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第二十章 我们终究差了一厘米(1)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一个星期后,林静出差回来,郑微接到电话的时候,还可以听到机场广播的声音,他说:“微微,晚上一起吃饭好吗?”

郑微暗暗揪着自己的裙子说:“我今天没空。”

他笑了,“你要忙到什么时候?”感觉到电话那头的沉默,林静说道,“任何犯罪嫌疑人都应该被允许有申诉的权利,你不觉得我们应该谈谈吗?”

“今天阮阮出院,我真的要去接她。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好吗?”她没有再给他说话的余地,匆匆收线。

阮阮的腿伤恢复得不错,虽然还不能拆石膏,但在旁人搀扶下也能支撑着行走几步。吴江对郑微来接阮阮出院再三表示感谢,他说他忙完手上的事情就会马上赶回家,另外,阮阮行动不方便,他也请到了有经验的保姆照顾她的起居。

郑微抢白了几句,“谢我干什么,我是来接我的朋友,又不是来接你吴医生的夫人。你继续去发扬白求恩精神,我肯定会把平安送到家。”

阮阮见吴江面露惭愧,便笑着对郑微说:“恩公,我们走吧。”

吴江帮忙搀着阮阮走到医院门口,正待为她们打车,看见停在路边的车子,就对阮阮笑道:“这回免费的车夫也有了。”

郑微当然也认出了林静的车,他看到了她们,走了下来,跟吴江打了个招呼,就看着郑微和阮阮说道:“走吧,我送你们。”

郑微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眼睛却不看他,专注地在马路上留心过往的出租车。

阮阮站了一会,忽然皱着眉“嘶”了一声,表情里似有痛楚。

“没事吧?”郑微问。

“有些疼,不过还挺得住。”

正好赶上出租车交接班的时间,拦车并不是件容易的事,郑微担心阮阮的腿,叹了口气,只得对林静说:“那谢谢你了。”

林静赶紧为她们打开后面的车门,吴江小心地协助阮阮坐了进去,郑微也坐到了阮阮身边。

吴江嘱咐阮阮回家后好好休息,谢过了林静,车子发动后就返回了医院。

一路上,郑微只跟阮阮低声交谈,并不理会林静,反倒是阮阮跟他闲聊了几句,郑微用余光偷偷打量他的侧面,大概是上飞机前刚结束公务,他正装打扮,形貌言谈均是一副谦谦君子模样,她很自然地想起了一个词“衣冠××”,可是又本能地抗拒这个说法,也许她还是不习惯把贬义的词汇用在林静的身上。

开到阮阮家门口的时候,保姆接到电话已经在门口等待,郑微说:“我送你进去,晚一点再回去。”

阮阮摇头,示意保姆过来扶了一把,“回去吧,你也上了一天的班了,我回去后马上就休息了,明天再给你打电话吧。”她继而对林静说,“谢谢了,林副检察长,麻烦你送微微回家了。”

林静自然点头,“叫我林静就好。别客气,都是应该的,你好好休养。”

郑微无奈,也不好再说什么,挥别了阮阮,就又坐回原来的地方。

“去哪吃饭?”林静看着后视镜中的她问道。

郑微闷闷地说:“不用了,我直接回家。”

林静没有再勉强她,车子径直往中建大院开,郑微低头玩着自己的指甲,两人都异样的沉默。

刚到楼下,郑微立刻下了车,她想想,又回头问:“你是现在把鼠宝带回去还是改天。”

林静无奈地说,“都行吧,要不我跟你上去接它。”

郑微毫不犹豫地拒绝,“不用了,你在楼下等我一会儿,我去把它带下来。”

林静当然知道她在害怕什么,不由失笑,“别把我想得那么可怕,我忙了一天,刚下飞机,累得没有心思想别的。”

她脸一红,扭头“蹬蹬”地上了楼,林静不紧不慢地随着她走了上去,门没关,她低头抱着鼠宝,不知道在喃喃说着什么。

她看见他走了进来,便把鼠宝塞到他怀里,“别因为没时间陪它,就老宠着它,给它吃那些高热量的罐头,医生都说它要减肥了。”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