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第十二章 我不哭,愿赌服输(8)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四月的天,清明后的时节,天边来了乌云,天色就迅速地就暗了下来,风卷起沙尘,轻易地迷了眼。

郑微挣开阮阮的手,“你看,起风了,我怎么一点都没觉得冷?”

这是她选择的道路,她选择的男人,所以也是她选择了一个人站在这样的风里,冷,也不能吱声。

阮阮伸手挡住风沙,“天太黑了,我可以假装看不见你哭。”

郑微摇头,“我不哭,阮阮,我愿赌服输。”

大学四年,郑微习惯了别人的眼神,但是她还是第一次让自己去适应那些嘲笑中带点同情的眼神,众人瞩目的一对,郎才女貌的佳偶,末了,不外乎曲终人散的结局。

她照吃照睡,偶尔也被朱小北并不好笑的冷笑话逗得开怀大笑。有什么办法,在操场上告别他的第二天,一觉醒来,她觉得天都塌了。可是推开窗,大雨过后的天多么晴朗,窗前走过的人们忙碌而表情各异,或许是悲,或许是喜。这个地球不会因为一个人彻底的伤了心而改变它的自然规律,她在梦里无望到不相信再有天光。可是次日太阳一样升起,生活依旧继续。

实在撑不下去的时候,她一个人偷偷在被子里给妈妈打电话,电话一接通,那边就传来了低至无声的悲泣。林伯伯的身体本来就不好,情绪上的激烈起伏和事业上的打击让他死在了一个星期前的一天。他死的时候仍然是他妻子的丈夫,一个有妇之夫。纵然他生前给了郑微妈妈多少承诺,铁了心地离婚,然而当他死后,她连进入灵堂看他一眼也成为奢望。死亡让林静的妈妈孙阿姨在这场持久战中取得了胜利,她终于完美的捍卫了她的婚姻,再也没有人能夺走她的丈夫。

郑微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结束了和妈妈的通话。几天之后,她收拾行装,揣着两张火车票,前往她一个人的婺源。火车开动的时候,她不敢仰望天空,如果他在云端此刻俯视,会不会低头寻找那个他曾经允诺过要跟她一同到达的地方?

李庄村口的大槐树,就像她梦中一般枝繁叶茂,老态龙钟,它不知站在这里多少年,见证了悲喜,见惯了离合,那种看透世态的沉默和木讷莫名地抚慰了郑微的感伤。

向远——郑微在村里用十五块前请来的当地向导,尽职尽责地陪在她的身边。这个有着狐狸一般、笑起来眯成一条线的眼睛的女孩告诉她,村口的老槐树多少代以来,都是生活过的男女爱情的见证。他们在树下相会,在树下祈愿,或许也在树下别离……就在昨天,还有个城里人,按照亡者的遗愿,把他父亲的骨灰洒在了大槐树脚。

郑微想起了那个故事,出轨的男人死前把房子和遗产留给了妻儿,却把最爱的一片树叶赠给了他爱的女人。爱情的分量,也不过是一枚落叶和死后的尘灰。

郑微请向远帮了个忙,在老槐树的树脚掘了个不深不浅的坑。向远欣然应允,她答应掘坑的代价是二十块人民币,不过她说,如果郑微给她五十块,她愿意代她好好守护这个坑里的东西。

郑微觉得这是笔划算的买卖,于是她在老槐树下,终于一点一点地埋葬了她的《安徒生童话》和木头小龙。

站在山巅的时候,郑微俯视山下的老槐树,听见向远遥遥对着山那边喊,“我要发财!”

她也把两手聚拢在嘴前,用尽所有的力气喊道:“美国,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把我的男人还给我……”

远山回音:“发财……发财……还给我……还给我……”

郑微跟向远一起没心没肺地笑得前俯后仰,然后,在这个她梦想到达的地方,在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面前,二十二岁的郑微终于泪流满面。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