移了话题。老张是个聪明人,当然不再纠缠于此;舌绽莲花地一连说了公司里几件趣事,逗得郑微忍俊不禁。



【番外四】听说那时你哭了(2)

此时千来吊唁的人逐渐多了起来,老张的出现使得他们身边很快就聚集了以小圈沟渠的熟人,大家许久不见相谈甚欢。郑微和老张的小女朋友聊了一阵,小姑娘很是单纯,对阿宁尤其喜欢,很快就熟络起来。

曾院长的丧礼办的肃穆且风光,不但学校领导悉数到场,仪式开始时,闻讯赶来的学生更是将此处最为宽敞的意见殡仪馆挤得水泄不通,大家都抱着同样的心情诚挚地送这位可敬的师长最后一程。

仪式结束后,大家去向家属道别,老张让郑微母子和自己一块吃晚饭。反正林静也不在家,郑微哦也乐得与老朋友消磨时光,只是离开前,她提出想顺道去看看阮阮。

阮阮下葬的公墓就在殡仪馆的后山,来张听到这个名字时眼神也不由得一黯。郑微知他现在身边有人,不管以前怎么样,如今难免有所顾忌,也不勉强他,见阿宁和他的小女朋友玩得郑开心,便把孩子托给他们暂时照看,自己去和阮阮单独说说话就回来。老张自然无不应允。

阮阮的墓前很干净,看得出是有人在精心维护着。墓碑前有一大束半凋谢玫瑰,被摆放在这里至少不超过半月。

郑微也懒得去想究竟还有谁仍然记挂着阮阮,谁又留下了这束花。多半是个男人吧,可就连老张这样长念叨着“男人看过了玫瑰,别的都是野草”的男人,当玫瑰凋谢经年,他心中迟早会开出另一朵花,但不一定是玫瑰,也许是月季,也许是丁香,在他心中虽然永远不如唯一的玫瑰馥郁,但他很清楚地指导,那将会是一朵只属于他的花。

郑微想,要是阮阮现在能看到这一切,她也只会笑着说,重要的不是送花的人,这束花本身就值得珍惜。

郑微坐在指染了微尘的墓前,和阮阮说起自己和林静的生活,说起越长越大的阿宁,说起后来的“六大天后”从各地传来的音讯,到底什么是再也回不来了的?她想了想,又觉得还有时光。就像她现在变老了许多,恐怕连最好的朋友都快要受不了她的絮叨。

因为记挂着阿宁,郑微没有逗留太久,回到了和老张会合的地方,却只见老张的小女朋友眼睛通红地留在原地,老张不知道哪里去了。

郑微心中涌起一阵不妙的预感,一问一下都凉了半截,原来她离开后,阿宁和老张的小女朋友玩闹着越追越远,你躲我藏的不知道怎么的,女孩子就找不到阿宁了。老张一听说也急得半死,命女友在原地等待郑微回来,自己立刻四处寻找。

孩子走丢从来就不是小事,况且是在这样一个地方,郑微看着老张女朋友那泫然欲泣的模样,知道她想必早已悔青肠子,再去责备她的贪玩马虎只是浪费时间,只得暗怪自己不该让阿宁离开自己的实现,一跺脚,忙循着孩子兴许会感兴趣的方向寻找。

她找了将近百米的范围,都没有看到阿宁的踪影,恐慌和焦虑逼得泪水到了眼眶,各种不详的念头都涌了出来。她心里反复说不能哭不能哭,哭了就等于相信阿宁有可能丢了,他的阿宁怎么会弄丢呢?然而就算她强忍住眼泪,还是忍不住摸出了手机——这个时候只有林静的声音才是她的良方,哪怕他也许会责怪她。

就在这时,郑微心急如焚的呼喊有了回应。阿宁通道妈妈在叫他的名字,在不远处挥舞小受示意自己在那里。

郑微循声望去,之间孩子小小的身影正在一辆黑色的车旁,还有一个男人半蹲的背影挡在他的身前。

爱子心切的郑微不顾一切地奔跑过去,一把将孩子揉在怀里,这才顾上打量蹲在孩子身边的人,看清他的模样后更是惊怒莫名。

“你是不是有病呀?想干什么?”她使劲推了眼前的人一把,环抱着儿子一连退了几步,满是提防和敌意地朝他怒视。

陈孝正完全没有防备,在郑微护犊心切的一推之下重心不稳,整个身子往后仰,靠着双后往后一撑才勉强没有摔倒。他维持着那个姿势冷冷地仰视郑微。

“你就是这样做妈妈的?像你这么糊涂地看管孩子,丢了多少回也不稀奇。”

郑微咬牙道:“这和你没有关系,离我儿子远一点!”

