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第八章 那是她一生之中最亮的月光(4)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郑微目瞪口呆,“几垒?”

“别告诉我不不知道,A片都不知道看烂了多少个光驱,少装啊,抱抱亲亲是肯定有的啦,就问你有没有做更坏的事?”

郑微愣了愣,脸忽然红了,然而她的脸红不是来源于害羞,而是惭愧。黎维娟不说她还没认真想这个问题,她跟陈孝正稀里糊涂地也算在一起好一段时间了,每天一起同进同出,但是,她这才察觉他们之间居然连手都没有牵过,她甚至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是有那么点不对。

“说呀,遮遮掩掩不是你的风格吧。”

“我一垒都没有。”郑微汗颜地低头。

“不可能的事情,陈孝正难道是柳下惠?绿芽,你是过来人,你说可能吗?”

“啊,我呀?”何绿芽讷讷地红了脸,吞吞吐吐地说,“我哪知道呀……不过,应该不会吧。”

“你看,人家绿芽都这么说了,何况是你郑微?”黎维娟一脸得胜的表情。

“我……”郑微急了,又不知道说什么。

阮阮轻咳一声,“哎呀,这种事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有没有都不用说出来。”

郑微连忙点头,“就是就是。”

可是到了晚上洗漱的时候,郑微看见阮阮在身边,忽然环顾四周,确定只有她们两人才偷偷地凑了过来,“那个,阮阮呀,我问你哦,你……你跟赵世永有没有什么什么?”

阮阮抿着嘴笑,“什么是‘什么什么’?”

“啧,就是黎维娟今天说那个呀,你们有没有亲亲抱抱呀?”

阮阮轻轻点头。

“啊?”郑微大叫一声,难道所有的人都有,只有她没有,只有她不正常?“你们是什么时候,什么阶段开始的呀?”

阮阮把手指放在唇边,“嘘……我想想,牵手好像是刚在一起就有了,至于亲亲抱抱呀,我忘了,总之是很自然的事情,水到渠成就发生了。”

“那我的水为什么还不到渠呀,我们连手都没有牵过呢,会不会很不正常?”郑微愁眉苦脸地说。

阮阮也小小惊讶了一下,“这样呀,我以为你们至少牵过小手了呢,是有点奇怪啦,不过你也别把这事看得很严重,说不定人家陈孝正比较慢热,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同吧。”

“什么呀,我就担心他不是慢热,而是根本就不热。”郑微沮丧地爬上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她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今天黎维娟一语惊醒梦中人,是呀,按理来说他们都在一起了,不应该什么都没发生呀。可是现在她和陈孝正虽然黏得紧,但也只是比普通朋友相处的时间更多而已,从来没有什么亲密的举止——除了他老敲她的头,她也感觉不到他这方面的心思露出一点点端倪。阮阮和赵世永有,连何绿芽都有,为什么她没有?她并不觉得牵手有什么好玩,更不觉得两个人嘴贴嘴有什么乐趣,但是,如果对方是他,应该会感觉很好吧?

照说这种事情应该男生比较主动吧,可他纹丝不动,会不是是她特别的没有魅力?不会吧!连她玉面小飞龙都打动不了他……虽然她是瘦了一点,胸小了一点,女人味缺了一点,但这都不足以成为他做柳下惠的理由呀。

入睡前,她断言,这种现象是极不正常的!

次日,天助小飞龙也!一早起来,霪雨霏霏。郑微上午第三、四节才有课,陈孝正也一样,她撑了把小花伞在他宿舍下等候,看见他下楼,连忙招手。陈孝正撑伞走过来,郑微连忙示意他把伞收了,他觉得奇怪,“好端端地干吗两个人挤到一块?”不过见她撅起嘴坚持的模样,他怕麻烦,也不跟她争,便收了自己的伞走到她身边。

他说,“伞让我拿吧。”

她看了看他已经抓着一把折伞的手,“不用不用。”

他“啧”了一声,“你矮,举着伞老碰住我的头。”郑微只得怏怏地把伞交给他,前提是要求帮他拿着他的伞。陈孝正狐疑地看了她一眼,以前怎么没见她这么主动干活。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