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第十八章 这么低劣的戏码,居然让我哭了(7)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郑微暗骂自己糊涂,坐下来之后就摸出手机,找到了刚才拨过的那个号码,按下去的时候又犹豫了,手忙脚乱地掐断。也许她本来就不应该找他,自己在原地再坐上一阵,也未必是回不去的。

夜渐渐地深了,应该已过了大学熄灯的时间,操场上的鸳鸯们也各自归巢。深夜的篮球场上又只剩了她一个人——只有她的篮球场,真安静。大概也因为酒精的妙用,她浑然未觉丝毫的害怕和着急,只想坐着,一直坐着,什么也不想。也不知过了多久,长时间地保持同一个姿势,腿也麻了,她晕乎乎地侧过脸去说了一声,“阿正,阿姨要关门了,我们回去吧。”

阿正没有回答她,她的身边是长长的、空荡荡的观众阶梯坐席。即使阿姨彻夜洞开宿舍大门,他们还回得去吗?

郑微一直低着头,所以最先看到的是他的鞋,她摇晃着脑袋,沿着修长的腿,缓缓地将视线上移,那张熟悉的脸似远还近地就在眼前。她吃吃地笑,“林静,你终于肯从美国回来了?”

这个笑话相当的冷,不过林静还是很给面子地笑了。

“你的样子真糟糕。”他说。

就在他话音落下,不紧不慢地朝她伸出手的时候,她也几乎同时大咧咧地把手交到了他手心,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他略一施力,她就顺势站了起来,两人都笑出了声。小时候她走路就是横冲直撞的,眼睛只看着前方,从不留心脚下,摔痛了就哇哇地哭,不痛也赖在地上不肯起来,只等林静来拉,那时她以为,不管摔得多重,他总能一手把她拉起来。

林静顺手拍了拍她身上的灰尘,说:“可以走了吗?”今晚的郑微特别听话,她乖乖地跟着他走到车旁,打开车门,安安静静地坐在副驾驶座上。林静发动车子之前看了她一眼,酒精淡去了重逢后她对他的疏离,但是看着她这个样子,他一时难以判断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