陈孝正这才不紧不慢地站起来,细心拍去手掌和裤子上每一寸尘埃。

“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以为你是谁?我对你儿子半点兴趣都没有。你不妨自己好好问问你的心肝宝贝是怎么和不负责任的妈妈走散的。”

郑微被他刻薄得脸色 一阵红一阵白,连忙低声询问怀里的阿宁,孩子不会说谎,虽然表述得不是很清楚,但郑微至少搞清楚一点,孩子确实是在和老张小女朋友“躲猫猫”时走散遇上了某人,而不是他三藏鬼胎预谋不轨。

心知自己情急之下错怪他,郑微虽心里觉得别扭万分,可她到底是个磊落惯了的人,抹了把脸就朝他说对不起。

陈孝正并不是很领情。拍干净身上的灰就背朝她走向自己停在一旁的车。

“我以前说过你多少次,不要做事总是冒冒失失的,迟早会捅娄子。说不定下次你就没那么走运了。”他拉开车门却不急着坐进去,冷不防地冒出这样一句。

郑微的心忽然一颤,还是那张说不出几句好话的嘴,可这语气多么熟悉,那些细语叮咛关切责备仿佛还在耳边厮磨盘旋。她想起自己根本不必那么如临大敌,她其实并不恨他,毕竟是爱过的人,分别是真的,可那些存在的快乐时光也并不是虚妄啊。只要他也记得,哪怕一分一毫,又怎么可能会伤害她的阿宁。

这时气喘吁吁的老张也从另一个方位找了过来,看到他们两人,还有安然无恙的孩子,不停地拍着胸口,远远看着,却又迟迟没有走近,反倒朝相反的方向悄然走开了。

郑微看见老张的背影,心念一动,对着车旁的人说道:“有空的话晚上一块吃个饭吧。”

他没有出声,她又自顾自地往下说:“你和老张也不常见面吧?大家一块坐坐,还有他带来的那个小.....”

“我没空。”

”这样啊......“郑微拖长了语调,倒也不是失望,只不过听到她的拒绝才觉得自己的冲动有些荒唐,是时候让那些过去彻底过去了,的确也没什么可把酒言欢的。

她讪讪地说:“再见。哦,我的意思是说Bye Bye。”

她没有想到陈孝正沉默了片刻,竟然还是站在原地。

“我是真的没空,对不起。”他有些艰难地回头看她,“我妈现在在医院里,我得去照顾她。”

“你妈妈病了?很严重吗?”郑微情不自禁的问道。

陈孝正讥诮地笑,“我记得你并不喜欢她。”

“没错,但我也没盼着她病倒。”

“你应该知道她也不怎么喜欢你。”陈孝正低头看着手里的车钥匙,自言自语一般道,“她现在彻底病糊涂了,时好时坏的,有时连我也不认得,只认识我爸和我小时候的照片。那天我在病床前告诉她,我离婚了。她迷迷瞪瞪地回答我,离了就离了,郑微那孩子有什么好,连个黄瓜都不会切。”

郑微不由自主地用左手拇指摩挲中指的第一个指节,很久以前在他的家中,为了急不可待地在所爱的人和他的家人面前证明自己,她差点为了一根黄瓜丢了一截手指头,到现在伤处还留着浅浅的疤痕,还好,不去细看不会发现,因为早已和指节的纹路融为一体。

“我是不是该谢谢她老人家还念着我?”郑微苦笑道。

陈孝正也动了动嘴角。

【番外四】听说那时你哭了(3)

“我和欧阳结婚后,她也见过欧阳几次,她们不怎么合得来——那简直是肯定的。欧阳当然不把这些放在心上,在她眼里我妈只是一个脑子有一丁点毛病的老太太,我妈却耿耿于怀,她不知道到底是哪不对了,在她看来,直到她病倒脑子混乱也没搞清楚为什么。我也和你一样不喜欢她,但我知道有一点是不能否认的,就算再糊涂,她的出发点也是希望我过的好。”

