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第二十四章 阮阮,只有你的青春永不腐朽(4)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这个答案其实已经没有意义,人生没有如果。郑微完全可以含糊其辞,给陈孝正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但她没有,她把那张函小心地拿在手里,只对他说了一个字:会!

郑微无从得知陈孝正的反应,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她知道他不会有事,从今往后,他会功成名就,如愿以偿。至多,也不过是梦里感觉心中有痛——如果他还有梦。

收拾好办公室的私人物品,郑微抱着一个大纸箱走出办公楼,何奕追上去帮了她一把。他说:“郑微,今天的事就当我没有看到,但是,那天在北海看见我,你能不能在少宜面前保密?”

郑微用余光看了他一眼,“既然害怕少宜知道,这证明你还在乎她的婚姻,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跟施洁在一起,她根本就是利用你。”

何奕说:“我不是不爱少宜,但是跟她在一起我觉得很累,离开又做不到,施洁至少给了我快乐。”

郑微禁不住鄙夷,他当初千辛万苦追求少宜的时候为什么没有觉得累?她招手拦住了出租车,上车前,她对何奕说:“放心,你们的事我管不着,即使少宜迟早有一天会知道,但是也不应该是我去告诉她。她是什么性格你比我清楚,希望到时你还能这么快乐。”

晚上,林静触碰郑微的时候,发现她腿上淤青一片,一连追问怎么这样不小心,郑微说白天在办公室收拾东西的时候不留神撞到了。林静闻言,心疼得不行,给她涂了药,让她不要乱动,小心睡觉。

入睡前,郑微从一旁抱住靠在床头看报纸的林静。

“怎么了?”林静笑着把注意力从报纸中转移到她身上。

郑微说:“没事,就想抱抱你。”

林静把手臂从她颈下绕了过去,让她靠在自己胸口,安静地听着彼此的心跳。郑微埋头在他怀里说:“林静,我想去婺源。”

他有些惊讶,“婺源?可是我最近没空,要不过一段时间,等我们登记之后一起去,顺便回家一趟?”

她摇头,“你忙你的,我想一个人去,在结婚之前,就当了个心愿。”

林静的手微微收紧,但是最后还是点了头。

第二次独自前往婺源,郑微已轻车熟路。当村口在望,她在心里说了一声:老槐树,好久不见。

郑微先去了向远的家,事隔五年,她还记得那个陪过她流泪的有趣的女孩,只可惜向远家的土坯房已人去楼空,邻居都说,前几年向远的父亲出了意外去世之后,她们家两姐妹都去了城里,再也没有回来。

寻人不遇的郑微孤身重返老槐树下,五年前,她在这里埋葬了她的童话书和小木龙,现在她忽然想念它们,不知道它们是否还安安静静地躺在树下。

老槐树还是跟以前一模一样,五年对于它来说不过是睁眼闭眼间的事情,可是树下的人却一变再变。

郑微在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陈孝正,他背对着她的方向站在树下,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郑微停住脚步看着他的背影,比以前更感觉到他的孤单。想不到他竟然也会出现在这里,原来婺源的老槐树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的梦。

郑微在这一刻忽然感到释然,她彻底原谅了这个给过她辜负的男人,也原谅了自己年少时不问因由的爱。她曾经把最好的青春都灌溉在这个男人身上,用尽了笑和泪,让爱萌芽,虽然最终也没开出一朵花,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即使没有陈孝正,郑微的青春也不会永垂不朽。正如故乡是用来怀念的,青春就是用来追忆的,当你怀揣着它时,它一文不值,只有将它耗尽后,再回过头看,一切才有了意义——爱过我们的人和伤害过我们的人,都是我们青春存在的意义。

郑微想,她毕竟比阿正幸福,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因为她爱的时候没有保留,流泪的时候淋漓尽致,在这份感情里,她没有亏欠,她的爱是圆满的。正因为陈孝正给过玉面小飞龙跌宕起伏的爱,才让后来的郑微学会在平凡的幸福里甘之如饴。

再见,阿正。

郑微离开的时候终于可以微笑。她一直梦想着和自己爱的人一起来看老槐树,而不管是林静还陈孝正,他们都曾在树下缺席,不要紧,这是她一个人的老槐树,她来赴的是和青春的一个约会。

结束了婺源之行回到G市机场的时候,郑微毫无意外地在接机处看到了林静,她笑着投向林静的怀抱,汲取他怀里的温暖,她说:“林静,我回来了。”

林静回应她的是包容她身心的拥抱。

一个多月后,二分的案子有了结果,冯德生被判入狱15年,周渠却只因为监督不力和渎职交由中建内部处分,自然不能再担任公职。

周渠下定决心和妻子一起移民加拿大,离开的那一天,郑微到机场给他送行。在见到周渠之前,已成为林静妻子的郑微始终有一丝犹豫,但面对面的时候,周渠却给了她一个毫无芥蒂的一个笑容,不管周渠是否利用过郑微,也不管郑微是否辜负过周渠的栽培,郑微都为自己涉世之初遇到周渠而感恩。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