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第十二章 我不哭,愿赌服输(4)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郑微不无伤心,她说:“阮阮,我真想跟你在同一个城市工作,有什么事,都能第一时间找到你,然后我们还像以前那样一起逛街、吃饭。”

阮阮笑她,“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我跟世永在一起,就像你舍不得你的阿正。何况G市和S市相邻,现在通讯和交通都这么便利,我们想见对方,不是随时都可以的事吗?”

“可是你确定赵世永能够顺利签在S市,我是说,他家里会不会早有安排,他又是那样一个乖乖牌。”郑微对阮阮的事依旧有些忧虑。

阮阮迟疑了一下,还是坚定地说:“他答应过我的,我相信他。”

就这样,在后来的日子里,阮阮以她的无可挑剔成绩和综合素质顺利签下了S市一个建筑设计院。郑微和阿正也一起在开学后不久参加了中建的初试,虽然中建依旧对他们说等待通知,但她对自己的表现相当满意,坚信自己和阿正都能够顺利经过复试,然后一路过关斩将,成功拿下中建。

说起来也奇怪,毕业班的课程越来越少,陈孝正却似乎越来越忙,他不再像以往那样跟郑微天天混在一起,很多时候,身为女友的郑微也搞不清,他究竟在忙些什么。偶尔两人一起吃顿饭,他也是行色匆匆,心不在焉,郑微知道问他也问不出个所以然,只得自行将他的症状归类为:毕业生间歇性综合症。她想,只要过了这段时间,一切都会好的。

话虽如此,有时想跟他说说话,一时间又找不到人,她是急性子,终于难免在见到他的时候大发脾气。陈孝正似乎也有些内疚,安慰她之余,郑重答应她,过几天正好赶上两人都没课,要好好陪她,她想去哪里都可以。

郑微提出要去动物园,理由是她在G市四年,还从来没有去过动物园。陈孝正笑她小孩子脾气,但仍然愿意陪她一同前往。

四月的南国城市,花开似锦,两人下公车走了一段,陈孝正见她额上似有细细的汗珠,便提出去到前面给她买瓶水,郑微变戏法地从自己身上的背包里掏出两个装得满满的矿泉水瓶,得意洋洋地说,“看,我早料到会有用到它的时候。

陈孝正接过她递来的水,诧异地笑,“你就背着两大瓶水走了那么老远的路?不沉吗?难怪你汗流成这样。”

她是个懒人,过去出门时带把遮阳伞都嫌沉,现在这样的确不像她的风格。她闻言眉飞色舞地说:“这你就不懂了吧,一瓶水好歹要一块钱吧,我这么一来,不就节约了至少两块钱吗?钱就是这样一分一分地积攒下来的,我现在连逛街都不去了,得把钱留到五一去婺源的时候再用,到那时大玩特玩一轮,才叫过瘾呢。”

话是这么说,擦汗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咋舌,傻傻地笑,“说实话,真有点沉。”

陈孝正二话不说把她的包背在了自己肩上,他喝了一口水,其中的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动物园的门票二十块一张,颇让郑微心疼了一阵,不过园里那些可爱的大小动物立刻让她觉得值回票价,她一会儿喂喂猴子,一会儿逗逗小鸟,开心得像个孩子一样,连带陈孝正也跟着她一路笑个不停。

经过水族馆的时候,他们本想进去,被门口的值班人员拦住才知道这里是要另收门票的。郑微死死地盯住宣传海报上的可爱的海豚和海豹,流连着不肯离去,不过想起每人十五元的票价,还是狠下了心拉着陈孝正离开,嘴里还安慰自己,“这有什么好看的,这有什么好看的。”

她使劲向前走了几步,才发现她拉着的阿正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他松开她,自己走到买票的窗口给她买了张门票,塞到她手里,笑着说:“你一个人进去看看吧,我家附近临海,这些我都不喜欢,我在门口等你就是了。”

她摇头,“不行,我一个人进去有什么意思,你快把票退了,要进我们一块进,要不就都不进。”

她拗起来的时候,要说服她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两个固执的年轻人为了这张门票在海族馆的门口争执了好一会,最后是卖票的老阿姨见他们两个年轻人怪让人心疼的,今天又不是周末,四周冷冷清清的,一个人也没有,就做主让他们别声张,两个人一块进去吧。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