“那是当然。”大概是做了母亲的缘故,这些年来郑微也更能理解做母亲的心。“你好好照顾她吧。”

“是啊,反正她也没多少日子了。”陈孝正笑道,“这是好事,她总算快要熬到快和我爸团圆了。她自己好像能感觉到时日不多,前几天又能零零散散记得些事,抓着我的手不停说,还是别离婚了,不会切黄瓜就不切吧,只要我喜欢。她就要和我爸在一起了,不想我像她独自过的那三十年一样孤零零的。我说他糊涂,郑微早就是别人的妻子,别人的妈妈了。她不信,说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你们俩那么好,我就算瞎了也看的出来。”

郑微别开脸去,用面颊蹭着阿宁的头发,哑着声音仓促地说:“你好好照顾她,她是病得太严重了。”

他还是那样冷冷淡淡听不出情绪波澜的语调,“你知道她是怎么发病的?春节回家的时候我和她大吵一架,把家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她让我要争气,我说我一直很争气,可争气会有幸福吗?我的幸福去哪了?他在我砸东西的时候一直流眼泪,我觉得很解气,好像这些年来是她逼得我成了这样,然后我心里就轻松了很多,虽然我明知道不是这样。郑微你......”

郑微包里的手机嗡嗡地响了起来,阿宁一听就振奋了,“是爸爸,爸爸的电话。”

郑微站起来走开几步去接电话,可陈孝正还是隐隐约约能听到她对话的声音。

“......电话?没有呀,我没有拨你电话。哦,一定是刚才着急的时候按到了......没为什么着急......对,葬礼结束了,待会和老张吃饭......我的声音?有吗?可能是有点感冒了......没踢被子......真的没什么,阿宁也很好......嗯,嗯,晚上给你电话,你先忙你的......”

她面色有些泛红地走了回来,站在车门边上的人此时也彻底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克制,甚至是有些漠然地大量着她。

“你不是急着去医院吗?我也要走了。”郑微拉着阿宁欲离去。

陈孝正不期然道:“他对你还是不错的吧。”

郑微笑笑。

“听说林检察长这次借调回来之后升迁有望,恐怕以后就要换个称谓了。只不过嫁给一个有本事的丈夫,风光之余,难免要忍受分离之苦吧,他为了他的前途,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或许都离你千里万里之远。换句古语怎么说,‘悔教夫婿觅封侯’?”

郑微脸色一变,毫不犹豫地还以颜色,故意不紧不慢说道:“假如嫁给一个窝囊废,虽然没什么出息,可他整天蝇营狗苟地盘算着,也未必能在身边顶什么用。”

“窝囊废也有窝囊废的好,顶不上什么大用场,但至少妻子难产的时候能陪在她的床前。不会让她一个人受罪。”

这时郑微心中藏着的一个隐痛。林静对她的好毫无置疑,可这几年他着实太忙了,郑微预产期前得一个月他还因为紧急的公事出了趟差,偏偏那期间郑微在家滑了一跤导致羊水提前破裂,虽然林静的母亲和保姆都在,及时将她送到医院,可在那次分娩的过程中,她一直眼巴巴着他出现,可直到孩子降生后的几个小时,她也度过危险期之后,林静才披星戴月地感到医院。这个场景让她觉得后怕,醒过来不久郑微就对林静说,假如那一次她没挺过去,说不定连他最后一面都见不着,等到他回来的时候只看见盖着白布的妻子。

林静当时抱着她喝孩子就哭了,事后特一直想要弥补她,就连孩子的名字也取为“予宁”,阿宁阿宁,他希望儿子能给郑微带来平安宁和。可他正直事业的黄金时期,仿佛有一双看不见的手推着他往前、往前——不进则退,他又是个在事业上有野心的男人。郑微也并非想把他困死在身边,只不过当他有越来越多身不由已的工作和应酬,尤其是这半年来他借调到另一个省份,就算他尽可能地在每一个假期赶回来陪在他们母子身边,可每当她独自带着孩子力不从心自己和自己生气的时候。就难免有些难过。

郑微不知道陈孝正是如何得知自己难产的事的,不过有老张这个大嘴巴在,好像也没什么说不过去的。她冷笑着对试图从她的失落中收获快感的那个人说:“你也太抬举窝囊废了,他守在妻儿身边的时候,指不定算计着这两人能卖多少钱?”

