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第七章 爱的代价(5)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几人也不再说什么,百无聊赖地看着接下来的节目,由于明天就开始正式放暑假了,部分同学已经提前回家,礼堂里并不满座。晚会的最后一个节目是陈孝正他们班的一个舞蹈,主持人刚说完,朱小北就两眼放光,“到他们班了,看看那家伙上不上?”

“无聊。”郑微不感兴趣地说。末了,节目开始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看了两眼,即使画着浓妆,她一眼扫过去也知道里边没有他。想想也是,以他那种臭清高又爱面子的人,怎么可能彩衣娱人。

“那个中间的女生跳得最好,小腰真是柔软呀。”小北边看边评论。

“你说那个好像是曾毓吧。”阮阮说。

小北看了郑微一眼,马上见风使舵,“我说是谁扭得那么厉害,原来是她,就跟跳秧歌似的。”

郑微“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得了吧小北,你少装了。人家可比你跳得好多了。”说真的,她也觉得曾毓跳得好,曾毓长得不差,学习又好,听说性格大方,父亲又是她们学院的副院长,再加上舞跳得也那么好,这样的女孩子对他死心塌地,他都不疾不徐,可见真的是个寡情的人,怪不得她玉面小飞龙也栽了个大跟头。

正想着,最后一个舞蹈也结束了。晚会带有比赛性质,评委统计分数期间,脸画得像贞子一样白的女主持人走了出来,笑着对台下说,“现在,评委正在进行紧张的分数统计,在比赛结果出来之前,有没有那位同学想上台表演个节目……”她的这句话明显是个设问句,因为料想到以严谨拘束出名的建筑工程学院的学生绝不会有人主动上台,所以她只稍稍停顿了一秒,就接着往下说,“如果没有的话,我们有请院里的曾副院长给我们演唱一首《北国之春》。”语音刚落,《北国之春》的前奏已经响起,风度翩翩的副院长拿着麦克风含笑在舞台边缘等候。

一切完美无缺,主持人正准备微笑退场,忽然台下一个传来一个声音,“慢!我想表演!”

主持人的笑容顿时僵在那里,还没回过神来,那个自告奋勇的人已经站了起来,居然是个圆脸的漂亮小女生。

“姐姐,你的话不要说那么快嘛,我举手你都没看见?”郑微边说边往台上走,阮阮死命拉着她,低声哄道:“别冲动,我们想唱就去学校门口的KTV唱啊!”

“不要。”郑微轻易摆脱了阮阮,一溜烟地小跑到台上,“不是问有谁要表演节目吗,我要唱歌。”

朱小北一把捂住了脸,“妈呀,不要说我认识她!”

阮阮看见曾副院长在一侧也笑了,好风度地自动退了下去,《北国之春》也戛然而止。不愧是经验丰富的主持人,短暂的惊讶之后立刻面色如常,她笑着对郑微说:“真是有勇气的小姑娘,请问你要唱什么歌?”

郑微想了想,“我要唱《爱的初体验》!”

阮阮在台下也笑了起来,她对一脸惨不忍睹的小北说:“让她玩玩吧,她这几天憋坏了。”

主持人和音响师交流了一会儿,最后不无遗憾地对郑微说,“很抱歉,我们的歌曲库里没有这首歌的伴奏带。”

郑微皱眉,“这首歌都没有?那我看看有什么。”

她自己走到音响师旁,看了看翻出来的曲目表,果然没有《爱的初体验》,她有些沮丧地指着那首《爱的代价》说:“那就这首吧,既然上来了,反正这首我也会唱。”

主持人无奈,只得跟音响师点了点头,很快,舒缓悠扬的前奏在整个礼堂响起。郑微乐感不错,声音脆生生的,倒也动听,只不过一个长得芭比娃娃一样的女孩闭着眼睛在台上唱着略带沧桑的《爱的代价》,的确是极富喜剧感的一个场面,在座的评委和院领导也在笑着交头接耳,议论这有意思的女生是谁。

阮阮第一个在台下鼓掌,既然阻止不了她,就为她欢呼吧。朱小北和何绿芽也热烈响应。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

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