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第十五章 就当我是个陌生人(6)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不用了,我忽然觉得好像手上的事情明早上做都还可以。”见风使舵一向是郑微的长项。

林静再次笑出声来,“那你好好上班,我下班在你们路口的转角那等你,你忙完了再出来,我今晚有时间,等一会儿都不要紧。”

郑微放下电话,暗骂自己没出息,怎么就稀里糊涂答应了他,后来转念一想,不是我军无能,而是敌人太过狡猾,让她不知不觉就上了当。

虽然明知道隔着一道门,里边的周渠不可能听到她刚才在说什么,但她还是心虚地看了一眼,那扇门紧闭着。从下午外出返来开始,周渠的脸色就有点不大对劲,她在他身边三年,深知这个时候的他绝对是个碰不得的地雷,不久前财务部主任不顾她的劝阻敲门进去,怏怏地碰了一鼻子灰出来。虽然不知道是谁有那么大能耐惹得涵养颇好的周渠雷霆大怒,不过他关门的潜在意思就是谢绝打扰,她才不想知道原因,非到必要关口,离那扇门越远越好。

准备下班的时候,郑微已经提前收拾好东西,忽然就听到里间传来了易碎物落地的铿锵之声,接着又是一声巨响。这种情况之下她再不闻不问也说不过去,也是担心周渠把自己关在里面一下午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得敲了敲门,“领导,有事吗?”

里面悄无声息。郑微有些着急了,再次敲了敲门,不见有反应,就硬着头皮推门进去。

门开了,周渠整个人陷在皮椅里,桌面文件一片狼藉,杯子的碎片散布在地板上。郑微心里暗暗叫苦,发泄就发泄嘛,何必扔东西呢,扔东西就扔东西嘛,何必偏偏扔杯子呢?他是爽了,只可怜了她这个收拾残局的人。

“领导,你没事吧?”她除了当着别人的面叫他“周经理”外,私下的时候都直呼“领导”,他也由她去。

周渠不胜疲惫地揉了揉额角,“郑微,帮我把地上的文件夹捡起来。”

她乖乖从命,收拾散落的纸张时,无意中看到了其中最醒目的一张,那是封打印的匿名举报信,矛头直指二分的前任经理,现在二分下属三产公司——盛通建筑有限责任公司的经理冯德生。郑微看了一眼,立刻收回视线,可是终究忍不住,又瞄了一下,见他不理会,知道即是默许,便一边收拾一边翻看,除了举报信外,那里还有周渠从盛通那边调出来的财务档案,饶是郑微对这一方面并不精通,看了后仍然暗暗心惊。对于所有的大型国企来说,三产公司都是一个尴尬而矛盾的存在,一方面为了国企僵化机制的束缚和为职工谋福利的需要而出发,产生名义和体制上独立,实际上却依附和归属于国企的三产企业,三产在国家对国有资产重点规范管理的如今,是个敏感的问题,稍有不慎就容易捅出大娄子,牵一发而动全身。然而很显然冯德生并不是一个很谨慎的人,许多事情纵然大家心知肚明是潜规则,但他就连场面上都做得极不漂亮,漏洞连连,而且猖狂至极。

“领导,这……”郑微把收拾整齐的文件资料放在周渠的桌上,她明白了周渠大怒的原因,不由忧心忡忡,她毫不怀疑周渠是个正直的人,但盛通虽是名义上的独立法人,实际在很大程度在二分管辖之下,冯德生本人尚是中建的正式职工,享受二分中层正职待遇,他的所作所为会让周渠连带授人以柄,处理不好,难脱干系。

周渠当然明白郑微的意思,他叹了口气,“老冯一把年纪了,依旧这么不争气。只是说到底,当年我刚分到中建,是工地上的一个小技术员,他几次提携过我,没有他我未必有今天,知遇之恩我牢记在心。”

“但是……”

“你出去吧,这些事你心里知道就行,我会处理好。”

郑微和林静坐在清净雅致的日本料理店内,依旧心事重重,为什么成|人的世界就要有这么多的丑陋、不堪、无奈。

“想什么?”林静把她喜欢的天妇罗夹到她的碗里。

郑微用筷子拨了拨碗里的食物,她觉得还是应该直截了当地把话挑开了说:“林静,你为什么要来找我?”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