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第十章 唯有疼痛可以铭记于心(9)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没干坏事那之前你检查脖子干什么?”阮阮取笑她。

郑微见瞒不过,也红着脸笑了,她甩了甩手上湿漉漉的水,附在阮阮的耳边嘀咕了几句,阮阮的脸也是一红,“少来,谁跟你讨论这个。”

郑微不怀好意地用手指着阮阮,阮阮却忽然正色地按下她的手指,低声道:“你老实说,那个什么……措施做了没有?”她见郑微愣愣地,心里也猜到了八九分,“你傻瓜呀,要是不小心……了怎么办?”她都不敢把那两个字眼说出口来,可郑微毕竟明白了,她似乎这时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越想就越担心,“不会吧,阮阮,你别吓我!”

“我吓你干什么,不会那么倒霉吧?要是真什么了,可就出大事了。”阮阮眉间有忧色。

“怎么办,怎么办,阮阮,我能不能吃药,不是说吃药就没事了吗?”郑微见风就是雨的脾气,一急起来就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说你什么都不懂你还不信,吃药也得有个时间,我听说也就一两天之内有效,你……”

郑微立刻露出了泫然欲泣的表情,“我完了,这回死定了。”

阮阮低头想了想,问了她经期结束的时间,“刚结束一个星期,好像有点悬,不过你先别怕,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怕也没有用,你一向运气好,应该会没事的。”

“真要有事呢?”郑微抓住阮阮的手,就像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阮阮又能比她多懂得多少,闻言也愣住了,过了一会才说:“真要有事,也自然有应对的办法,总之这事你再也别提。真是的,你不懂,他也不懂吗?”

郑微脸红红的,“他问过我来着,我当时……我当时……”

阮阮会意,抿嘴笑了。

接下来的二十多天,阮阮就一直跟着郑微提心吊胆的,上个经期开始的时间刚过去一天,郑微期待的信号迟迟未至,顿时着了慌,饭也吃不香,觉也睡不着。要知道,在大学里,情侣之间有什么亲密接触都不是新闻,但真要弄出“人命”,事情就不可收拾了。她私下也跟陈孝正发过好几回牢騷,他自觉理亏,也是担忧无奈。最后见她实在焦虑,于是两人便绕了好大一个圈子,犹抱琵琶半遮面地在远离学校的一间小药店买到了传说中的避孕试纸,一回到宿舍,她就立刻把自己关进洗手间,好不容易出来的时候,正好迎上一脸担忧的阮阮。

“怎么样?”阮阮问。

郑微扁了扁嘴,如愿地看到阮阮大惊失色的神情,这才大笑着比了个“胜利”的手势,阮阮长舒一口气,“悟空,你又吓我了。”

这一轮胜利过关,可把郑微和陈孝正都吓得不轻,不过两人都是住校的学生,真正能像长假那样的机会又有几何?两人对那令人脸红心跳的一段心照不宣,只是牵着手的时候,都觉得比以往更多了份亲密。

阮阮的长假之行似乎也还算圆满,至少从她恢复如常的笑容里,郑微知道她一定成功捍卫了自己的感情。

“你做了什么,快教教我。”郑微说。

阮阮回答:“我什么都没做,就是去看看他,让他带我在当地转转。”

“你问了他那晚究竟在哪吗?”

阮阮摇头,“他只是一时想不起我的样子,所以在我看到他的时候,他也真真切切地看到了我,我的目的就达到了——我了解他。”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