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第十五章 就当我是个陌生人(1)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五天后,阮阮重回S市上班,几日不见,同事只觉得她清减不少,更显飘逸,没有人知道在几天前,有什么永远地离开了她。

郑微后来接到了好几通赵世永的电话,他惊慌失措地询问着阮阮的去向和她的新号码,郑微对待他为时已晚的追悔只有一句话:“我为我和你同为人类而感到羞耻。”

也许赵世永对阮阮并非没有爱,那段时间,他的电话几乎每天都要消耗掉郑微手机的一格电池。然而爱又如何,他爱的东西除了阮阮,还有许多许多。郑微一再地拒接,他一再地打来,时间长了,慢慢地电话也少了,终于归于沉寂,就像我们的一颗心,曾经火热地揣在胸膛里,滚烫得无处安放,急不可待地找人分享这温度,从没想过它也也有一天会冷却,冷到我们只得自己环紧自己,小心翼翼,唯恐连这仅有的暖意也守不住。

郑微到中建的第三年,她二十五岁。一个二十五岁,工作稳定,面容姣好,身心健康的女人身边没有男人算不算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郑微觉得不算,但她身边几乎每一个人都那么认为。工会的李阿姨几次三番地把她叫到自己办公室谈心,话里话外都是一个意思,你也老大不小,应该成了家了。就连周渠也时常半开玩笑地对她说,你究竟要找个什么样的,二分这么多青年才俊你都看不上也就罢了,那么一分、三分……十四分,机关、三产、设计院……中建有五千光棍,环肥燕瘦,任君选择,总有一款适合你,别老这么漂着。

郑微一边打着马虎眼,世上好男人万万千,任我挑来任我拣;一边为自己辩护,二十五岁单身的女青年多着呢,为什么我一定要选?

周渠的回答是,我看着你就难受。

大家都说,郑微,我看着你一个人这么漂着,难受。

很多时候,当我们习惯了一些事情,就不知道这是苦。就像一个贫穷的人,一辈子没有见识过繁华,到死也不知道自己贫穷。郑微总是一个人,她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看电影,有时也跟着一群人去狂欢买醉,最后一个人回家,一个人睡觉。她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只是在别人过节团聚的时候,偶尔感觉孤独。单位大院那条从办公楼通往单身公寓的林荫路,她自己陪着自己走过了无数回,每一颗芒果树她都认识,这一棵的果实特别酸,那一棵三年来一次果也没结。她总是笑嘻嘻的,日子不都是这样过吗,直到见过太多投向她的同情的眼神,他们都替她难受,她才恍然觉得,原来自己竟然是可怜的。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自己也强烈而真实地感觉到这一点?似乎是在一个平淡无奇的夏日,她独自从超市购物返来,站在出奇拥挤的公车上,遇到忽然横穿马路的行人,公交车司机急刹车,惯性让她的身体剧烈向前倾倒,就在那一刻,她看到了身边一个跟她同样单薄的女孩,晃了一下就被身边的男友稳稳地拥在怀里。郑微身手一贯敏捷,她立即抓住了手边的护栏,定住了脚步,没有让自己在人前摔得难看,但是当她紧紧地将带着点凉意的金属护栏抓在手里,莫名地有了流泪的欲望。她甚至带着点小小的恶意打量着身边的那个女孩,难道她不如她漂亮?难道她不如她聪明、勇敢、善良?可是她没有她幸运。

就这样一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事,让郑微觉得自己不可以再一个人孤独下去。这世上哪来王宝,她从来没有想过为谁守住寒窑,只是以往她相信直觉,总以为直觉会带着她想要那个人来到她身边。而直觉何时才能出现,也许明天,也许永远不再出现——即使出现了,未必不是错觉。

所以,当李阿姨已成为习惯地说:“微微,我给你介绍一个男朋友吧?”郑微破天荒地回答:“好呀,什么时候。”

李阿姨办事一向周到又细致,她惊讶郑微态度转变之余,认真询问了郑微父母所在的单位、家庭成员状况,不到三天,就给郑微安排了她的第一次相亲约会。

那一次郑微见到的人就是何奕,李阿姨一点新意都没有地把他们约在一个中规中矩的西餐厅,寒暄了几句便借故离开。似乎所有媒人都应该这样,郑微也不觉得奇怪,她只是意外李阿姨第一次就把这样一条大鱼抛给了自己。何奕姓何,中建公司总经理也姓何,何总只有一个儿子。何奕是二分最年轻的项目经理,其实郑微认识他,两年多年她跟随周渠下工地,当时就是何奕接待他们,只是后来何奕被派往技术支援中建在孟加拉的工程,一去两年,所以两人算不上熟。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