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第二十三章 那就一辈子吧,何需伤感(5)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郑微想起了那晚在阮阮婚礼上与林静的重逢,但是万万没有猜到后面竟有这样的故事

“你可以继续往下说。”

施洁看着海上忽明忽暗的渔火,“我在他身边两年,豁出了整个人整颗心来爱他,他不是我第一个男人,但是我一直把他当作最后一个,结果,他一句话就要散了。林静是个说到做到的人,这我知道,只是到头来还是受不了他的绝情,我哭过,该求的也都求过,不管我怎么闹,怎么缠,他不生气,也不肯回头。不怕你笑话,我甚至试过用死来威胁他,他连到我家看看都不肯,只说,命是你的,请自珍重。他的心真狠!”

郑微听得有些出神,施洁嘴里的这个人,是她完全不了解的林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相信施洁说的是真的。

“后来我也想通了,也许他真的不爱我,所以我给他打电话,让他再陪我吃一顿晚饭,就当为我们这两年的交往一场做个结束。那天我等到很晚他才出现,但是他肯来,我已经很满足,从见到他的那一刻起,我才知道编了那么多理由,也只不过是我太想见他一面。我们一起吃饭,他从头到尾心不在焉我都可以不介意,但是手机一响,他二话不说就要走……”

“于是你就泼了他一身的红酒。”郑微接着施洁的话说了下去。

施洁笑到眼泪都流了出来,“他果然是去了你那里,可以把一个男人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感觉是不是很好?”

郑微选择了沉默。

“再也没有人比我更蠢了,我知道他经常为了你出入大院,所以就不断地去找何奕,希望他看到我跟何奕在一起,至少会有一点介意,一点点也好,这一次跟着你们来到北海也是一样。但是他看到我的时候,根本就不在乎我身边的男人是谁,他只在乎我会妨碍你和他在一起。郑微,我比不上你吗?我比你漂亮,比你成功,比你爱他,唯一比不过的是,他爱你却不爱我。”

要一个女人承认,深爱的男人心里根本就没有自己,该有多残忍?郑微别开视线,她太害怕这样的绝望,就像又一次翻开了自己。

两个女人静静坐在海边,听着潮汐的声音,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爱情跟美貌、智慧、财富一样,不是我们想要就可以得到的,真的。

末了,郑微揉了揉酸胀的小腿站了起来,她对施洁说:“我有一句话,经常用来在最伤心的时候安慰自己,现在我把它送给你,很简单:愿赌服输。”

施洁走了,郑微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的尽头,衣服口袋里的手机已经震动了很多次,她接起电话,没过多久,心急如焚的林静匆匆忙忙地出现在她面前。

“不是说了别走远吗?电话为什么不接?一个人在这里多危险你知道吗?这么大一个人了,还像小孩子一样不知道分寸!”他很少用这么重的语气对郑微说话,但她知道,这不过因为关心则乱。

郑微看着眼前这个为自己紧张不已的男人,他在另一个爱他的女人面前,何尝不是郎心如铁。林静之于施洁,就像陈孝正之于郑微,总有一天,她的阿正也会变成另一个微微的林静。或许每个女人年轻的时候都曾遇到过她的陈孝正,然后才会找到林静;而每一个男人都曾是陈孝正,当他终于成熟,就变成了林静。

“微微,你是不是……”林静眼里的闪过一丝担忧。

郑微憨憨地笑着挠头,“衣服太厚了,手机震动都没有听见。”

林静看着她满是沙子的外套,叹了口气,脱下了自己的大衣裹住她,“你非得把每件衣服都弄成这样吗?”

郑微嘻嘻地笑着又坐回她的外套上,仰着头拽了林静一把,他先是不肯,抵不过她故作无辜的表情,无奈地笑了起来,小心坐到她身边。

她捡起刚才的石块,继续在沙滩上涂鸦,写完了几个大字,自己看着直笑,林静凑过去一看,写的无非是:林静是坏蛋。

他笑着抢过她的石块,在另一端也写上:郑微是笨蛋。

郑微佯怒地拍打着他的肩膀,非要把石块夺回来,无奈屈从于身高的差距,他抬起手,她怎么都够不着。林静侧身避过她的攻击,顺手抹去了多余几个字,只留下两人的大名,然后在两个名字之间加上了两个字,末端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郑微忽然就不闹了,她轻轻咬着下唇,手悄悄地背到了身后,还好夜色掩盖了她的面红耳赤。

林静去拉她背在身后的手,被她泥鳅一样躲开。他好像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嗯”了一声,郑微知道他是在寻求她的答案。

正在别扭间,又一波海浪扑过来,林静拉着她退后几步,等到浪花退了下去之后,刚才在沙滩上留下的痕迹已经消失无踪。

林静有些失望,郑微却顺理成章地赖皮,“噢噢,刚才你写什么,我没看见,肯定是骂人的话,算了,不跟你计较了,我好累,回去吧。”她拖着他的衣袖往回走,他却一步也不肯动。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