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第十章 唯有疼痛可以铭记于心(7)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声音一下子就放柔了,手还钳制她的手,可施力的方向不像要把她的手拿开,反而像把她的手压在他的胸前。

“摸够了吗?”他问。

郑微依旧嘿嘿地笑,得了便宜还卖乖,“硬硬的,也没有什么好摸的。”

说真的,男孩子的身体构造真没有意思,完全比不上女孩子丰润柔腻的肌肤和起伏婀娜的曲线来得有美感,她虽然没有实践经验,可是AV看过无数,那些美丽性感的女优搭配的都是些丑陋猥琐的男人,男人的身体太难看了。

以往他们私下亲密的时候,大多数都是陈孝正好奇而贪婪地探索着她的身体,虽然点到即止,可是郑微对他身体的认识,远不如陈孝正对她的多。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她忽然萌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真想看看男孩子最不同于女生的部位究竟会是怎么样的,是不是跟AV里的一样丑?她太好奇了。

还没想到怎么把这样羞于启齿的要求付之于口,他的手却像她肚子里的蛔虫一样,慢慢地牵引着她的手,一点一点,不断往下。我的天,我的意识不会强烈到支配了他的四肢吧,郑微想。

直到阿正把她的手按在某个位置,他一直都没有再说半句话,郑微只觉得他手心的汗水把自己的手都濡湿了。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祟,隔着两层布料,她依然觉得手下陌生的物体烫得灼手,她刚想撤离,他便含糊地说了一句,“别……”

郑微清了清嗓子,语不惊人死不休,“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我,我能不能要求开灯。”

阿正很久没有出声,这让她意识到自己的提议也许很无耻很荒谬,还好黑暗中他察觉不到她的脸红,“我就好奇,随便说说,当我没说过,我什么都没说过。”

他却一声不吭地抬起另一只手伸向床头,片刻之后郑微听到轻微的开关启动声,还没反应过来,床头台灯柔和的光幽幽地笼罩着两人,她看到了他眉目疏朗的脸,黑得看不见底的眼睛,还有额头细细发亮的汗珠。阿正用那样陌生的眼神看着半倚在他身上的郑微,这样的视线相对让郑微意识到开灯的要求是个愚蠢的错误。

可是,开关一旦打开,就由不得她反悔,半是情愿半是推却之下,郑微平生第一次看到了她好奇的根源,她半捂着脸,不知道这样可不可以让自己看来镇定一点,羞怯和惊讶之后,不愧是玉面小飞龙,她依旧保持捂着脸的姿势,却颤巍巍地伸出了食指,试探着碰触了它一下。

她忘了自己的行动是什么时候在陈孝正掌控之中的,只记得他好像说了那么一句,“这不公平,得换我看看我刚才拾金不昧的东西。”

他说对了,是她后知后觉,今天晚上真的很热。

当疼痛开始传来的时候,游戏开始变得不好玩,阿正每动一动,郑微就尖叫一声,“停停停,陈孝正,我不玩了,太痛了。”

她手脚并用,抗拒地扭动着身体,非要他停下来,退出自己的身体,阿正胡乱地压在她身上,狼狈不堪,连声音都变了调,“停?不行,真的不行……微微,真的那么疼吗?”

“你废话!换我戳你,看疼不疼?”她气急交加,口不择言。

“我做事从不半途而废。”

不公平不公平,为什么对等的游戏,他那么沉迷其中,而她只觉得疼,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完全突破了她的预期。这就是让世间男女迷醉其中的欲望游戏?这就是所有贪恋嗔怨的根源?独立的两个人,竟然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紧密相连,当身体交接得密不可分,是否就可以直抵对方灵魂的深处?

郑微哭了,她不知道眼泪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意识到这一夜自己不可避免的蜕变。如果大多数女人一生中迟早会有这样一天,那么,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泪水中还有喜悦,因为她最完整无缺的一切,在她最美丽的时候,最美好的年华里交付给了她最爱的男孩,想到这个的时候,悸动代替了微弱的挣扎,连疼痛也是变得意味深长。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