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第十一章 切在心上的一刀(6)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趁他妈妈不在,郑微迅速地环视自己所在的这间屋子,她现在有些明白,为什么自己先前总觉得屋子里有种让人莫名压抑的感觉。原来首要原因是客厅的灯泡瓦数过低,衬映得四周的摆设更加老旧,那些家具似乎都还是二十年前的式样,要是在当时,应该算得上是上好的材料和手工。然而经过了时间的洗礼,早已黯淡无光,要不是身边还站着一个他,从小成长在光明温馨环境中的郑微几乎以为自己乘坐了时光穿梭机,穿越到二十年前。

不过,老旧归老旧,在她视线所及的范围内,看不到一丝的灰尘和杂乱,所有的东西都出现在它应该出现的位置,干净整洁得不像是居家过日子的地方,反而更像一个怀旧色调的陈列馆。她想,果真是怎样的老鼠就打怎样的洞,这样一个家庭长大的陈孝正,也难怪一丝不苟到不近人情。

接着她的视线避无可避地落在了五斗柜顶衬着黑纱的遗像上,黑白照片里的男人她不用大脑也猜得出应该是他爸爸,那样清癯疏淡的五官,阿正简直就是照片中人的翻版。不知道是不是由于他爸爸去世的时候还很年轻,模样又让她感到熟悉而亲切,所以郑微看了好一阵,居然也没觉得害怕。她低声对陈孝正说:“阿正,你爸好帅,不是说还很有才华来着,能嫁给这样的男人,你妈妈年轻的时候一定也很漂亮。”

陈孝正刚想搭腔,正好看到她妈妈拿着碗筷从厨房里走出来,两人赶紧噤声。

“阿姨,让我来拿吧!”郑微立刻“狗腿”地笑着走上前去,这种时候,适当地表现一下自己的勤劳和朴实绝对是明智的选择。

“不用不用,哪能让你来拿,你坐你坐。”他妈妈哪里肯让,立刻用带着点责怪的眼神看了陈孝正一眼,“阿正,你这孩子,怎么还让你同学站着。”

陈孝正只得拉着郑微在餐桌旁坐下,自己也坐到她的身边。坐了半天的车,郑微早已饥肠辘辘,不过她知道这个时候要守规矩,主人家的家长还没动筷子,她也绝对不能动,不能让他妈妈以为她没规矩。

他妈妈坐定之后,看了儿子和郑微一眼,再将目光投向身边摆着碗筷的空位,用略带喑哑的声音说了句,“老陈,吃饭了。今天我们阿正也回来了,你高兴的话就多吃点。”

说完了之后她又看向陈孝正,“放假回来了,跟你爸爸打个招呼吧。”

陈孝正似乎有点尴尬,不过还是照着妈妈的意思对着空气说了声,“爸,我回来了……我把郑微带回来见你。”

“吃饭吧。”她妈妈说了一句,便开始往郑微碗里夹菜,“没想到有客人,所以什么也没准备,菜简单了些,不过你不嫌弃的话就多吃点。”

“哪里,阿姨你说哪儿的话。”郑微嘴上答得很顺,但人还没能从刚才那一幕中回过神来,手里举着筷子,都忘了怎么吃。

“怎么了……啊,我都忘了你们年轻人都不喜欢别人布菜。”他妈妈脸上是实实在在地不知所措,有些歉疚地看了郑微和阿正一眼,补充道,“不过你放心,我用的是公筷,筷子我都洗过两遍再消毒的。”

“不是的,不是的,阿姨,我刚才是太饿了,一看见好吃的,高兴得都忘记下筷子了。”郑微赶紧说,为了证实她话里的可信度,还用力扒了口饭菜到嘴里,差点没被噎着。

陈孝正赶紧给她拍着后背,他妈妈忙着起身去倒了杯水放在她面前,“慢点吃,你不嫌弃就好,阿正难得带同学回来,我就怕招呼不周,阿正,你也吃饭吧。”

三人都各自吃饭,这样的情景跟郑微先前的想象大相庭径,她一直以为自己会遇上一个刻薄而尖锐的中年女人,至少也会是个难缠的主,心里早已想好了无数种对战方针,打算水来土掩,见招拆招。没想到他的妈妈会是这样一个憔悴而朴素的妇人,尽管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神经质的敏感,但这完全是一个常年寡居的中年女人身上可以理解的特质,并且一点都不妨碍她极其礼貌周到地款待了自己这个意外的客人。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