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第二十四章 阮阮,只有你的青春永不腐朽(3)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你给她一个挡箭牌,她许你平步青云?”

“你都知道?那为什么不能再等等我?三年,我答应她三年,我以为我一定可以熬过去。”

“你当然熬得过,但我不会奉陪。我嫁给林静,不是因为跟你赌气,陈孝正,你没有那么重要。”

他摇头,拒绝接受这套说辞,敲门声却在这刻响起,郑微如蒙大赦,“有人来了,放手。叫你放手听见没有?”

陈孝正看了门口一眼,咬牙一声不吭地将她抓得更紧。门外的来客显然没有多少耐心,敲了几下,见门锁是松动的,便试探着推门进来。

“陈副,差旅费报销……”何奕站在办公室门口,看到让他瞠目结舌的一幕,一丝不苟得不像真人的陈孝正隔着办公桌将郑微的手使劲拽在手里,眼里的狂烈哪里还是平时那个客气而冷淡的人,桌上的文具一片狼藉。

陈孝正看到了何奕,却依然没有放开郑微的意思。何奕干笑两声:“有什么事慢慢说,大家都是同事……”

“谁告诉你我跟她是同事。”陈孝正指着大门的方向厉声对何奕说,“滚,马上给我滚。”

何奕摸摸鼻子,毕竟是顶头上司,在没搞清楚里面的状况时,他也不敢趟这个浑水。

何奕离开后,顺手带上了门,郑微骇笑,“你真疯了。”

陈孝正这个时候才松了手,几步走到门口,将门反锁,然后回过头来抱住倚在桌子旁有些木然的郑微,将她的脸扳过来看着自己,“疯了就疯了。微微,要辞职可以,我跟你一起,我什么都不要了,只要你别走,这样可以了吗?如果你觉得不够,那你要我怎么样,你说,你尽管说,我都可以做到。”

他颤抖着将脸贴在郑微的脸上,肌肤是烫的,而泪水却很凉,这样的冷热交融如同绝望里而生的祈盼。

郑微闭上眼睛,听着他像个孩子一样在她耳边喃喃地重复:“我什么都不要了,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她不知道自己流泪了没有,一直以来,在他们的爱情里,郑微都是输家,他在面前义无反顾地走,她在身后不停地追,今天,她终于扳回一局,可走到这一步,赢了又能如何。

“真的吗,你真的可以什么都不要地跟我走?”

陈孝正说不出一句话,唯有点头,不停点头。

郑微尝到了泪水的咸涩,“阿正,即使你今天丢开一切跟我走,你总有一天还是会后悔的。我不想让你有机会怨我。”

陈孝正拉开一点距离看着她,“你是不再信我,还是不再爱我。”他仿佛又回到了当初那个一无所有的少年,郑微的爱是他唯一的凭借。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小的时候有一个洋娃娃,是我从表姐那里抢过来的,所有的玩具里,我最爱它,每天晚上不抱着它就睡不着觉,不管它多旧多丑我都不在乎。后来,我弄丢了那个洋娃娃,我不停地哭闹,嗓子都哑了,还是找不到它。爸爸妈妈买了很多新玩具来安慰我,我通通都不要,那时候我以为,一天找不到这个洋娃娃,我一天都不会开心,再也不会爱上别的玩具。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我都忘不了它,直到上了小学,有一天家里大扫除,我才在旧橱柜的角落里找到了它,这时我竟然发现,它对我来说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或许在找寻它的过程中,我就已经过了需要玩具的年龄。”

郑微感觉陈孝正的身体渐渐离开自己,原来竟会有这么一天,他已经愿意放弃所有,才发现他的“所有”郑微并不稀罕。

“你不签字都不要紧,大不了我放弃档案,只要我不再回到国企,档案对于我而言意义并不大。最重要的是,如果我这个时候辞职,所有的人都会认为我出卖了周渠,无地自容,引咎离开,再也不会有人猜到,把那些证据亲手交给林静的人是你。”

“林静告诉你的?”

郑微轻笑,“林静当然不会跟我说这些,他恨不得我永远也不知道你们之间的交易。”

“我说过不会放过冯德生,就一定要他在这一次付出最大的代价!至于周渠,你那么维护他,把他看成你工作上的偶像,但是他何尝没有利用过你?我这么做有错吗?”

郑微说:“你们都没有错,各为其事,无可厚非。但是别再说你可以为了我抛开一切。”

陈孝正颓然坐回自己的办公皮椅,他是个聪明人,偶尔做一场梦,醒得还是会比别人快。他最终还是在她备好的另一份函上签了名,写过无数次的“正”字最后一笔落下,他才终于相信,郑微和陈孝正已成回忆。

陈孝正把签好字的函推到郑微面前,这时的他已理智矜持如常,在郑微说完“谢谢”之后,他问了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没有欧阳婧,如果当初我跟林静公平竞争,你会不会给我机会?”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