陈孝正闻言,只顾垂首把玩手里的钥匙,火了一会有笑了笑道:“你又生气了。你今天已经发了几次脾气,可就算你发怒的样子也比装傻的时候好上许多,这才像我记得的那个郑微,回到我们刚才的问题,我很好奇,对于一个女人而言,同样是等待一个男人,一个窝囊废和一个成功的男人,同样让她等,一个只是三年,一个或许是一辈子。这两者之间有区别吗?”

“莫非你说的那个窝囊废就是你自己?”郑微毫不客气地戳穿他。

他竟也没有生气,钥匙在手里转得越来越快。“你还没回答我,你的选择有区别吗?”

“你想知道我的答案,那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告诉我,知道今天,你觉得你为那座大厦所作出的取舍是错误的吗?”

他抬头正视着她,胸口急速地起伏着。

他刚才说她生气了,他也好不到哪里去。可到了这个时候,郑微却觉得他的脸在自己心中终于不再那么模糊——他还是那个固执搭建想象中那座大厦的孩子,除此之外一无所有,可悲又可怜。

“不!”他们都听见他清晰的回答。

郑微释然地笑了,“这也是我记忆中的那个陈孝正。你诚实的样子比你矫情的时候好上许多。”

“轮到你回答我了,我希望你也同样诚实。”

郑微说:“当然有区别。这和一个男人是否成功无关。我等他一辈子,但我知道我是他的一部分,但对于窝囊废而言,我等他一个三年又一个三年,也永远只是他蓝图上可以修改的误差。”

和老张两口子共进的晚餐甚是愉快,回家的时候夜已深了。郑微把车倒进车库,解下阿宁身上的安全带,发现他手里还拽着是什么东西。

“儿子,你手里藏着什么?”

阿宁对她展开掌心,那只不过是再寻常不过的两颗糖。

“糖是哪里来的?”郑微好奇地问。

“叔叔给的。”阿宁老老实实地回答。

“哪个叔叔?”郑微面露狐疑,以老张的个性,要送的话肯定送最大的一包糖果,而绝不仅仅是两颗。“妈妈不是告诉过你不要随便接受别人的礼物?”

孩子记得说话奋斗磕磕巴巴的,“阿宁说过不......不要,叔叔把阿,阿宁带到小商店里,买了好多好多东西,塞......塞我......拿不过来......阿宁就,就拿了两个糖......”

郑微恍然记起,她发现阿宁时,陈孝正车子停靠的不远处是有那么一个小便利店,多半只是殡仪馆里的员工和往来的人提供一些最起码的生活用品,哪里有什么孩子需要和喜欢的东西,可她闭上眼睛,却完全可以构想一个画面:他蹲在阿宁面前,恨不得把所有能出到的好东西塞到惊慌失措的孩子手里,即使他一开始表现得对这个孩子毫不在意。

他们分别时回答对方的问题都那么斩钉截铁,可是在牵着阿宁慢慢朝家里走的路上,郑微不由想得出神,如果她再傻一点,如果她真的相信且等来了那个三年,现在她牵在手里的会不会是另一个孩子,有着不一样的面孔和不一样的名字。

“妈妈,你为什么不唱歌?”

过去每次走在深夜的停车场时,郑微都会唱着歌给自己壮胆。她哼着不成调的曲子,低头去看她小小的儿子。他是郑微,所以没有别的可能,她这一秒手心紧握的只能是林静给她的阿宁。

唱着唱着,电梯口好像近了。

“妈妈,回不去了是件伤心的事吗?”

她的阿宁总有问不完的问题,可这突如其来、且超过孩子年龄心智的疑问还是让郑微心里咯噔一声。

“怎么这样问?”

“今天照片上的老爷爷回不来了,所以他的老奶奶一直一直哭。”

“哦!”原来儿子说的是曾院长那悲痛欲绝的遗孀。她正想对儿子说点什么,没想到阿宁笑嘻嘻地接着往下说:“还有阿宁拿着糖的时候叔叔也一样......妈妈你怎么又不唱了?”

郑微还来不及回答,电梯间有人走了出来。

然后她听到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老远就听到你唱歌,难道感冒全都好了?”

郑微笑着领着阿宁奔向来人——

“因为接下来轮到你爸爸唱了。”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