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第十二章 我不哭,愿赌服输(1)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郑微在陈孝正家里待了两天,由于距离春节越来越近,不得不依依不舍地告别。她离开的时候,阿正和他妈妈一同将她送到了汽车站,直至客车开走才离开。

晚上,阿正在自己房间里并不明亮的灯光下一点一点搭建他的模型,经他手下成型的模型不少,唯有这个不一样,这不是什么新概念的商住两用楼,也不是水岸别墅,而是他打算送给郑微的一座小屋。他从不送她鲜花,也不能给她什么昂贵的礼物,能给的也只有这个——他们的小屋,关于未来的承诺。

小屋里一桌一椅细致之处都见工夫,他完全沉浸在手中的活计里,以至于有人站在自己的身后也浑然未觉。

“阿正。”

直到听到熟悉的声音,他才猛然回过头来,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到他的房间,也不知道已经看了多久。

“妈,你还不睡?”妈妈一向睡得早,所以阿正这个时候看见她,感觉相当意外。

“我睡了,结果没睡着,看你房间的灯亮着,就过来看看。做什么那么出神,这模型是拿来做什么用的?”

陈孝正避开了这个话题,说道:“太晚了,你还是先睡吧,明天不是还要上班吗?”

他妈妈没有离开,莫名地笑了一下,用手摸了摸儿子手中的模型,“真漂亮的一座房子。”

他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定定看着自己的母亲,“妈,你是不是有话跟我说?”

“阿正,你过来。”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妈妈走出了房间,来到了父亲的遗像前。他站在一边,看着妈妈无比娴熟地点了一炷香,然后再小心地拭了拭镜框上难以察觉的灰尘。

“跪下,阿正。”她说。过了一会儿,才回过头看着毫无动静的儿子,他仍旧站在那里,一脸漠然。

“你连我的话也不听了吗?”她的声音疲惫中带着酸楚,从小到大,陈孝正最怕看到这样的母亲,每当她这个样子时,往日种种生活的凄凉便历历在目,然而他依旧没有跪下来的意思。

“我不会跪的,因为我没有做错事。妈,我当然听你的话,但是我有我的判断。”

“是呀,你长大了,开始有你认为正确的判断,所以递交了申请表之后,你又开始后悔了。”

陈孝正闻言苦笑,他知道瞒不过她,从小学时候开始,她就没有放弃过用各种方式与他所在的学校、他的老师取得联系,即使上了大学也不例外。想必她打过电话给他的班主任,这么大的一件事,她当然知情。不过,他早想到会有这一天,所以并没有感到多大的意外。

“没错,我后悔了,我觉得我应该可以有别的选择,出国不一定是我必须走的路。”他放低声音说。

“说到底,还是为了郑微吧?”妈妈的声音木然。

原来她一早就知道了,然而郑微在的那两天,她只字未提,陈孝正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感激,可是他没有办法否认妈妈的这个假设,所以他只能说:“没错,我承认她是其中最重要的原因。”

“以前你从来不会这样,我的儿子是那么好强,从上大学的第一天开始,出国深造不一直都是你的目标吗,如果不是的话,你那么刻苦地锻炼口语,辛苦地打工是为了什么?我们这几年过得那么艰难,把每一分钱攒下来又是为了什么?现在好不容易机会就在眼前,你的班主任说,今年全国公派留学的指标也不过三千个,你这个时候放弃,却告诉我只因为你恋爱了,所以你要丢掉这个机会跟她在一起。阿正,你看着我和你爸爸说,大声地说,这就是你的判断?”

“我是一直想要出去,国外有更先进的技术和更好的学术氛围,不过那个时候我没有想过我会遇上郑微,就是跟她在一起之后,我才知道,我也可以有那么简单的快乐。”他看着生他养他的那个人,“妈,我知道这些年你很辛苦,我也一直都尽量让自己做到最好,不过,即使当着爸爸的面,我也不怕实话说,也许我没有你们期望的那么有出息,我贪恋她给我的快乐。”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