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第十二章 我不哭,愿赌服输(7)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她推门进去的时候,他站立在自己的床前,背对着她,仿佛在收拾东西,他的脚下是一个大大的皮箱。

他是听到她急速奔跑后的喘息声才回过头来的。“微微?”他起初有一丝惊讶,很快面色平缓如常,“你怎么来了?”

“我忽然想来看看你。”她单手抚胸,试图让自己的呼吸平缓,“阿正,你该不会是这么早就收拾去婺源的行李了吧?”

他转过头去继续整理东西,她走到他身边,笑着说:“你知道吗,刚才我从黎维娟那听说了一个笑话,她居然说你就要出国了,而且又是美国,哈哈,你说好笑不好笑?”

陈孝正静了静,忽然扔下手中的东西,回头抓住她的手,“微微,你先跟我来,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她一言不发地任他拉着自己下了楼,来到男生宿舍附近的篮球场,午休时间,篮球场空荡荡的,只有他们和风声。

他站定,松开她的手,深呼吸,“微微,对不起。”

“为什么要对不起,你是不是又做坏事了?”她像往常那样看着,笑得一脸灿烂。

有一刹那,陈孝正觉得自己的心都抽紧了,他以为自己没有办法把剩下的话继续说下去,原来他毕竟没有自己想象中坚定,“她们说的都是真的。我以为我可以陪你去婺源,没想到签证下来得那么快。”

“她们?你指黎维娟说的那些话吗?阿正,愚人节已经过了二十多天,你还玩这个?”她拖着他的手,依旧撒娇地微笑。而他只是低着头,一直低着头,忽然害怕看到她此刻的笑容。

终于,她松开了他的手,带着点茫然,如同呓语一般地说:“那么说,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我想了很久,但总是找不到一个办法,能让你不那么伤心。”

“我不伤心。你瞒着我,直到再也瞒不过去才承认,这样我就不会伤心?陈孝正,这是什么逻辑?”她不争气的眼泪又开始在眼睛里打转。

不能哭,她绝对不能哭,如果泪水掉下来,那就等于承认了悲伤已成定局,她不要这样的定局,所以她看着天,不知道眼泪能否逆流?

“我说过,我的人生是一栋只能建造一次的大楼,所以我错不起,微微,哪怕一厘米也不行。”

是谁说的,薄唇的男人生性凉薄残酷?

“所以你现在才幡然醒悟,及时纠正你那一厘米的误差?公派留学,我喜欢的人果然是最有出息的一个。只是我不明白,你的前途跟我必定是不能共存的吗?即使你一早向我坦白,我未必会阻挠你。是不是因为,你的蓝图里从来就没有我?”

他不说话,于是她吃力地推搡着他,“解释,你可以解释,我要你的解释……”她的声竭力嘶到头来却变成哀求,“阿正,给我个解释,说什么都行,就说你是逼不得已,或者说你是为了我好,说什么我都接受。”

他握住她放在自己胸前的手,“微微,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人首先要爱自己。我没有办法一无所有的爱你。”

“所以你要爱回你自己?”

“可能说出来你永远不会理解,我习惯贫贱,但没有办法让我喜欢的女孩忍受贫贱。”

“你就认定了跟我在一起必定贫贱?为什么你连问都没有问过我,也许我愿意跟你吃苦。”

“但是我不愿意!”他的语调第一次有了强烈的情绪起伏。

话已至此,郑微,但凡你有一点骨气,你便应当拂袖而去,保不住爱,至少保住尊严。

但是这一刻的郑微对自己说,如果我挽不回我的爱,尊严能让我不那么伤悲?

所以最后的一刻,她终于收拾了她的眼泪和愤怒,“阿正,你等我,我回去跟我爸爸妈妈说,然后我考托,去跟你在一起,最不济,我还可以等。”

他看着她,说,“不不,你别等,因为我不一定会等。”

阮阮终于走过来的时候,陈孝正已转身离去,她拉着郑微的手,“微微呀,我们走。”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