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第十章 唯有疼痛可以铭记于心(2)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电话刚挂上不久,阮阮就洗好澡走了出来。郑微告诉了她刚才的电话,阮阮“哦”了一声,擦干了头发就给赵世永拨了过去。郑微坐在旁边百无聊赖地翻着本杂志,直到阮阮也结束了通话,她才笑着说:“又互相查岗了?怎么挂得那么快,以前可都是不煲到电话发烫不罢休的呀。”

阮阮也打趣她,“我们要是像你跟陈孝正那样整天黏在一起,才用不着打电话呢,他说在同学家吃饭,不方便聊天,所以才挂了。”

郑微点了点头,又看了几页杂志,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阮阮,不对哦,五分钟前我随口问你们永永在哪,电话那头那么吵,他还跟我说是在KTV给朋友庆祝生日来着,怎么一会就跟你说在朋友家吃饭了。”

阮阮愣了愣,随即笑着说:“你记错了吧。”

“不会,我怎么可能记错,他真的说他在KTV,我听得很清楚的。”郑微放下杂志认真地说。

“哦,那有可能是我听错了,我的梳子呢,刚才还看见的?”阮阮到处找着她的梳子。

“不就在你面前吗?”郑微把梳子递到她面前,疑惑地说,“这都能听错,阮阮,他不会骗你吧,不是还跟你说在朋友家吃饭,不方便接电话吗?在朋友家能有那么恐怖的音乐声?”

她没有想到一向温和的阮阮忽然把梳子重重地放了下来,“他怎么可能骗我?我都说了可能是听错了,你那么较真干吗?”

郑微吓了一跳,她从来没有见过阮阮用这么生硬的态度跟任何人说话,尤其是身为好友的她,而她明明是出于对朋友的关切,说出她听到的和想到的事而已。

她看了阮阮一眼,闷闷地说了声,“好吧,算我多事。”就丢下杂志爬上了自己的床,阮阮欲言又止,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这一场冷战来得全无根由,第二天,郑微在跟陈孝正吃午饭的时候委屈地向他说起了自己的苦恼。

陈孝正一言不发地听了她说完,然后才说道:“你呀,就是头脑太天真,这种情侣间的事情,就算是好朋友,也是少说为妙。阮莞这个人跟你不一样,她是聪明人装糊涂,心里什么都明镜似的……”

“我也明镜似的呀。”郑微抢白道。

“你?你是看上去挺聪明的,其实就是个傻孩子。”陈孝正评价完毕,继续吃饭。

郑微拨动着碗里那些可怜的粮食,把不吃的菜全部挑到陈孝正的碗里,不服气地说:“那你的意思就是说是我不对了?我什么事都跟她说,她倒好,莫名其妙地跟我发脾气,好吧,你们都是聪明人,就我一个是傻子,那我自己跟自己玩还不行吗?”

陈孝正安慰她,“万物守恒,所以一个聪明人一般都搭配一个傻子。”

晚上回到宿舍,郑微渴得到处找水喝,阮阮提着水壶给她倒了一杯,她气还没消,“我才不喝你的。”

阮阮低头笑笑,推了她一把,“还生气呢,说你较真,还真跟我杠上了?”

“以后我再也不管你的事了,死活都好,跟我没关系。”郑微赌气道。

阮阮的笑容消散了一些,“昨天的事是我不对,我这不是跟你道歉了?真跟我生气了?”她见郑微不说话,叹了口气,“我们到外边说。”

郑微捧着水杯,心不甘情不愿地跟了出去,走到走廊外边人少的地方,阮阮才说道:“其实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你没听错,我也没有听错,是我自己不愿承认罢了,当时我心情不好,所以说话才冲了一点,你别往心里去。”

她这么一说,郑微满腔的气恼又化成了对她的关心,“这么说他真骗你了?你们怎么回事呀,一直不都好好的吗,怎么了?”

阮阮敲着走廊上的栏杆,说道:“其实我知道两人长时间地分隔两地是很容易有问题的。真的,异地恋太辛苦了,可是我一直觉得,我和他有足够的恒心,一定可以熬到终于在一起的那天。我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忽然我们之间好像就没有了话题,他说:×××真傻,两只脚上的袜子不是一个颜色都不知道,其实我很想问他,×××是谁?我说:我们学院的大楼装修后比以前有味道多了,他就说:我连你们学院以前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就这样,我们开始不清楚对方身边的人和事,每天发生在对方身上的经历和出现在对方身边的人该有多少,可是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在我们沮丧的时候、高兴的时候、伤心的时候,对方都不在身边,就只能靠电话,以前一聊就是一晚,恨不得把一天的点点滴滴通通告诉他,慢慢地电话就越讲越短,相互描述那些对方陌生的东西是很无味的,我们彼此都感兴趣的也只有从前的那点回忆而已,可是再好的过去,回忆的次数多了,味道也就淡了,后来我才忽然发现,我竟然在很努力地寻找话题,越找就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想,他应该也一样。现在我们通电话,说得最多的也就是相互汇报行踪,可是他真傻,连谎话都说得前言不搭后语。”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