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第七章 爱的代价(4)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小北不理她,直到相机无恙,才松了口气,“我骂谁,我跟你来了,就比你还蠢。”

好不容易挤上了公车,她们站在沙丁鱼罐头一样拥挤的车厢里,身上淌下来的水在脚下汇了一汪。不可思议的是,她们刚到市区转车,大雨就停了下来,烈日重现,满街的红男绿女衣冠楚楚,满身干爽,好像刚才老天那场恶作剧的大雨只存在于她们三个倒霉的家伙所在的独立空间。

阮阮扯了扯神色木然的郑微的衣袖,“算了,回去再收拾他,就当是一场逼真的苦肉计。”

郑微看着自己满是泥浆的帆布鞋,她哪里是什么玉面小飞龙,简直就是一条狼狈的落水狗,她低声说:“这个计也太苦了,苦得我受不了。”

她以为自己无所不能,这不,老天都笑话她。纵使她的计策比他高明上无数倍又能如何?乞求爱的人费尽心机,不爱的人不需要任何手段,所以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将她击溃。

走进校园的时候,三人都心理催眠自己,不去看别人异样的眼神,早上出门前的刻意打扮都被一场莫名其妙的大雨淋得无比滑稽。经过宿舍楼下的时候,阮阮和小北往楼梯上走了几步,才发现郑微并没有跟上来,她径直朝男生宿舍的方向走去。

“微微,什么事都先换了衣服再说,否则容易感冒。”阮阮何尝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郑微置若罔闻,三步并作两步,冲上陈孝正宿舍,正好,他跟老张都在。老张看到郑微这个样子,惊讶得一张嘴成了O形,“微微,你……”

“你别说话……”郑微在他刚开口的时候就制止了他。

陈孝正拿着本书,静静地坐在床上,看着眼前无比狼狈的女孩,她的长发一缕缕地、半湿半干地耷拉在头上,一条绿色的裙子贴着身子,湿得可以拧出水来,脚上的帆布鞋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她居高临下地站在他面前,胸口急速地起伏。

他在等待她即将决堤而出的怒火。

就在老张也以为郑微要扑上去把陈孝正撕成碎片的时候,她终于开口了,“好玩吗?告诉你,姑娘我不玩了!”

夺路而出的时候,她跟正往老张宿舍走的许开阳撞个正着,开阳一见她立刻说到:“怎么淋成这样?我就是怕你们撞上了那场大雨,开着车在公园里兜了好几圈都找不到你……”

“走着走着就遇见了,这样你也信,你就是个笨蛋!”郑微将摸不着头脑的开阳往旁边一推,头也不回地跑开。

回到宿舍的时候郑微已经冷得全身僵硬,阮阮和朱小北给她打好了热水,一见到她就将她强行推进了洗澡间。肌肤接触到热水的那一刻,她才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

第二天,阮阮感冒了,一向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的朱小北也嚷着头疼,郑微以为自己也会大病一场,毕竟她才是生理和心灵都遭受了巨大创伤的那个人,不在床上躺个几天,她都觉得说不过去。然而事实证明她真的是打不死的小强,第二天早上起来,神清气爽,什么问题都没有。她为自己的生龙活虎感到由衷的悲哀和失落。

在这样复杂的心境中,期末考试流水一般地过去了,结束了最后一门《应用力学》,放假的日子即将来临。按照建筑工程学院的惯例,每个学年结束,放假的前一晚,院里都会有个小型的联欢晚会,以班级为单位,各出一两个节目,旨在让大家热闹放松一下。郑微她们班上了个男生单口相声,还有一个“女声小组唱”,班上仅有的几个女生全员上阵,唱了首《乘着歌声的翅膀》,居然博得了满堂彩。

本班的节目结束之后,大家各自回到座位,郑微和阮阮坐回了小北和何绿芽身边——她们两个是专程来给舍友捧场的。

“唉,郑微呀,唱得不错。”朱小北见她这几天都怪怪的,干脆说点好听的。

郑微也不受用,摆摆手,“没什么技术含量。”神态依旧怏怏的。小北和阮阮交换了个眼神,敢情是说好了要慧剑斩孽缘,心里毕竟不好受。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