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第八章 那是她一生之中最亮的月光(2)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郑微才不管这些,她一把推开自己宿舍的大门,就对着刚整理好东西的阮阮喊了一声,“阮阮,我成功了!”

阮阮莫名其妙,“你成功什么了?”

“我追到陈孝正了。”

阮阮伸出一只手,“这是多少根手指?”

郑微好脾气地拿下她的手,“少来,我清醒着呢。”

阮阮听她把话说完,心想,不是吧?不就是出去逛了一圈,回来就把G大最难搞的陈孝正给收了?也是,郑微身上总有那么多不符合常理又确实存在的事情,被吓的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

去赶火车之前,郑微想着又给陈孝正打了个电话。

“什么事?”他说。

“没事,就想听听你的声音,看是不是做梦,很显然,不是。我就放心了。”

“……”

“我要回家了,你会送我吗?”

“不会。”

“为什么呀?别人不都送吗!”

“你不认识路?”

“算了,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对了,我妈家的电话是×××××××,我爸家的是×××××××,你给我打电话吧,要不把你家的号码也给我,我给你打?”

“不用打电话了吧?”

“也行,你不给我打我就去你家找你玩好不好?”

“我家的号码是×××××××,别老打,我一般晚上在家。”

“哦,我要去坐车了,唉,我们刚什么,就要分开两个月了,开学我们再继续什么。你要想我哦。”

“……”

“要想我哦!”

“……”

“你想不想我!!”

“别吵,头都疼了。”

“那你说想不想?”

“好吧好吧,你快去坐车吧,还有什么事吗?”

“没事了,你先挂吧,我激动的心呀,还扑通扑通的,让我回味一下,平静一下再挂吧。”

“……”

他把电话挂了之后,郑微还一直把听筒贴在耳边,就连断线的“嘟嘟”声都比以前动听。她看了看强忍着笑的阮阮,这才放下电话,抢白了一句,“笑什么笑,你就想着回去后跟你们家赵世永鹊桥相会了,也不用那么开心吧。”

“我们就算回去了,有他妈在那坐镇着,也不能老见面,我是为你高兴呢。”

郑微的老家和阮阮家同在东部,是相邻的两个省份,郑微先下的车。挥别了好友,站台上妈妈已经在等候了,爸爸也提前给她打了电话,说单位有事,不能来接她,其实她都明白。

暑假两个月的时间,她在妈妈家住一段时间,爸爸家住一段时间,奶奶家住一段时间,在哪都是吃吃睡睡,她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发胖了。当然,大多数的时候她还是喜欢跟妈妈在一起,母女才是最贴心的,妈妈离婚后从原来的家里搬了出去,在单位附近租了套房子,郑微跟妈妈说了自己和陈孝正的事,妈妈问:“真的不再想着林静了吗?”

很久没有人在郑微面前提起“林静”这个名字,她几乎都以为自己忘记了,她沉默了一会,说道:“走都走了,想也没用。”

“林静是个不错的孩子,本来你们两个知根知底的,你又从小喜欢他,微微,说实话,你怪不怪妈妈?”

郑微摇头,妈妈已经够难受了,她用不久前在书上看到的一句话来安慰妈妈,“是我的,就是我的,走了的,只能说明他从来就没有属于过我。”

林伯伯直到现在也没有离成婚,就跟孙阿姨这么僵着。因为和妈妈的关系,他的事业也受了影响,上级以身体的原因要求他提前退居二线;妈妈也从原本的好岗位调到了仓库管理员的位置。纵使如此,身边的飞短流长依旧不断,妈妈每天就这么照常上下班,努力活得开心一点,她说她相信林伯伯。

郑微不知道,是不是女人天生为爱而生,所以在爱情面前,她们永远比男人勇敢。

假期里她还真给陈孝正打过电话,是一个中年女人接的,她料想应该是他的妈妈,所以她甜甜地叫了声阿姨,反把对方吓了一跳,当时陈孝正不在家。第二天,他才给她打了过来,电话里照常是她说他听,末了,他提出,以后还是他给她打吧,郑微没有异议,只要能听到他的声音,怎么都好。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