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第十章 唯有疼痛可以铭记于心(8)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上帝是智慧的,他让女孩的第一次在男人的入侵下感到不可抑制的疼痛,因为快乐是转瞬即逝的,唯有疼痛可以铭记于心,她可以忘记一个给予了她最强烈快乐的男人,却永远忘不了最初的那个人给她的疼。

她怎么可以忘记他,她的阿正,在昏黄的光线中他眉头紧蹙,汗如雨下,他是否也会一生都记得此刻的她?

郑微她在他的动作中紧紧拥住他紧实而光裸的背,在他夹杂着痛苦的快乐中感到满足,他们再也不可能是陌生人,即使有一天,他们丢失了对方,只要记得今天,她都不会是一无所有。

就在他们几乎忘记了一切的时候,门口的方向忽然传来了钥匙转动门锁了声音,陈孝正几乎是本能地立刻按熄了灯,在光线消失的那一霎,郑微感觉到他的身体在她身上剧烈地震了震,然后他迅速拉过毛毯遮住缠在一起的赤裸身躯,静静地伏在她身上。郑微一动也不敢动,她听到门被打开,然后有人摇摇晃晃走进来的声音,居然是晚归的老张。

值得庆幸的是,老张居然没有打开灯,否则他一旦察觉,他们不知该怎么样羞惭以至无地自容。他们听到老张跌跌撞撞地去卫生间,好像吐了一轮,然后居然还能准确无误地找到自己的床,瘫下去之后再也没有动弹,渐渐地鼾声如雷。

郑微感觉到阿正和自己一样长舒了一口气,现在才到了她秋后算账的时候,她推了他一把,压低声音说:“坏蛋,你还压着我干吗?”她听见他轻声地笑,然后翻身到一边,他的撤离让她顿觉身下凉凉的,用手稍稍一拭,黏湿一片,带着淡淡的腥味。她惊叫一声,立刻反应了过来,“啊,真恶心。”他没有反驳,起身摸索着就找到了纸,给她和自己细细地擦拭。

一夜的混乱,郑微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总之醒来的时候天色大亮,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有些搞不清楚身在何处。直到看到已经穿戴整齐,坐在床边的他,所有的记忆才都找了回来。她飞快地拉起毯子蒙住自己,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床边的人,那些记忆太生猛刺激,让小飞龙隔夜依旧满面通红。

他双手撑在床沿,好整以暇地打量她的窘样,说道:“你的睡相果然很差,压得我手脚都麻木了。”

郑微哪里肯承认,“你骗人,证据在哪里?”她看了看,老张的床位已经人去床空,她逼着他转身,自己坐起来整理着装。陈孝正回头的时候她已经穿好衣服,只是头发乱糟糟的,显得更天真而无辜。他见她低着头,觉得自己的心从来没有这一刻柔软,但是下一刻她却扬起下巴,对他说道:“你现在是我的人了,今后你要听话。”

当日,郑微在学校的路上偶遇行色匆匆的老张,自己先做贼心虚地面红耳赤心慌慌,老张神色如常,她却此地无银三百两地问了一句,“老张,你昨天晚上没听见什么吧?”

老张困惑地摇头,“什么都没听见。”

她笑了,“那就好,那就好。”

正想大声说拜拜,老张也画蛇添足地补充了一句,“我能听见什么呀,你们的那张床摇晃了一晚上,光听见那架子吱吱呀呀的,我别的什么都听不见了。”

郑微撒腿就跑,还听见该死的老张在身后喊:“微微,你们放心,我今天晚上真的不回来了啊。”

长假结束,舍友们一个个归巢,一同在水龙头前洗衣服的时候,郑微哼着歌,不期然发现阮阮的眼神一直在审视着她,她顺着阮阮的视线看向自己的脖子,上面什么都没有,她之前对着镜子认真检查过的,真不知道小说上的“吻痕”是什么吃人狼族的杰作,所以她理直气壮地说:“别看了,什么都没有!”

阮阮笑了,“你这不是做贼心虚是什么,我说我看什么吗?本来还只是有点怀疑,现在我有九成确定了,快说,我二号晚上十点多还往宿舍给你打电话呢,本来想慰问慰问你,谁知道居然没有人接,你快招了,干什么坏事去了?”

“我能干什么坏事呀,估计在洗澡呢。”郑微犹自嘴硬。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