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第七章 爱的代价(7)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她关了游戏,一时半会也不知道干什么,这个时候,她万能的余光又再次看见陈孝正用个盆装着自己的衣服朝走廊尽头的公共洗漱间走去。

这厮果然比较爱干净,传说中男生宿舍唯一每天都洗衣服的人就是他,看来并非虚言。开阳也察觉到她情绪的变化,他看着她,没有说什么。

郑微觉得无趣,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急着马上离开,于是愣愣地盯着电视机,心思却早飞到九霄云外了。

不到五分钟,她居然发现陈孝正双手湿答答地从公共洗漱间那边又走了回来,片刻之后手里拎着一袋洗衣服,再次经过开阳的宿舍。

郑微心里的警铃声顿时大作,根据她著名的小飞龙定律,一个坏蛋十分钟之内四次以上经过同一个地方,极有可能有猫腻。她索性平心静气,静观其变。

果然,没过多久,他又一次低头边卷袖子边经过,郑微在心里默念:“一,二,三……十……”数到十六的时候他又拿了个空盆从门口晃过,虽然依旧目不斜视,而且每次都貌似有正当理由,但这些都瞒不过她雪亮的眼睛,她几乎可以断言,他绝对有问题!

临阵对敌的时候,所有的绝顶高手都是“任敌千变万化,我自岿然不动”,她硬是耐下性子,倒要看看敌人究竟捣什么鬼,反正不管他想干什么,她都不会怕他!

当他第七次经过的时候,郑微干脆双手环抱在胸前,直视门口,他要是看进来的话,她就要问问他到底想怎么样。这一次,他终于沉不住气了,在门口停了下来,生硬地说了声,“郑微你出来。”

郑微恼了,心想,你是谁,居然对我呼来唤去的,凭什么呀?她坐在原地,挑衅地朝他扬起下巴,“我干吗要出去,你,你有本事就进来!”

她没想到陈孝正眉头皱了皱,竟然真的走了进来,就像拎块抹布一样把她拎了起来。郑微双眼圆睁,说话都磕巴了,“你……你想,想干吗?”

开阳连忙一手护住了她,对陈孝正说,“你想干什么呀?”

“你别管,跟你无关。”

开阳愣了一下,郑微就半推半就地被陈孝正揪了出去。他毫不温柔地拉扯着,将她带到走廊另一侧的死角处,这才放开了她。郑微惊魂未定地抚了抚自己有些褶皱的衣服,双手紧护胸前,“你干什么,想劫财还是劫色?”

他显然觉得一点都不好笑,带着点困惑和厌恶地上下打量她,“你究竟是不是女的?”

这是对郑微莫大的侮辱,她把手放了下来,挺胸抬头,“你说谁不是女的?”

“我就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孩子在男生宿舍里看那种电影,你有没有脑子?”他鄙夷地说道。

原来是为这事,郑微泄了口气,负隅顽抗道:“关你什么事,我爱干吗就干吗。”

他显然也恼了,“你要做这么丢脸的事也可以,不过别老对别人说你……什么我,我都替你脸红。”

郑微憋红了一张雪白的脸,“我……什么你了?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我不跟你玩了!就算以前我什么你,现在我已经不什么了,你给我滚远点!”

陈孝正气不打一处来,“我就知道你这种人做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所以注定一事无成。”

“我怎么能成,你就像茅坑里的石头一样,你让我怎么成?切!”郑微拍拍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调头就走。

“我警告你别再去看那种没营养的东西。”他把话说出了口才隐隐觉得不妥,他用什么立场警告她?

果然,她回过头来看他,半天才极不淑女地憋出一句,“关——你——屁——事!”

郑微看着他不知道是尴尬还是生气地涨红了脸,还不忘狡黠地试探了一句,“想管我,除非你是我的那个什么!”

她说这话也有存心气他的意思,没想到陈孝正闻言之后,竟然没有答腔,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会吧,难道真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老天也感觉到她的一片苦心?她趁他明显内心矛盾的时候走到他身旁,用手在他眼前挥了一下,“陈孝正,请问你是陈孝正吗?”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