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更多

第四章 一见杨过误终身(6)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直到下了楼,郑微才得以甩开老张,“平时说得好听,关键时候你不但不帮我,还跟坏人合伙欺负我。”

老张见她虽恼,但已经没有重新冲回去的打算,松了口气,不由报屈,“我哪可能不帮你?不过他的脾气就是那么臭,那个模型又是他在房地产公司揽的生计活,自然紧张得要命,两个牛脾气偏偏对上了。都怪我,我不该留你一个人在那里,消消气,就当被狗咬了一口,难道你还咬回他?哥哥我请你吃冰淇淋。”

“我才不吃。”郑微一个人走在前面,“被狗咬了一口我当然不会咬回他,我要吃他的狗肉!陈孝正,他叫陈孝正是吧,我记住了,大家以后走着瞧。”

晚风吹在她的身上,她的神志比刚才清醒了不少,现在开始庆幸老张刚才在她最愤怒的时候将她拦了下来,要不是这样,她也不知道气昏了头的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冲上去打爆他的头?以他那么恶劣的样子推测,一个会推女孩子的人估计也不会在打架的过程中迁让她,她要是打不过他怎么办?又或者她侥幸获胜,成功打爆了他的头,她会不会坐牢?不行不行,她不能逞一时之勇毁了自己如花似锦的前程,好汉不吃眼前亏,何况是这样的奇耻大辱,更得从长计议,她虽然暂时还没想好该怎么办,但他的名字他的模样她都牢牢地记在心里,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地算了。

走到自己宿舍楼下的时候,老张还想劝她,这时的她反而拍了拍老张的肩膀,“不好意思了,老张,这事你没错,刚才我在气头上呢,错怪了你,我给你道歉了,你回去吧,我没事了。”知错能改一向是郑微引以为傲的品质。

“真没事啦?”老张还有点反应不过来,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这少女的心里那根针更是藏在深海隧道里,让人难以琢磨,说变脸就变脸。不过他了解郑微的脾气,这孩子虽然冲了点,但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既然她都这么说了,估计问题也不大了。

“真没你的事了,你归你,他归他,我上去了,拜拜。”郑微朝他挥挥手,就往楼上跑,老张走出了几步,才听到二楼走道上的她在对他喊,“老张,明天别忘了把那几张碟给我。”

那一晚,阮阮刚跟男朋友在惘然的甜蜜中结束了QQ聊天,就看见从老张那回来的郑微一脸异样的潮红走了回去,眼睛里熊熊燃烧着两把小火焰,双手紧紧握拳,那神态,就像刚结束战斗的斗鸡一样。

半夜,郑微在床上翻来覆去,满脑子都是那张欠扁的脸,她又想起了离开他们宿舍之前,他看着她的那个不屑的眼神,不由得狠狠地捶了几下枕头,此仇不报非君子,何况是睚眦必报的玉面小飞龙。

情人节的浪漫气息荡然无存,残留在郑微心里的只有浓厚的硝烟味。

第二天一早,朱小北就睡眼蒙胧地对郑微说,“你昨晚上梦见什么了,说了好一阵的梦话。”

“我说什么了?”郑微一阵茫然。

“我也听见了。”黎维娟说到,“好像说了什么正,还有打呀杀呀的……”

郑微挠了挠自己微乱的头发,“我估计是做噩梦了。”

走去上课的时候,阮阮觉得郑微心情明显不佳。昨晚郑微一回来就已经拉着她到走廊上,悲愤不已地诉说了之前在老张宿舍的遭遇,阮阮也深切地表示同情和对那个恶劣分子的鄙视。只不过平时郑微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这一次隔夜都还铭记在心,估计问题真的比较严重了。所以,当郑微对着宿舍楼下,一个仿佛在等待心仪女生的男孩子恶狠狠地说“气球呢?飞了吧?昨晚我出去你就在这等,我回来你还在这等,一大早你又来,一点出息都没有”的时候,她只有对那个一脸无辜的男生抱以同情的眼光。

“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郑微见阮阮偷偷地笑,便讪讪地说了一句。

“能把你惹成这样的人也挺难得的,我倒想见识一下是何方神圣。”阮阮说。

“那坏蛋,别让我再看见他……邪了,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能说鬼,阮阮,你等我一下。”郑微的眼睛在滚滚的上课人潮中突然紧紧地锁定了一点,把手里的课本往阮阮手里一塞,人已经小火箭一样地发射了出去。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