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第十四章 一觉醒来,玉面小飞龙已消失在身后(8)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她每拨动一次,郑微就觉得自己的心剧烈地抽紧一下,几次下来,几乎无法呼吸,阮阮却一直虚弱而冷静地看着医生的动作,仿佛看别人的游戏。

“好了,胚胎排出完整,你们可以走了,回去按医嘱服药,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两人刚走到门口,就被医生叫住了,“唉,这个你们带走,在前面卫生间前的垃圾桶扔了吧。”

阮阮把它抓在手里,经过卫生间的时候,轻轻将它抛入了垃圾桶,走了几步,郑微忍不住转身,阮阮制止了她,“不要回头。”

直到走出医院大门,郑微尤觉得不可思议,一个生命就这样灰飞烟灭,只因为它出现在一个错误的时间?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步履有些蹒跚的阮阮对她说,“有些残忍是吧?以前我们怎么就不知道,感情也会是血淋淋的。这样也好,我还清了他留给我的最后一样东西。”

郑微无言以对,正想得出神,就听见一个迎面走来的男子叫了声,“哈,是你呀,爱哭鬼!”

她环顾四周,除了她们再没别人,可那男子分明一副陌生面孔,她困惑地皱起了眉头,“你跟我说话吗……你哪位?认错人了吧?”

那男子哈哈大笑,“怎么可能认错,化成了灰我也认得你,四年前还是五年前来着,反正是我研二的时候,你在我的宿舍里,蹲在我面前揪着我的裤子哭得气动山河,鸟兽皆惊的,最后还是我把你请上了公车。你忘了我可忘不了,你哭完拍拍屁股就走了,我后面几个月里都成了那栋楼著名的负心人,在女朋友面前解释了好久才说清楚。”

郑微听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心想,原来是他,林静以前的舍友,这事可够丢脸的,如果我赖皮到底,他是不是也拿我没办法?

那男子不知她的想法,见她沉默,便自动认为她认出了自己,熟络地问:“怎么,你病了?”

“哦,没有,陪朋友来看医生。”

那男子点了点头,“这样呀,我老婆刚生了个儿子,我来接她出院。林静不来接你?”

“林……啊?”郑微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是什么跟什么呀。

那男子向来也是个会察言观色的人,立刻觉察出自己有可能说错了话,“不好意思啊,你没跟林静在一起呀?我以为……那次你刚走的第二天,林静就从美国打电话回来,让我把他留下的那本童话书立刻邮寄过去给他,后来我告诉他,书被一个哭得很剽悍的小姑娘带走了,他很久都没有说话。你们后来没联系?”

郑微匆忙地摇了摇头,“不好意思,我朋友有点不舒服,我们要先走了。”

“唉,等等。”那男子相比跟林静交情不错,又说了一句,“去年林静回国,他还说过要去找你,你们没遇上吗,他现在在……”

“我不想知道!”郑微立即打断他,而后才感到自己的态度过于生硬,对方毕竟是好心,何况他曾经在她最痛苦地哭泣时安慰过她,“对不起,已经过去的事情,我真的不想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学法律的人特有的敏感,那男子重新审视了变了个人似的女孩,飞快地从口袋里掏出钢笔和便签纸写下一行数字,“林静的号码,你拿着,拿着吧,联不联络他是你的事。”

郑微双手背在身后,最后阮阮将那张纸片接了过来。告别那男子,坐上计程车的时候,阮阮把纸片放在郑微的腿上,有气无力地说:“傻瓜,何必逞一时的意气,跟自己过不去呢?”

郑微拿起纸片,看也不看就揉成一团,然后摇下车窗扔了出去,车窗玻璃摇上来的时候,她看着玻璃上反射出来的人影,那双眼睛里似有泪光闪烁。

那个人说林静一年前回来找过她,她并不意外,只是他已经走了四年,1460多天,在这些日子里,在她最伤心绝望的时候,他在哪里?

阮阮叹了口气,“郑秘书,你知不知道从车窗往外乱扔废弃物是要罚款的?”

郑微一直面朝窗外,很久之后,她才说:“如果我愿意接受罚款,警察叔叔会不会把证物还给我?”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