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第二十一章 谁是路人,谁陪我们走到终点(2)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郑微由衷地说:“我算不上聪明,只知道没有领导你,就未必有今天的郑微,这些年你对我的关照我都清楚,只是我没有什么能力,这个时候也不能帮到你什么。”

周渠笑着说:“今天张副经理居然有个很荒谬的提议,他说,以你和林静的关系,应该……”

郑微暗暗一惊,就听见他接着往下说:“我当时就让老张立刻打消这种念头,虽然林静是坐镇在反贪局之后的直接领导,但是公是公,私是私,他未必会徇私情,我也不会让你难做。”

郑微无意识地摆弄手里的笔,迟疑地说道:“我从来不问他工作方面的事。”

周渠站了起来,“我知道的,跟你说这件事只是想告诉你,即使张副经理或者谁跟你提起这件事,你直接拒绝就好。下班了,你也加了好几天班,早点回去吧,工作归工作,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周渠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郑微仍然在回味他刚才说过的话,直到手中的笔不留神间掉落在地板上,那清脆的声音让她骤然清醒了过来。

几天之后,检察院正式要求二分将五年之内所有财务档案移交审查,那天,办公楼来了七八个穿着制服的检察官,都是陌生面孔,林静不在其中。郑微记得她的衣柜里也有这么一套蓝色的制服,不过林静平时大多数时候都是便装打扮,如果他今天也这副行头出现在二分,她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处之。

检察院带走的档案足足装了十来个大纸箱,周渠也被请去谈话、协助调查。从检察院那几辆白色的车子停在办公楼前开始,整个二分上下人心惶惶,说什么的人都有。比起对未来的忧虑,郑微更担心周渠,她害怕这个对自己而言,亦师亦友、给过自己无数提携和关照的人陷入泥潭。

下班的时候,她不愿再见到一个个向她打探消息的同事,于是选择从办公楼后门绕回她住的地方,避开下班的人潮。二分办公楼的后门正对着大院的一个鱼池,郑微经过的时候,看到何奕正跟一个年轻的女子站在一起,不知道说些什么。从身形和打扮上看,那女子并不是韦少宜,走近了,郑微才觉得她十分面熟,原来是中建过去的总经理秘书施洁。

何奕看到她有些惊讶,打了个招呼,就指着施洁说道:“施洁你还认识吧,她以前是我爸的秘书,找我有点事。”

郑微现在没有心思理会他突兀的解释,对施洁笑了笑,就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经过施洁身旁时,淡淡的香水味飘进了郑微的鼻子。

郑微停步转身,对施洁说:“施秘书,你的香水味我很喜欢,能告诉我是什么牌子吗?”

施洁精致的唇角往上勾了一下,“RUSH2,我也很喜欢,看来我们的喜好很相近。不过现在我已经不是施秘书,我辞职了。”

郑微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跟何奕、施洁道别的,这一天的变故太多,RUSH2的香水味让她头痛欲裂。

回到住处,鼠宝喵喵叫着在郑微脚边绕圈,似乎在暗示她像往常那样给它揉肚子,郑微无心理会它,她觉得自己应该是感冒了,头晕,喉咙微微发疼,整个人莫名的疲倦。

她在床头的置物栏里翻找着维C银翘片,每次疑似感冒的时候,吃这个就特别有效,可是把整个置物栏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见,她上个星期明明让林静买了,她亲手放在置物栏里的。

万般无奈之下,郑微拨通了林静的电话,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接起。“微微,有事吗?”

她无心寒暄,直接问:“你看见我的维C银翘片没有,到底放哪去了。”

“好端端地吃药干什么?”他的声音压得很低,郑微仿佛还听见有透过话筒说话的声音,看来她电话打得得不是时候,他正在一个会议上。于是她草草说:“你告诉我你放哪就行了。”

林静说:“维C银翘片应该在衣柜旁边的那个药箱里吧。”

郑微拿着电话走到药箱旁边,果然看到自己想找的东西放在最上面。林静继续问,“你吃饭没有,不舒服最好去看医生……”

她莫名烦躁地打断了他的话,“你别管我,下次不要乱动我的东西。你开会吧,我挂了。”

一次吞了四颗维C,郑微拉上窗帘,衣服都没换,倒头睡在床上,过了一会儿,她又打开了林静带过来的那盏台灯,在熟悉的光线中,她昏昏睡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连梦都没有,她感觉到有双手在触摸自己的额头,才醒了过来,慢慢睁开眼睛,果然看到林静坐在床沿,用手试探她的体温。

“还好没有发烧,怎么了,哪里难受,吃饭了没有?”

郑微不说话,就这么躺在床上,睁大眼睛看着他。

她的目光让林静觉得有些奇怪,“是不是有什么事?”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