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第九章 我赌一次永恒(2)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郑微一听眼泪就掉了下来,她以前为什么从来没有想过,得到一样东西,就意味着另一样东西必定要失去?她还记得开阳手把手教她下棋的样子,然而这个人,也许再也不会是她的好朋友了。

开阳见她哭泣也有些难受,只得苦笑,“明明我才是比较惨的那一个,是我刚没了喜欢的女孩,为什么好像你哭得比我还惨?”

郑微一边吸鼻子一边呜咽,“开阳,你就闭关一段时间,等你想通了,我们再一起下棋好不好。”

他怕她再哭,只得点头,“会有这一天的。”

事实上,他们再也没有了继续面对面对弈的一天,很多人,一旦错过了,就是陌路。

郑微很久之后都不能明白,是不是因为她比较贪心,所以在意识到要失去开阳的这一刻,她那么疼痛,每一滴眼泪都是从心里流出来的,为什么得到爱情的同时必须舍弃友情——也许,在开阳眼里,他对她从来就不是友情。也就是从这一次起,郑微开始明白了有些东西是她必须割舍的,她大声地哭泣,痛快地流泪,然而不允许自己后悔,因为一切的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

她选择了陈孝正,就选择了他给的苦和甜。在一起的日子里,总是她在等他,等他放学,等他上课,等他自习,等他约会。她永远比他早到,然后数着树上的叶子,数着自己的手指,等着那个爱迟到的人。他有时会来晚几分钟,有时是半个小时,最恶劣的一次,说好了周末八点半去逛图书市场,他十点半才出现,他明明是个守约的人,对老师、对同学、对朋友,他从不迟到半秒钟,唯独在她面前,他丧失了时间观念。也许他太笃定,她一定会在那里等他,所以他放心地忙自己的事情,不疾不徐赶赴她的约会,他总是忙完了自己的事才会想到她,因为她总在那里。

当然也为这件事闹过别扭,她明明是最没有耐心的一个人,等的时间长了,难免大发脾气,也争吵过无数回。他吵不过她,所以她发飙的时候他总是漠然,她占了上风,可哭泣的那个却总是自己。争吵过后就是冷战,大多数的时候,她转过身就开始后悔——其实等待也并不是那么难熬的一件事,她说。于是,只需他一个电话,她又忘了所有的不快,笑着投入他的怀抱,好了伤疤能够彻底地忘了疼,何尝不是一种福分。

有时他也会说:对不起,下次我会早一点。可是下次她依旧在等。

有一次她在他楼下等得实在不耐,便忍无可忍得冲上了他宿舍,竟然看见他万事俱备的模样,却环抱着书,坐在床沿发呆。那是她第一次看见发呆的陈孝正,像个茫然失措的孩子,他本是那样坚定而清晰地朝着一个方向走,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一个人,几曾何时也有了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

她不要想,不要想,他每次虽然都迟到,但从不失约,只要她最终能等到他,过程如何都无所谓了。

陈孝正有一次对她说:“其实你没有必要这样等。”

郑微笑嘻嘻地说:“我也想过迟到几次,让你尝尝等我的滋味,可我害怕如果是我迟到的话,你不会在那里等我。所以我还是早到一会儿吧,你不也整天说我游手好闲的。”

她说完,陈孝正低头专注地看她的《土木工程概论》作业,她看不清他的表情。

很久之后,他说:“郑微,你写作业真马虎,这个钢筋的配比率错得真离谱。”

她心不在焉地一眼扫过去,“是吗,可能是我算错了。”

他大为不满,“你知不知道小小的差错有可能让一栋大楼倒塌,你这样马虎草率,能做一个土木工程师吗?”

“我不是让你帮我检查检查吗?用得着那么大动肝火?”她嘟囔。

陈孝正看了她很久,最后叹了口气,“大概是我太小题大做了,不过郑微,我跟你不一样,我的人生是一栋只能建造一次的楼房,我必须让它精确无比,不能有一厘米差池——所以,我太紧张,害怕行差步错。”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