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第二十四章 阮阮,只有你的青春永不腐朽(2)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郑微朝收银台走去,曾毓却叫住了她,“你还爱他吗,郑微。如果爱,就那么结婚你会后悔的,欧阳根本不喜欢男人,在国外时,同学的圈子里大家都知道,她是有爱人的,只不过是同性。阿正只爱过一个人,还需要我告诉你她是谁吗?”

购物小票在郑微手里骤然被捏成了一团,那个让她终于决定永不回头的晚上,陈孝正用绝望之前的狂热抓住她的手,他的话犹在耳边,“如果我说我跟欧阳之间有特殊的理由,你会不会再相信我?”

这就是他的“如果”。

郑微不是没有试过为他想尽各种理由,为他开脱,也让自己好过,然而当她终于从曾毓口中得到了一个答案,这才发现,真正的答案原来早已在自己心里生根。她笑着看向曾毓,“这对于我来说有区别吗?”

是呀,有区别吗?即使有,这区别也只是属于陈孝正,而不是属于郑微。他们都不懂,让郑微彻底斩断来时路的原因,从来就不是他不爱,也不是他的离开。

“谢谢告诉我这些,曾毓。”郑微对若有所思的曾毓说,“其实我想说,当年我也一样恨过你。”

曾毓的笑容终于也释然,她用小女人特有的俏皮调侃道:“那现在呢?”

现在?一笑泯恩仇。

郑微一年的公休用完之后,正式回到二分,她带去的还有自己的辞职报告。郑微并非不爱自己的工作,她曾经满腔热血地一头扎进中建的深水里,呛过几口,也有人拉过她一把,最后渐渐地习惯,变得游刃有余,也想过在这里奋斗到她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分钟。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她万万没有想到一向视为良师益友的周渠会出了这样的事,更难堪的是,即将成为她丈夫的林静恰恰是这个案子的直接负责人。

在这场纠葛里,郑微分不清谁对谁错,也不想去分,不管林静对二分做了什么,他对她的心意都是真的,同样,不管周渠是不是有罪,都没有办法改变郑微对他的感激。说她放弃了也好,厌倦了也罢,她只是不想再卷进这些男人的争斗里,更不愿意为此背上莫须有的黑锅,再加上她和陈孝正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也许离开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其实在从北海回来之后,郑微就正式有了这个决定,她跟林静商量过,林静的意见是尊重她的选择。辞职手续办得相当顺利,周渠仍然离职接受调查,张副经理看了郑微的报告,说了几句客套挽留的话,很快还是签了字。接下来各方面的交接都没有大的问题,只是郑微最后在人事部办理档案转移时,人事部主任告诉她,按照程序,所有的正式职工在离职时都必须得到分管人事的公司领导签字,才能在人事部办理手续,继而到总部人力资源中心将档案转出。二分分管人事的公司领导正是陈副经理。

郑微站在陈孝正的办公桌前,看着自己的档案调出函在他指尖显得削薄而苍白。他很认真地在那张纸上端详了几分钟,而上面地所有文字加起来还不到100字。

“听说你辞职是因为打算结婚了,恭喜你,嫁给了年轻有为的检察长,有了一个好归宿,工不工作都无所谓了。”

他的平静颇有些出乎郑微的意料,不过这对于郑微来说是好事,现在她只希望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一切了结,所以她也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平静无澜。

“谢谢。陈副,麻烦您在上面签字。”

“签字?容易。”陈孝正扬起那张档案调出函,当着郑微的面,微笑着缓缓将它送入办公桌一侧的碎纸机。

郑微听着纸张被刀片粉碎的声音,说道:“不要紧,陈副你不喜欢这一张,我还有备用的复印件。”

直到档案调出函的末端也消失在机器里,陈孝正才抬头看着站在对面的郑微,一字一句地说:“我不会签字的。”

郑微笑出了声来,“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像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你可以让我的离职手续办得没有那么顺利,但是你阻止得了我结婚登记?要做到那一步,只怕攀上一个欧阳小姐还远远不够。”

要激怒眼前这个人是那么轻而易举,陈孝正隔着桌子探身将郑微拉近自己的时候,额角的青色血管都在脉脉跳动。在他的作用力下,郑微的腿用力撞上了桌沿,她低叫了一声,面露痛楚之色。

陈孝正的表情远比她更疼,他问:“疼吗,微微?如果你觉得疼,那应该知道我现在的感觉。你是不是还打算在婚礼的时候发请帖邀请我参加?”

“我很荣幸,如果你愿意来。”郑微压抑着声音里因疼痛而导致的颤抖。

“你说,你要结婚只是气我,说呀,你不会真的嫁给林静。”他的声音就这么慢慢地低了下来,犹如他的一颗心,终于学会低到尘土里,“微微,我没爱过别人,欧阳和我之间除了一个约定,什么都没有,她根本就……”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