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第十二章 我不哭,愿赌服输(5)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郑微恨不得冲上去用力地亲那胖胖的阿姨一口,最后还是谄媚地恭维了一句,“阿姨你心真好,难怪那么年轻漂亮。”逗得那阿姨笑逐颜开,连忙挥手让他们赶快进去。

一天下来,两人玩得心满意足,回去的时候坐在公车上,郑微累了,就靠在阿正的肩膀上,开心地叹息,“好久没有玩得那么尽兴了。”良久,她听到身边的人轻轻“嗯”了一声。

有什么感觉能够比疲倦之后依偎在爱人的肩头更加美好?郑微的心里在弹奏欢快的乐章,满足而安详地倚在他的肩上昏昏欲睡。半梦半醒的时候,她察觉到他抚了抚她的头发,然后轻轻地触了触她扑闪如蝴蝶的长睫毛,沉浸在温馨和甜蜜之中的郑微忽然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是了,四年多前,十七岁的她也是在这样摇摇晃晃的公车上,感觉到心仪的男孩落在她眼睛上的轻轻一吻,那个时候的小飞龙,心中的窃喜如小鸟一样振翅欲飞,她以为没有人比她更加幸运,以为自己什么都会心想事成。然而,接下来等待她的却是那个人不告而别的远渡重洋,还有长长的离别。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在最快乐的时候最害怕地想到离别,她忽然紧紧抱着阿正的胳膊,喃喃地说:“阿正,你别离开。”

他似乎吓了一跳,反应如此吃惊,“微微,你刚才说什么?”

她对自己突如其来的神经质感到不好意思,“没说什么,就忽然害怕你会不见了。阿正,你答应我,别让我再等你,我怕我没有足够的勇气一直等在原地,更怕我们走着走着,就再也找不到对方了。”

他没有回答。

那天晚上,宿舍里熄了灯,郑微躺在床上才忽然听见黎维娟喊了声“哎呀”,她说:“郑微,我忘了说,今天早上你刚出门,就有一个男的打电话来找你,我说你不在,他就问我知不知道你去哪了,我说好像是跟男朋友出去了吧,他‘哦’了一声,就没再说什么了,也没留下名字。你知道是谁找你吗?”

“谁呀?”郑微一脸迷茫地看着蚊帐的顶端,“该不是老张吧?”老张毕业大半年了,还是会不时打电话来騷扰一下小郑微。

黎维娟笑了,“哪能呀,老张那破声音我还能听不出来,今天打电话来的那人,说话多有礼貌呀,我敢说我没接过他的电话,快跟姐姐说说,是不是又有了什么好的资源,要有的话,别忘了姐姐现在单身,可千万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郑微疑惑地说:“问题是我也不记得我认识这么个人呀,算了,真有事的话还会再打来的。”她想了想,依旧没有头绪,便把这事抛到了脑后。

同样的时间,男生宿舍里,陈孝正也没睡,他在自己的桌子上,给那座小屋模型完成了最后一道工序,他看着它,这是他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做出来的心血之作,可是,现在就连他自己也不相信,这个小屋可以庇护他的爱情,让他们免受风吹雨打。

他忽然想起了曾毓那天跟他说的话,她指着学校正在动工的多媒体大楼,说:“看见了吗,那些带着安全帽的人,除了民工,还有一些人跟你我一样,大学几年,学建筑出身,这个社会就是那么现实,不管你多有才华,没有关系和背景,你一样得在工地上熬。当然,也许有一天你会熬出头,但是这一天会是什么时候呢,也许一两年,也许三五年,也许更长……谁知道?所以,阿正,你要想清楚,不是所有的路走错了都能重来。”

现实就是这样残忍的东西,它总在你不能察觉的时候,一点一点摧毁你的信仰,摧毁你以为自己可以给出的承诺。什么是长大?当一个孩子知道钻石比漂亮的玻璃球更珍贵的时候,他就长大了,他比任何小孩都要更早地明白了这个道理。

他爱的女孩,是那样的天真无邪,她爱那些充满小情小趣的一切事物,不知愁为何物,她是勇往直前的玉面小飞龙,她的男人,应该给她最广阔的那片天。而他呢,他只有一片残破的屋檐。当然,只要他愿意,他相信她会一直守在他身边,不离不弃,然而当爱情的甜蜜消散之后,在生活的消磨中,她会不会因他而变成一个现实而憔悴的妇人?他打了个寒战,如果有这一天,他会恨他自己——他更怕那一天来临时,他会恨她。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